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中医培训 >> 竟然破解了中医诊脉的秘密

竟然破解了中医诊脉的秘密

2015-12-11 11:27:13 来源:祖传中医把脉脉诊培训-老中医手把手带徒学习班 浏览:130
内容提要:摸脉,首先要知道正常的脉,有一个标准,正常脉象叫缓脉,脉贵缓和、脉贵有神,什么叫缓和之脉,就是摸着很软,又比较有力、比较饱满,跳动的过程感觉有灵气,有神气,脉气清透、灵润,不快也不慢,不沉也不浮,雍容和缓,落落大方。如果把脉气的感观当成一个人的话,就像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书生。最简单的办法是,去摸一个正
摸脉,首先要知道正常的脉,有一个标准,正常脉象叫缓脉,脉贵缓和、脉贵有神,什么叫缓和之脉,就是摸着很软,又比较有力、比较饱满,跳动的过程感觉有灵气,有神气,脉气清透、灵润,不快也不慢,不沉也不浮,雍容和缓,落落大方。如果把脉气的感观当成一个人的话,就像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书生。最简单的办法是,去摸一个正常人的脉象,一般就是学生,尤其是上大学的学生,大学生比较年轻,相对来讲没什么压力和负担,这段时光最幸福,脉象也是最好。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只要身体健康,都是非常好的缓脉,尤其是女孩的缓脉,可能更有代表性。因为女性属阴,男性属阳,阳性脉率略微偏高一些,女性脉率略微偏柔一些。
  缓脉非常清透、有神、缓和、润泽,而且还比较饱满,一摸就知道身体很健康,是个正常的脉象。一个人,如果能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的话,这一生都能保持比较缓和的脉象,保持在一个比较正常状态。但实际上,在临床上接触到的患者,哪怕不是患者,就只是一般的朋友,你去摸脉的时候,你只要踏上社会,有工作了,有压力、有追求了,脉大部分不是完全缓和的,病人的脉可能离缓和之象就更远了,偏的更严重一些,所以要摸到标准的缓脉,其实比较难。那么临床上病症很多,脉象也是千变万化,怎么去把握整体的脉象,如何执简驭繁,从哪几个方面去体会呢?概括讲就是四个字:邪、正、虚、实,就是邪气和正气,然后是虚还是实。摸脉,主要是摸正气与邪气的关系,并且体会它们之间的虚实对比,就是判断正邪虚实,所有脉象都不外乎这四个字,这四个字理解了,所有的脉象你就都会了,不管是什么脉,都是这四个字的组合。
  首先讲一下正气和邪气的关系,一气周流,内含阴阳,体会脉气时,去同时体会阴阳两方面的信息,不管左脉还是右脉,都包含着阴阳两方面的信息。脉气首先是阴阳合一,阴阳一体的,一股气阴阳并没有分开,但是这一股气,既然病了,必然就有偏阴偏阳偏盛偏衰的问题,所以你要在阴阳一体的脉气当中,体会出或阴或阳的这种偏气来。
  我们讲凡病则虚,脉气根源在五脏,流通于外,化现为外在的经脉之气,五脏藏精气而不泄,满而不能实,只有虚没有实,五脏只要产生疾病,必然是五脏精气偏虚。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所以只要是生病,一定是五脏精气偏虚。另一方面,凡病则郁,只要是生病,必然是一气周流不畅,有所郁结,气郁在那个地方走不动了,是局部的实,不是整体的实。包括风寒外感,全身发烧恶寒,脉浮紧有力,算是一个实象,实际上也蕴藏着脏器之虚,如果脏器是足够充实有力话,自己就发汗了,不至于生病。从生病的角度来讲,正气只有虚没有实。实,都是相对的,是局部的实象,就是郁。
  正气的虚实,摸脉时要认真体会,确定治疗方向的时候,这是最重要的依据。因为不是药物主动帮你治病,药物只能是协助自身的正气去治病,药物任何时候都处在辅佐的位置,不会处在主导地位,处在主导地位的始终是人体正气。所以用药的时候,用什么药,药量的大小,用药的方向,都要根据人体正气的虚实去判断。有一句话:实人伤寒发其汗,虚人伤寒建其中。意思就是:正气比较充足的人感冒了,发汗就可以了;正气比较虚的人感冒了,要补益中气,不能再去发汗。这就是根据人体正气虚实,来决定用药方案,决定药量和药味的一个基本原则。临床治病的时候,任何时候都要按照这个规则,依据正气的虚实,给出合适的治疗方案。
  如果很虚,需要急救其虚,阴阳欲竭的时候,已经无暇治病,首先要留人呀,先要救正气,所以四逆汤就是急救回阳,救急用的。当然,大部分患者本身正气还可以,还能够维持自身一气的周流。这时,我们更多地去考虑邪气的问题。什么是邪气?行者老师讲过一句很经典的话:当其位则正,非其位则邪。一气如果能够正常的在它该走的路上,在它自己的位置上,发挥正常的功能,这就是正气。一气不在这个位置上,就成了邪气。也就是咱们讲的凡病则郁,就是一气不能正常周流了,郁在这了,就成了病气,气有余则化火,成了火气,变成邪气了。所以从气的角度讲,邪气与正气有时分得没那么明确,也是一气的一种变化。
  五脏各有不同的邪气,比如中土容易生湿气,肝木容易生风气。把邪气概括一下,最常见就是木郁之气,通常称为肝郁、气郁、木郁,脉象一般都是弦象。当然,弦脉不仅仅见于左脉,任何一个脉,在六部脉任何一个地方都能见到,也就五脏六腑都自己的郁结之气,气郁结在五脏六腑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称为木郁,都可以称为肝气郁滞。其次是湿气,中土容易生湿气,湿气郁结化痰的话,会成痰浊之气。单纯的湿气,脉象一般偏软、偏弱、偏缓无力,湿气比较盛。如果湿气郁而化火,郁结成痰,脉就会变成滑象,就是通常讲的滑脉主痰。气郁脉弦,湿盛脉软,脉濡,痰盛脉滑而有力。
  出现结滞的时候,就是气与痰湿包括瘀血,在体内郁结日久,出现接近有形的邪气,就会出现结滞之象。结滞之象是什么意思?这个脉摸着,不光是脉气不够流畅,而且在六部脉位上,可以摸出脉象硬度不大均匀,疙疙瘩瘩的感觉,脉气不够清透,脉位肌肤也不再均匀柔和。正常人的皮肤是很均匀,很柔和的,也是一种很清透的象。郁结比较重的患者,指头按下去,六部脉的脉位局部肌肤,包括血管,摸着柔韧度弹性都不均匀,不够滑利。就象走在一条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路上一样,当然没有那么硬了,类似有那样的感觉。这个郁结就比较重了,邪气比较重的脉象。
  我们摸脉,主要是比较正气和邪气的关系,如何区分正气邪气,需要用心去体会。正气都是比较清透的,带着一股灵气,病气都是比较郁浊的,有点浑浊不清。从气感上讲,正气摸了之后,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而邪气只要比较重,摸脉之后必然会有不舒服的感觉,简单说,就是看脉的清透程度。脉里既有正气又有邪气,病气与正气揉和在一起,你要去体会脉里清透之气有多少,郁浊之气有多少,你要去把它分开,分别体会出来。这就要求医生,要有细致入微的敏锐的感觉,要求本身气场比较清透,否则体会不出来。二十八脉、二十四脉讲的,都是病气之脉,我们摸脉的时候,不要只体会病脉,一定要去体会脉气之中的这股正气,这股清灵的本性之气。一气周流本来是很清灵的,因为生病,脉气里面会有郁结、痰浊、结滞,脉气变得不够清透,脉象有缓急、浮沉、迟数也会有些变化。虽然千变万化,从本质上讲,不过是人体的正气,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失去了一个正常的形态,变成了正气与病气相互夹杂的状态。
  摸脉,首先看正气的强弱,这股清透之气的多少。其次是根据邪气的性质,是气结、痰浊、瘀血还是顽固的结滞。不同的情况会有不同的脉象,采取不同的方法来治疗,但是药量的大小,用药的强弱,用药刚柔缓急的取舍,还要根据自身正气来决定。正气越足,用药就可以越猛;正气越虚,用药就要缓和,缓缓去病。一切都以正气的强弱为根基来处理。
  临床上大部分患者正气不是很虚,邪气相对比较实、比较盛,治疗时就可以先祛邪、再扶正,遵循这么一个原则。怎么判断邪气的性质、病位、强弱,《内经》讲疾病是由表入里,由浅入深,先是皮毛、然后肌肤、入于经络、入腑入脏,是这么一个过程。同样,脉象上也是邪气和正气的拉锯战,相互交持的一个状态。在脉气的体会也是由浮到沉,浮中沉,由浅入深的这么三步,通过脉的感觉去体会病位的深浅。一般来讲,脉气在比较表浅的部位,即使郁象比较明显,比如说脉弦、脉滑等等,病气也相对比较浅一些。沉取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不明显了,沉取脉比较弱,感受到的是人体自身的正气。大部分疾病,浮取或者中取的时候摸的可能是病气,位置还是比较浅的,不会特别地深。沉取的时候因为病气比较少了,感受到比较多的是人体的正气,是五脏之气。我们在对邪气的把握上,一是从脉象的浮中沉去把握,看看是属于比较表浅的邪气、还是比较深一点的邪气,只要摸到不缓和的,就是病气、邪气。相对来讲,单纯的弦象就是气郁,有点滑象可能是痰浊,有点涩可能是瘀血,有点紧可能是寒气,可以结合《四圣心源》里的二十四脉再去看。
  寸关尺,不同部位代表了不同的脏腑;浮中沉,可以在浮沉之间体会出邪气在什么位置,强弱大小。比方说外感表寒,六部脉都是浮紧的,紧为寒,浮为表,可以知道是寒邪郁结在肌表,表气不能开达。沉取时,脉象可能没那么紧,沉取不紧,说明里面的正气是偏虚的,整个正气都郁在肌表去抗邪了。这种象,就可以用麻黄汤之类,帮助正气开达表气,驱邪外出。这是从浮沉来判断邪气的位置。从部位来讲,比如中焦痰浊雍盛,右关脉往往滑象明显,甚至出现滑动之象,动就是阴阳搏击一样,纠缠住了,脉象描述动脉如豆状,就象一个小豆子在那跳一样,很滑利,这种脉象很典型。关脉单独地滑盛、动摇,多见于两关脉,提示中焦痰盛。可以用大量的运中化痰药,把痰气温化流通开就可以了。
  有时候邪气郁得比较深,摸脉浮取中取都没有,只有沉取才能摸到脉,而且脉好像还郁结得比较重,沉弦、沉紧、沉滞都有,这时候正气不容易体会,因为邪气已经比较深了,正气整个都郁在里面了,很难反映出来。病气特别重的患者,脉气非常浊,几乎体会不出里面有什么正气来,这种情况正气必然是虚的。邪气是病气,实际上是正气在里面抗邪外出,我们才能体会到这股病气,假设没有正气在里面顶着,没有那股抗邪外出的力量,病气也表现不出来。所以只要摸到脉气里还有一股病气,即使体会不到他的正气,像脉郁得比较重、比较沉的时候,你要知道正气肯定还有,肯定比较弱,因为正气自己露头都很难了。这种病人反而感觉不明显,没什么特别的症状,或者说自我感觉症状不重,这种情况,只要没有危象,就祛邪为主,郁结呀,痰浊呀,用相应的药物化解之后,慢慢地他的脉象就变软了弱了,虚象就表现出来,一般的疾病都是这种规律。邪气去则正气虚,正气的虚象就会表现出来。所以咱们摸脉,只考虑正气和邪气这两方面就可以了,不管是偏浮还是偏沉,饱满还是不饱满,急还是不急,紧还是硬。有很多的脉象,很多不正常的病象,不同的六部脉表现也不太一样,这些都是定位用的,定性用的。真正需要我们从根本上去考虑的,只有正气和邪气的相互关系,相互对比的问题,这是问题的关键。
  邪气,要判断他的性质、病位。性质呢,就是二十四脉里的哪一部脉,代表了不同的邪气,病气。病位呢就是病气出现在六部脉的哪个位置,对应哪个脏腑。另外,结合由表入里,由浅入深,在不同的层次、不同的脏腑,可能需要不同的药物。偏表的可以用轻清的药物来疏通,偏里的用比较沉、比较坚实的药来疏通。比较轻的肝气郁结可以用薄荷,比较重的可以用柴胡,再深一点的用元胡。病气出现的位置,表里不同,用药也不同,药物对应着不同的病位深浅。这样就可以从动态的角度去理解脉象,这股脉气正常情况下是缓和的,清灵的,自然的一种状态,一旦生病,或者是郁在表、或者是郁在里,或者郁得轻、或者郁得重,会表现出各种不同的病气、病象,表现出不同脉象。但不能一看脉弦,肝郁,就用柴胡,这是不对的。一定要看病气和正气的对比,看正气足不足,还有没有正气,正气还有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支撑要用的药物。
  任何疾病,正气和邪气都是相互交持,相互进退的过程。生病的过程就是邪气由浅入深,逐渐进入脏腑的过程,治愈的过程就是邪气逐渐化解散出,正气逐渐恢复,然后脉象逐渐缓和,就是互为进退的过程。这样的话你对整个脉象的把握就不是一个脉一个脉去想了,而是想这股脉气,整个的脉象,是在一个动态的变化当中,我会从脉象中体会到,邪气现在处在什么位置,是浅还是深,表还是里,正气是虚还是实,轻重缓急如何。有时候病气郁的比较重,郁的比较急;有时候正气虚,整个脉象也是比较缓,偏软偏弱一些。一个脉象,就象战场的局面一样,下棋有棋局,作战有战局,脉象有病局,这种局面一定有正气和邪气的双方力量对比,摸脉就是要摸清双方的情况,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能只看敌人在前了,冲啊,不知道自己还有几个人,这就不叫大夫了,一定要知道正气的力量还有多少,同时搞清楚邪气的情况怎么样,然后找一个最合适的方案来处理。开方治病就是驾驭全局的过程,前提是搞清楚全局的形势,最快捷的就是脉诊,脉是动态的即时的也是全局的,便于把握整个病象。摸脉,要感受那股脉气,然后把两手六部脉结合到一块儿,形成一个全局的病象,去看整个局面的邪正虚实对比。
  把握全局之后,就会拿出恰当的治疗方案。如果正气虚的很严重,首先要自保,病气先放在一边,先不打了;只要正气还可以,那就一鼓作气或者持久战;不同的邪气就好比不同的障碍,要用不同的方法去克服,用药如用兵就是这个意思。有的大夫可能会一时取效,但不能完美收功,原因就是不知道把握全局邪正的对比。
  我在临床上对自己的要求是务必一剂见效,大部分患者可以达到这种效果,当然也有吃了很长时间药效果不理想的。如果我们有这么一个方向,有一天你会体会到,原来真的可以,古人讲的“一剂知,两剂已”,“覆杯而愈”,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每个人都能做得到。这取决于我们对病象病情,对全局的准确的把握,那么脉诊的时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把邪正双方情况摸清楚。我平时开方子,一般都是两三副,服用后局面就扭转了,再用就是矫枉过正,可能就会出事儿。必须随着病情重新调整,这样用药永远跟病情是完全吻合的,丝丝入扣。你的每一副药都是有效的,那么这个病慢慢地就完全好过来了,比较快地就好了。
  简单的病,可能吃几副就好了,象外感、小孩消化不良、或者单纯的正气虚没什么郁结的,用点补药吃上一个月也就好了,这种情况比较少。大部分情况都是病气邪气比较重,而且不是一种邪气,有气的郁结,有痰的郁结,有比较重的结滞,正气虚也有,中土弱也有,邪气实、正气虚,虚实夹杂,这种情况最多。一定要随时通过脉象去体会邪正虚实的进退变化,然后随时调整用药,随时都要用一个最佳的治疗方案去处理你所面对的病象。
  脉诊的核心,要先体会脉气,体会到脉气了才能摸出脉象,然后细细体会邪正虚实,这四个字就可以了。有各种各样的邪气,出现不同的脉象,大家去对二十四脉,二十八脉。正气无非阴阳气血,阳虚脉气偏凉,阴虚脉气偏细,气虚脉无力,血虚脉偏涩。邪正对比主要看脉气的清浊,如果脉非常浊,就是病气重;如果脉比较清透,只是弱一些,偏于正气虚。病气越重,就越难治,脉中的正气越多,越清透,哪怕弱一些,都好治。所以疾病的轻重程度,跟脉力的强弱不完全成正比,有时候脉很有力,但很浊,这个病就不好治;有时候脉很弱,但气比较清透,反而好治。所以虚实是相对于邪正来讲的,正邪对比是最主要的。大部分病情都是正气还可以,邪气相对盛一些,所以一般而言,不用过分担心虚实。只有一些久病或者急症时需要首先考虑虚实的问题,危症时来不及考虑祛邪的问题。大部分情况不用考虑虚实,多注重邪气和正气的对比,就是注重驱邪气。驱邪气,就要从脉象上体会,这种不缓和的脉气,在哪一个层面上,偏表还是偏里,偏上还是偏下,六部脉在哪一部上,就是定位。这股气的郁浊的性质,是弦象?滑象?濡软之象?还是结滞之象?这是一个定性。邪气定性、定位之后,就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了,正气呢,就是体会脉里的缓和之气。
  如果你实在不会体会清透之气,就去体会脉里的缓和之气。正气必然是缓和的,不会很着急,即便脉比较数,里边的那股正气,也是缓和的,这是正气的本性。所以你看脉里的缓和之气多不多,如果还有比较好的缓和之气,正气就比较足,就放胆去用驱邪的药,量多一些没关系。药物可以理解成武器,正气就是士兵,自己没人了,再先进的武器都没用。药量就是武器的多少,有十个人就用十个人的量,有两个人就来两个人的量,只有两个人,给他一百人的武器,自己先压趴下了,啥也干不了。所以药量要与正气的强弱相当,才能合理的、恰如其分的,利用药气去化解邪气。
  脉诊,要放在察象的层面上,放在把握全局,邪正对比的层面上,考虑所有的脉象,这是入门的基本要求。这一点做不到,就是学二百八十脉也没用,一盘散沙而已。所以诊脉的核心,就是体会出整个局面的邪正对比。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据此制定合理的用药方案,那么治则、治法、处方用药跟着就出来了。
  脉诊学好了,摸脉的过程就是辨证处方的过程,我有时候跟朋友讲,你看,摸完脉方子自己就出来了,不需要辨证。因为整个局面你都看清楚了,该用什么自然就知道了,寒象自然用热药,郁结自然去疏达,正虚自然要补正气,中焦瘀滞自然先运中焦,都是很自然的。有些人脉摸不清楚,仅凭患者描述的很多症状,然后归纳总结,搞了个很复杂的辨证,最后凑出一个方子来,效果自然很差。
  最后说一下脉象和症状的关系,脉象是气血动态变化的即时反映,就跟现场直播一样,反映的是最准确的情况。症状,一般是气血偏颇、郁滞出现了一段时间,超过了感觉的阈值,才会表现出症状,比较轻的时候没有症状,感觉不到。有时候你摸脉已经有问题了,病人反而没感觉,有时用上药以后脉象已经好转了,但他自己没感觉出有什么好转,都说明脉象要早于症状。所以我看病,症状只作为一个参考,不作为用药的依据,完全凭脉象用药。而小孩的气比较清透,一般有什么症状就有什么脉象,对应性比较好,可以根据症状来用药。一般慢性病患者,根据脉象比较准一些,根据症状用药可能会误事。而且每个人的表述能力不一样,所以不要被患者陈述的各种症状搞糊涂了,有些患者叙述也没个头绪,从头到脚哪个地方都不舒服,一身病,那你怎么用药啊,所以这个时候就要凭脉用药,就有准了。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