,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面授班流程费用 >> 范建忠老师的中医学习之路

范建忠老师的中医学习之路

2015-12-03 10:37:29 来源:祖传中医把脉脉诊培训-老中医手把手带徒学习班 浏览:289
内容提要:我的中医之路兼谈现代脉诊学习方法 

各位同道,大家好!我是江苏南通的范建忠。很高兴今天晚上和大家一起在应象中医书院的微信平台上分享和交流我学习中医的过程,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和启发。 

我是88年考入中医学校。那个时候,上学的时候也不知道中医是干什么的,只知道有学上,毕业后国家包分配,在医院
我的中医之路兼谈现代脉诊学习方法

各位同道,大家好!我是江苏南通的范建忠。很高兴今天晚上和大家一起在应象中医书院的微信平台上分享和交流我学习中医的过程,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和启发。

我是88年考入中医学校。那个时候,上学的时候也不知道中医是干什么的,只知道有学上,毕业后国家包分配,在医院里工作是个铁饭碗 。到了学校我们刚开始学的时候,也不是特别感兴趣,有点机械地跟着课程在学习。中医基础,方剂学,中药学啊等等。因为要应付考试,需要背。刚开始去背诵的时候是去死记硬背,在学习背诵的过程中渐渐地感到兴趣,中医原来博大精深,很好玩,也很好去理解。

当时的我和现在的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一样,虽然对中医感兴趣,但也不知道工作以后能不能适应病人,适应这个社会,适应这个工作。当时还是很茫然,因为不管在当时还是现在,病人不是很太信任年轻的中医。一般病人比较信任的都是年纪比较大的,胡子比较长的一些老中医。所以刚毕业的年轻中医生在临床上很难独立展开工作,这是事实。不过我在刚工作的两年吧,那个时候就打破了这个惯例,在当地就小有名气。不瞒大家说,靠的就是脉诊。
因为有了脉诊之后,我基本上可以不用病人开口就能通过脉诊,可以大体上知道病人的一些疾病和症状。因为有了这个脉诊,在疾病的诊断上,准确率明显提高。有了比较高的准确率,同时又能洞察疾病的病因和病机,治疗效果也大大提高。

实习的时候,我遇到一个好的老师。也正是这个老师,我的带教老师,把我带入脉学的殿堂。因为这个老师,使我对脉诊感了兴趣。
当时我记得上学实习要结束的时候,我的老师跟我说:“小范啊,你用自己的手把自己的脉,花一周的时间,这一周的时间你要做到心无二用,一周后你会有不同的感受。”我这个老师平时话不多,他郑重其事地跟我说这个事的时候,我想他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我非常重视。
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全心全意的做好把脉这一件事。我坐着也在把脉,站着也在把脉,走路也在把脉,连睡觉之前也在把脉。当然睡着了,那肯定不能把脉了。只要没睡着,我就像单相思一样,天天左手摸着右手,右手摸着左手。在把脉之前,我对脉象的理解也就停留在之前我们对脉学的理解呢,也就是中医诊断学上的28脉上,也就是濒湖脉学的那28脉上,印象不是那么清晰,有些模糊,把脉之后一天天过去了,脉的形象也一天天产生了变化,书本上的28脉 渐渐就感到就很清晰了。滑脉是什么样子,弦脉是什么样子就很清晰了。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到了第8天的时候,在跟师坐门诊的时候,老师让我给一个病人诊脉,我很小心翼翼的诊脉,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很规范的诊脉,5分钟后我说这是浮紧脉。老师复诊之后,他点了点头。老师的肯定,增加了我的信心。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脉象就有了兴趣。
分配工作之后,没多长时间,我对书本上的28脉都有了指感。这个手指的感觉说起来也很微妙,对我临床上帮助也非常大。但是我很快就有了一个把脉能不能诊病的想法,再去请教老师,老师说:“我也只局限于28脉。不过听说民间有人可以根据把脉说出病人的症状,你可以研究研究。”

二十年前,那时网络不发达,消息也很闭塞,我也不知道把脉到底能不能诊断疾病,所以我就开始了漫长的独立探索过程。
在最初的研究是“以病证脉”。什么意思呢?
比如说这个人是支气管炎,有很多支气管炎的病人,我特地用手指在他的右寸肺脉上去体会和体验有什么特征出来。刚开始摸不出来,那时指感很差。后来渐渐地随着病人的增多,慢慢地在右寸脉上有了指感。然后根据右寸脉上摸到的指感,我就问病人是不是在咳嗽。有时候病人说我是在咳嗽你怎么知道的?有时候病人说我没有在咳嗽。
那个时候水平还是很差的,还在摸索的过程中肯定走不少弯路,其实我也经过了无数次的失败,才总结出疾病和脉象特征之间的关系。
大概过了两年左右,经过了两年的学习期体会期,之后渐渐地从“以病证脉”到“以脉诊病”这么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虽然很艰辛,但毕竟走过来了,在当地也有了一点小名气,我临床实践脉诊的机会也越来越多。

记得在1996年有一个40多岁的女病人,当时是咳嗽,有少量咯血,拍全胸片诊断是肺结核。
当时的脉诊的状况,整体脉象上数而无力,也就是说跳的次数比较多,当时脉率也在100次左右。从症状到检查再结合脉象,我考虑这个病人可疑肺癌。当然一下确认肺癌确实有难度,所以是疑似肺癌。因为肺结核的病人脉象应该数而有力。但是这个病人的脉象是数而无力,而且很黏很沉很涩。所以我把我的观点直接告诉病人家属,病人家属非常难过,第二天带病人到南通附属医院去检查。最后的诊断还是肺结核,回来就骂我,说我这个医生太草率,不是肺癌怀疑肺癌害的我多花钱,总之骂的比较难听。我听了心里也不好受,但是我也很疑惑啊。过了大概两个多月吧,病人进行抗结核治疗效果不好,然后带到上海做进一步的检查,最终确诊还是肺癌。有一次在街上和他家属碰到了,当面向我道歉,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无所谓了。
之后呢,随着病人越来越多,我诊脉之后结合了病人的症状、体征、实验室检查相对照,积累了不少的脉案的经验。总结了一些关于脉诊和辨证,以及脉诊和病因病机之间特有的联系。根据这种联系我进行总结并记载下来。然后发现有很多很多疾病与脉象之间的关系很贴近现代科学。我的脉诊是以传统和现代的脉诊相结合起来,总结的脉诊经验。

年轻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打听当地有没有一些很出名的中医,有本事的医生。只要发现了我就去拜访。因为每个老师,每个有经验的医生,他总会有自己独到的一面。比如说这个医生看一种病比较厉害,那其他病可能很平常,那我们就学习他厉害的一面。
年轻的医生或者中医学生要多拜师,对自己提高很有好处。
朱老朱良春国医大师曾经告诉我,他说:“他是拿来主义,我不管听说了,或者人家告诉我一些什么药,或者是有经验的东西,我基本上拿来先试,试了这个东西非常好,这个东西就变成我的了”。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其实我也是这样,也是拿来主义,只要听说了哪里有好的医生,哪里有好的治疗方法,我都去拜访。
学习中医我自己有一个体会,当时学习脉诊的时候,那个时候很年轻还没谈对象,整个的精力全部放在脉诊上,那个时候很钻,把时间全部花在这个上面的时候进步是很快的。现在的一些学生,外面的诱惑太多了,心定不下来的话对于学习脉诊还是有难度的。把心定下来学习脉诊是很快的,简单的脉诊很快就可以学会。
我打个比方,你摸了脉比较弱就代表一个虚证,你就可以用人参、党参、太子参去补,往上托。把弱脉变成平脉就是正常的。如果发现这个脉比较强比较大,肯定是一种实证,这个实证通过药物,该清的清,该泻的泻,把这个脉往下压,把这个脉压成平脉,他也就正常了,人体就恢复健康了。如果这个脉比较涩,那肯定是一种血瘀,我们可以用活血化瘀的药进行治疗。这个脉如果比较滑,可以化痰、祛湿、利水。所以说,把脉学好了其实也很简单。
我们刚开始学的时候可以学简单的,把简单的学会了之后对临床的作用非常大的,它可以直接把辨证的准确性提高很多,就不需要在外面兜圈子了,直接可以接触到核心的病因病机,也就是真实的病因病机之后用药的方法就能有条不紊的进行,辨证论治很简单,用药也很简单,效果当然就非常好了。
我现在在医院里搞的是消化内科和中医妇科。我在基层工作,基层的病人比较多,其实相当于全科了,但是我喜欢搞消化和妇科。在大医院工作的医生其实搞专科更好一些,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侧重点在专科上的话更加专业一些,体会能更深一些。
我现在搞的是消化内科和妇科,其实中医应该是全科,但是全科搞下来太疲劳,而且各个专业如果都要搞的话,有的时候就不容易精。不容易精的话是什么病都会看,又什么病都不精的话就没有一个良好的市场,所以我建议大家搞专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专科上的话,专业水平又能够提高,病人又能得到很好的治疗。

我说一个关于我自己在十几年前学习中医的一个状况,我一直搞的是消化内科和中医妇科,在十几年前搞消化内科和妇科,我对心血管就不精了,当时我在南通市中医院进修的时候,我就花了三个月,我一直学心血管的资料、病案,在这三个月里面,把心思全部用在心血管上面,后来发现心血管的疾病其实也很简单,其实只要把心用上去了,我的理解是,看病其实很简单。

其实我们在临床上的时候,我诊脉的时候,脉上的信息源是很多的。浮有浮的信息,沉有沉的信息,局部脉有局部脉的信息。这个信息量很大很大。但你要区分这个病人现在有个标,我们讲标本兼治嘛。标是什么?本是什么?你如果把标的特征忽略的话,把本的特征重视起来的话,这个病人的效果不一定好。为什么呢?因为人家标症先治啊。一般是标症先治的。所以,我们把标症的特征先治的话,你本的一个特征,等标治好了,再去处理的话,那样是更好的。

其实诊脉的一个过程,就是一个体检的过程。肝、心、脾、肺、肾,上焦、中焦、下焦,各个脏器。你从浮中沉,再从寸关尺一个一个地去对比,一层一层去解剖、去摸。这个信息量是非常非常的大。当然这个过程必须是一个聚精会神的过程。诊脉还是蛮辛苦的,但同时诊脉也非常有乐趣。因为我经常否认一些病人在其他医院看出来的一些结论,有很多结论是错的。我通过把脉一诊断,“噢,原来是这么回事。”病人也很幸福。

因为我看消化病比较多,我举个例子。这个病人比如在大医院看胃病看了很多年,确实有嗳气、泛酸的一些现象或者烧心的一些症状的话,但是我通过脉诊一看,不对啊,右关脉胃脉,基本上蛮好的啊。他右尺脉出现一个特异性的指征,是浮涩啊,这是一个慢性结肠炎的脉。我再通过一些检查,证实了我的判断。然后用点肠道药,效果就非常好,胃病的一些症状就消失了。其实有的时候发现疾病的根,就是在肠道上。有的时候看病的时候,你发现了病人的根本的话,治疗起来其实很简单的。帮他治好的时候,病人认为你很神,其实很简单。道理很简单,通过脉诊发现出来疾病的病因病机。
还有,我再举个例子。还是举消化的一个疾病。病人做了胃镜,慢性浅表性胃炎,这个不是很多吗?我一摸脉,左关脉非常强,左关的把脉非常强,这个人从我们脉上讲,是明显的胆胃同病的一个现象。根就在胆囊上。很简单,你就用点治疗胆囊炎的药,他胃病就可以好了。所以治疗起来也是很简单的。也就是通过脉诊来发现疾病的根、本质,就能得心应手。

讲一个病案。现在头痛头晕的病人比较多,比如五十岁以上的病人,查脑CT啊,经常会出现腔隙性梗塞。病人说,我的头晕就是因为这个梗塞引起的。其实摸了脉诊之后,发现病人的脉不是滞脉,不是动脉硬化的那种。头晕头痛的病人与腔隙性梗塞没有多大关系的。有很多就是误诊啊。我通过脉象一看,这个脉比较弦。“上”就是我们讲的寸比较盛,下面比较虚,这是很典型的上盛下虚的现象。再加上脉比较弦的话,就有一种肝阳上亢的病机在里面。根据这个脉案的话,你用天麻勾藤饮,效果就非常好。而不是像一般的医生,根据CT片子,活血化瘀之类,治疗效果不好的。经常发现这类病案。非常有意思。很多医生都是用治疗脑供血不足方法加上活血化瘀的一些药物,其实效果都不好。
学习中医要多背,多去理解,多看书。我年轻的时候,我最喜欢看《脉诀汇辨》和《文魁脉学》。《张伯叟医案》我也喜欢看。当然《内经》是基础喽。《内经》《伤寒》是基础。在多看的时候,要多理解,多去感悟。在用药的时候你就拿得出来。
我是搞脉诊的,其实其他的诊断也很重要。如果说把其他的诊断加上脉诊一起去结合起来的话,那准确率就太高了。比如说舌诊,当然我对舌诊研究不太多。还有望诊。其实这些诊断,你钻上去,其实是对临床非常的有帮助。
我以前去拜访一个所谓的名医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笑话。当时我拜访他,因为他有名气嘛。忽然发现跟他交流的时候呢,他交流的内容不在医学上。那为什么他诊断的病人那么准呢?而且还有不少的病人去给他看呢?后来我就发现,这个人对病人察言观色,其实就是望诊。其实望诊是蛮重要的,那个时候那个所谓的名医,就把望诊当成了脉诊,也是把脉,其实是他眼睛在看。比如这个病人进来的时候,手按在肚子上。通过一把脉,说你这个病人肚子痛。这个不是脉诊哎,通过察言观色看出来的。当然我们肯定不建议这样做。我们搞的是科学化、客观化的脉诊。
我在拜访外面所谓的名医的时候,确实发现了有很多,不能说是骗吧。但是反正在学中医的时候呢,遇到这些人也不奇怪。所以我们要把握好方向,中医把脉确实是很科学化的。但是你一定要用心,用心地去感悟和体会。其实这个进步还是很大。对临床帮助、在临床的应用,我个人认为,效果是非常非常之明显。否则我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病人。但我不去考虑什么望诊,我就通过脉诊。现在的病人要求越来越高,你即使通过脉诊不要病人开口,病机病因,把病人基本的疾病都报出来的话,病人可能会感到有点新奇,但是治疗还是关键。病人要的最终还是效果。所以,你即使能把病人不要他开口,能把病情报出来之后呢,治疗效果再好的话,那病人是真服气了。今天呢由于时间关系,我没讲多少专业上一些东西。就讲到我的学习脉诊的一个过程。过程其实也就是在辛苦把脉、学脉的时候,其实也就花了两年多时间,渐渐地走上正轨。以后的时候就在走上正轨之后呢就进一步升华,把它完善,把它更加客观化。

问答:
请问范老师,初学者学习脉诊应该先看哪种古籍,比如《濒湖脉学》还是《脉经》
《濒湖脉学》相对简单点,可以先看《濒湖脉学》,《脉经》比《濒湖脉学》稍微复杂点。我们现在学脉诊的话你先把《濒湖脉学》上的这些28脉先了解一下,但是我建议现在的脉诊的话你可以把它简单化,把脉象的浮和沉、迟和数、脉搏的有力和无力、脉管的软和硬稍微分一下就行了,再加上脉温,脉温大家没怎么听说过,脉温是脉的温度高低,你把这五类的脉象要素搞清楚,其实就可以初步的进行把脉诊病了。

赵绍琴老师把脉分浮中按沉四部,请问范老师是分几部?
我把脉管分成四层,正是出于赵绍琴老先生的浮、中、按、沉来考虑的,我当时喜欢看《文魁脉学》,也就是因为赵绍琴老先生写的这本书《文魁脉学》,所以看到他的书我受的启发,把脉管分为1、2、3、4层,如果分的太少,又不好去辨病,分的太多,又很难去辨病,所以有的时候把它简单化,分成四层,1、2、3、4层,浮、中、按、沉。当时没人教,那时网络也不发达,自己一个人慢慢摸索,那时就是老师把我带进门,修行在个人,确实能体会这个话。

范老师,您有提到应用脉诊再加上其它诊断,准确率就很高,但老师又擅长只用脉诊,是否把脉诊学精了不用其它诊断就能解决问题了?
不能这样讲,望闻问切四诊合参是我们传统的辨证,我只不过是把脉诊搞得比较精而已,所以我把脉诊放在首位,对于一般的中医还是以四诊合参为好。

范老师左右手气血阴阳如何划分?还有您如何理解左大顺男,右大顺女?
关于左右手的气血阴阳的问题,这个与传统的脉法有很大的关系,我现在搞的是现代脉诊,所以对左右手的气血阴阳呢不是那么分,我是左右手并用,并用起来的话呢左右气血阴阳是合参的。关于左大顺男右大顺女不一定绝对科学,具体问题具体看,但是我最初在把孕妇脉的时候(三个月以上的孕妇)也经常按左大顺男右大顺女的观念来定的,当时准确率还蛮高的。

范老师好,刚刚讲到慢性结肠炎的体征 右关出现特异性特征 请问具体该怎么描述呢
慢性结肠炎的病人的话一般是在右尺上有个特征,这个特征的话基本上是浮涩脉,右关的话一般是脾胃脉,胃脉一般正常的话就可以确定慢性结肠炎了。如果右寸有问题的话,浮弦的话典型的是上焦比较盛的原因,也就是上焦有一定病变,所以才出现浮沉的现象。

范老师,胃溃疡见于什么脉象?
胃溃疡的脉基本上出现在右关上,因为到了溃疡的这个地步基本上是比较严重了,所以它的右关脉上在浮的层面,就是第一层和第二层之间这个涩的感觉是很明显的,而它明显的程度代表胃溃疡的程度。当然胃溃疡的脉容易跟比较严重的胃炎的脉象混淆。

您可诊断胆囊息肉脉象是什么?
胆囊的脉基本在左关,在左关的内侧有一个小点。息肉和结石是完全两个概念,结石的脉有种针刺感,息肉的脉有点点软的感觉,但是具体在区分上要拿捏的好,这个主要在指感,指感的敏感度是很关键的。

《文魁脉学》,我也有深入研究,还是要结合灵活客观辨证,就像赵老自己说不能机械定性
对《文魁脉学》我也喜欢看,在现代把脉时要灵活运用,因为脉象上的信息太多了,你有用的信息也在诊断,无用的信息也在诊断,容易混淆,所以这个时候要把握好度,超过一个度的时候基本上是病理脉象,病理脉象就可以诊断出来,没有超过度的一些特征的话你可以不一定要说,那个不一定构成疾病,也可以是生理型的,所以病理和生理之间完全是脉度的现象。

您对胆嚢息肉的经验?
你说的是胆囊息肉诊断的经验还是治疗的经验?
诊断的经验基本上是刚才我说的在左关脉上胆囊区域里面的一个特异性的指证,那个指征不像针刺一样的,一般针刺样诊断为胆结石,胆囊息肉比较软,它的指感肯定也比较软,不可能有针刺那样的感觉。
胆囊息肉基本上没有特别的治疗,一般的也无需治疗,如果胆囊息肉大的话可以手术,如果不大的话不需要治疗。
【本文由范建忠老师授权,应象青年中医书院编校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