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诊脉视频 >> 脉学的思考(中)

脉学的思考(中)

2013-08-21 16:06:30 来源:中医培训,祖传脉诊培训,诊脉培训,脉诊,诊脉,切脉 浏览:60
内容提要:脉学的思考(八)

  缓脉典故
  谈到缓脉,借此讲我误解“缓脉”的故事。初习医时,由于从事农活,常借耕锄之隙学习,学脉理时对《灵枢经》中诊查“缓脉”的误会,却是在犁地时始明其理。因脉学中有“迟脉一息三至主寒,数脉一息六至主热”,这两种相对的脉象道理甚明。《灵枢经》言:“缓脉多热”。由于开始

脉学的思考(八)


  缓脉典故

  谈到缓脉,借此讲我误解“缓脉”的故事。初习医时,由于从事农活,常借耕锄之隙学习,学脉理时对《灵枢经》中诊查“缓脉”的误会,却是在犁地时始明其理。因脉学中有“迟脉一息三至主寒,数脉一息六至主热”,这两种相对的脉象道理甚明。《灵枢经》言:“缓脉多热”。由于开始学医,认识肤浅,自以为缓脉的“缓”定与迟脉的“迟”字是同义词,为何却说迟有寒而缓脉又多热呢?就这个疑问一直存於大脑,日夜思考不得其解。
有一天秋播耕地收工,便将犁地的工具置于田野而牵牛归家,当日晚上风雨交加,降了数阵大雨。次日天气晴朗,我又牵牛耕地,依旧将耕牛套上轭头绳子内,却发现粗绳子缩短了七八寸,(因寒湿雨水入浸所致)随手即将粗绳子放长七八寸驱牛耕地,对这种日常遇见的事物也未介意。
将近中午,太阳当空,气温高升,此时见耕牛犁地十分吃力,才发现粗绳子上的雨水已经被阳光晒干,其粗绳变得松缓驰长了。
在停牛手绳的瞬间,我突然领悟到《灵枢经》中的“缓者多热,急者多寒”之故,亦是热胀冷缩之理。这一深刻的启发成为我以后治病时,判断寒热的依据。由于脉象出现“不迟不数”的寒热甚多,就需用“紧缓”脉象来分辨寒热,故能辨证明确。今特将此过程叙出,愿同行亦能受益。
文出自:
武当山紫霄宫道医 祝华英著作 《黄帝内经十二经脉-揭密、应用》
   风寒客于带脉案

  王氏,38岁。2006年秋杪,於汛后三日感风寒,发热身痛,浑身骨节痛,髀痛,时呕恶。自行服用解热止痛片,无汗而热退。后二日,突发腰痛,沿腰带周遭,上不至胃皖,下不过小腹部。痛不可仰卧,不可久触。皮色正常,触不到痛点。余无症。脉浮数,向上冲顶。断为经后血海空虚,风寒客于带脉。嘱其回家服热汤取汗,翌日,痛减半,汛又复至,两日后,惟余略许胁痛。
  我觉得脉就是“易”在中医的体现,无论是病脉、太素脉,其理惟一。以脉知人而已。
  不相信脉象的大有人在;
  中医脉象不会因为谁而消失。
  所以建立信心是不是重要呢?许多人讲了半天,还是信仰问题。

  肝气淤滞的脉象一定是弦脉吗?我碰到过不少左手关脉濡弱而有肝气淤滞的症状的病例。
而且左手关脉有异常一般都有两协胀痛或是痛经而且情志不畅会加重病情的表现。
  肝郁不一定都是弦脉。有时濡弱是肝气内陷,而不是淤滞。张锡纯谈到过。
  转载几则脉学小文,以增乐趣:

  让人惊叹的诊脉绝技

  明时松江(今上海)名医姚蒙,精太素脉,“言人生死每奇中”,对贫困病人,常常给予方药不要酬金。
  时江南巡抚邹来学有病召姚医治,姚蒙欲辞不去,被强迫带去。至官署,邹高坐不为行礼。姚蒙则目光直视作发呆状,也不作声。邹伸手令诊脉,姚却不动地方,邹忽然明白,呼姚坐之,诊毕曰: “大人根器(指阴茎)上别有一窍,常流污水,对否?”邹大惊:“此吾之隐疾,事甚秘,汝何以知?”姚曰:“以脉得之”。邹始露出笑容,谢而求方,姚蒙说:“不须药也,至南京即愈”。并搬手指算计说: “今日初七,待十二日可到”。邹遂行,待十二日抵达南京,竟死。奉贤县志松江府志 均有此事记载。
  隔帐诊出男女异脉

  东汉时,名医郭玉为太医丞。和帝听说他脉诊高明,便有意试验一下。他令身边一个长着细嫩手臂的侍臣与一个女子藏于帐内,让郭玉隔帐为女子诊病。郭切脉后说:“左阴右阳,脉有男女,状若异人,臣疑其故”。— —左手脉摸着像女人,右手脉像男人,一个人的脉同时见有男女之象,这人很奇异,我怀疑有什么缘故。和帝连连称善,赞叹不己。


脉学的思考(九)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因为要说差异,男女为阴阳之别,是相反的,最应当分辨清楚。

 就是说,假如你什么脉象也摸不出来,起码分得清男女吧。但实际大家对这个最容易忽视。我觉得古人看到的是脉气,极性相反嘛!我在临床上没有刻意去练这个东西。
 
 记得我曾就此问题,质疑金伟先生,他也说因为太简单了,临床不大用,但是,他对男胎女胎,可以用测胎盘血流的方法辨认。
  对脉象的思考之后,在此郑重重申:脉象与心跳不是一回事。
学脉者当明了此观点。脉象指导临床辩证用药,心里踏实,摸着病人的脉,最实际。
  脉象可决生死,不仅仅是治疗亚健康啊。

  深入了解脉象的内涵,临床上感受脉象本来的面貌,而先不去刻意分辨之。这样会好一点。
  所谓辨不准脉象,我觉得首先要看其标准是什么。
  从传统脉象来看,李时珍的对举方法很好用啊。
  另外,脉象本身是复杂的,有时实在难以分辨也有啊。金伟先生提出一个观点,就是针对这个现象,叫做周期密度和周程密度。他认为,并非每一下脉动都携带疾病信息。脉象随机性很强。这是个重要思想。
  附:央视《法治在线》播出《老来得子引出的官司》,以下为节目内容实录:
  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今天的《法治在线》。老来得子,本该是件高兴事,但是喜得贵子的满女士却把怀孕期间给她诊治的的四家中医门诊部告上了法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字幕 2006年7月12日 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
  解说: 原告满女士,今年46岁。满女士说,她在怀孕期间曾经到鹤年堂中医门诊部就诊多次, 医生却没有查出怀孕,导致自己丧失了生育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因此索赔3万余元。此前,满女士还把她怀孕期间就诊的金象复星中医门诊部、百万中医门诊部、同仁堂中医门诊部都告上了法庭,法院均已受理。
  解说:这桩离奇的案子还得从两年前说起。2004年3月底,满女士感到身体特别疲劳,心慌出汗,而且还出现了月经不调等妇科症状。
  满女士的丈夫 李先生: 开始没有什么特殊的担心,因为她的父母在一年之内相继去世,说身体不适,好像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解说:想到自己可能是到了更年期,找中医调理或许更好,2004年3月31号,满女士来到金象复星中医门诊部就诊,接诊的是老中医薛大夫。听完满女士对症状的描述,大夫给她把了把脉。由于薛大夫因病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他的同事回忆了当时的情形。
  金象复星门诊部 王焕禄大夫: 没查出(怀孕)的原因,要我分析,就是这个病人,气血太虚太弱,所以她呈现不了典型的妊娠孕脉。
  解说:虽然当时满女士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但是大夫并没有发现她怀孕。于是针对月经不调,开了几付药,满女士说,服药之后,精神和体力好了些,但是妇科症状并没有消除,而且时常感觉恶心。复诊时,她向大夫提出了疑问。
  满女士:后来我说像我这种情况,会不会怀孕啊,后来他(薛大夫)说的,又给我把了一回,他说我再给你看看吧,又号了号脉,号了号脉,他就说不会的,说你这就是更年期的问题。
  解说:但是对满女士说问过大夫自己是否怀孕的说法,金象复星门诊部予以否认,他们说,如果满女士问过,薛大夫的处方怎么会出现孕妇禁忌的中药红花呢?
  北京金象复星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李治宗:就是薛强大夫这样一个老的中医大夫,就他的医疗水平,如果在没有其他说法的情况下,他就不会开具这样的药方。
  解说:满女士说,从2004年3月底到六月底,她找薛大夫看了11次病,其中还有一次,薛大夫在北京市西城区百万中医门诊部就诊,满女士甚至追随过去。满女士说,每次就诊,她都按方抓药,但是因为门诊部药价较贵,于是在一家普生平价药房买药服用。但是到六月下旬, 旧的症状没有彻底消除,还新添了下肢浮肿、牙龈肿痛、腰酸头疼等症状。此时满女士已经怀孕四个月了,按照惯例,在这个时候,一般孕妇都能感觉有胎动了。事实上,满女士已经有一个14岁的女儿, 对于满女士来说,作为一个经产妇,她对自己身体的变化难道就没有一点感觉吗?
  满女士:因为咱们最开始,让薛大夫瞧的时候跟他说了,而且他也告诉我不是(怀孕),是属于更年期所以就根本,没有往怀孕这方面想。
  导视:一再问诊,病情为何不见转机   
  是否误诊,医患双方各执一词
  解说: 满女士说,在薛大夫那看了3个月,病情没有好转,因此2004年7月23日,改到同仁堂中医门诊部,托人挂号,找了擅长中医内科和妇科的何淑贤大夫就诊。当时满女士实际怀孕5个月了,她说自己的浮肿非常厉害。
  同仁堂何大夫:(满女士)心慌, 睡不好觉,两肋滞胀, 我呢,当时就根据她的这个情况,给她用了一下药。
  解说: 满女士说, 按何大夫开的药方到普生药房抓药服用后,小腿浮肿似乎减轻了. 但她同时发现腹部比原来更加臃肿,而且还有动静.
  满女士: 我说我觉得我这肚子里,也有动静, 她(何大夫)就说, 你呀,太胖了 肚皮又厚里面是水,你就给这水利了,就好了。
  解说:对满女士关于肚子里有动静的说法,何大夫断然否认。
  同仁堂中医门诊部何大夫:她从来没有说过她肚子动,这句话从来没有说过,我也从来没有给她诊断过,什么更年期、腹水,这本身就不是我们(中医)的诊断名词。
  解说: 何大夫说,满女士隐瞒了自己肚子有动静的症状,但何大夫根据各种迹象感觉满女士可能怀孕了,她以为这是病人的隐私,不便明说。
  同仁堂中医门诊部何大夫: 她看的不是怀孕不怀孕的病,然后我说你去查查,因为当时我知道她怀孕,所以为什么药上,我的所有的药,没有任何妊娠禁忌,如果真正要讲,这药在中医上,还有安胎的作用,还有和胃安胎的作用呢!
  解说: 在何大夫这里看了两周之后,满女士的浮肿仍然没有痊愈。
  满女士: 在她(何大夫)那吃到第三副药的时候。我的腿肿就不见好了,症状还不减,而且还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厉害。
  解说: 满女士决定再换一家门诊,2004年8月7号, 经人介绍,她来到了鹤年堂中医门诊部,请行医60年的老中医刘大夫给她看病。此时满女士已怀孕近6个月了。
  满女士:我说我觉得我这个地方
  (腹部)特别胀
  他(刘大夫)说的
  你这里是水
  我说我往这边翻吧 这边动
  他说对啊
  你那水就流到这边来了
  我说我要往那边
  他说我再往那边翻
  水又流到那边 那边就动
  就这样 就想到里是水
  解说:那一天,刘大夫开了培补心肾的药, 满女士说,吃到第7付的时候, 感觉见好,但是腿肿仍然没有消除。2004年9月4号复诊时,满女士说,她感到腹部异常沉重,此时她已怀孕近7个月。
  满女士:我说我觉得我这个地方
  
  解说: 那一天, 刘大夫在处方笺上, 除了注明培补心肾, 还注明要用利湿法来治疗满女士的水肿. 刘大夫拒绝接受采访,但是他在给门诊部写的情况说,当时满女士并没有说自己腹部隆起,肚内有动静,因为如果她说了这一特殊而典型的怀孕症状,医生绝对会记录在案。如果病人有腹水,医生也一定会建议病人去正规医院检查,自己也曾建议她去有条件的医院做妇科检查。
  解说:然而,在刘大夫看了一个多月就诊 6次以后, 满女士的浮肿愈加严重了。
  满女士:眼睛都成一条缝了
  满女士的丈夫 李先生:我说这样
  我带你到其他医院
  去做检查 从零开始
  导视:一查再查,临产四天方确诊
  命悬一线,剖腹产子终平安
  解说: 2004年11月1号,忧心忡忡的满女士夫妇来到广安门中医院西单门诊部,一位姓张的大夫给满女士作了检查。
  李先生:马上就说 让她上床
  上床躺下以后呢
  大夫一摸说
  你这肚子里面有东西
  满女士:这么着妇科一会诊
  李先生:听到这就感觉特别意外
  满女士:我说好嘛
  我都吃了十个月中药了
  怎么愣出来一个孩子呢
  解说:经过妇科会诊,门诊部确定满女士腹中胎儿已经足月,建议立即转院。2004年11月2号李先生将妻子紧急送到复兴医院妇产科,大夫检查发现,产妇已怀孕37周,但身体状况非常差。
  复兴医院姜大夫:
  因为她住院的时候血压
  是一百八 一百二
  另外还伴有头晕
  尿蛋白有三个加号, 水肿。像这种情况就比较严重了,如果要再继续发展下去,可能会出现老百姓说的抽风啊。我们叫抽搐子痫了。
  解说:情况危急,必须赶紧剖腹生产,2004年11月4号下午两点,满女士被推进了产房。
  婴儿啼哭
  解说:一个小时后,李先生终于得知,母子平安。但是由于孕妇存在妊娠高血压,导致羊水过少,婴儿只有4斤重。满女士说,在怀孕期间,自己吃了不少药物,所以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孩子有任何身体和智力上的不良反应,但满女士一家还是对孩子未来的健康充满担心。
  满女士:好歹我就万幸,我这孩子一点残疾也没有,但是他潜在的病,咱们不知道,恐怕这孩子有什么问题,心就老提着。
  字幕: 目前,满女士尚在等待法院的判决
  07年2月1日,孩子两岁了,至今报不上户口,需要缴纳社会抚养金。
满女士的丈夫因超生而下岗。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满女士败诉,因为她作为经产妇,应当具备怀孕的常识。几家诊所的医疗行为,没有不当。与这个孩子的出生不具备直接因果关系。
  片子中,何医生认为,这是一个圈套,满志界想要这个孩子,所以专找没有检测手段的中医门诊部看病。这是有意的。中医望闻问切,四诊合参,问诊最重要。不可能靠脉象诊断出来。
满志界说,他们有一个女儿上中学了,家庭经济不宽裕,年龄又大,不会在想要孩子。电视里经常看到中医诊断喜脉,象水珠似的,一摸就摸的出来。
不管怎么说,这几个老中医考试没有过关,不但早孕没有诊断出来,中末期妊娠也未诊断的出。
一个怀孕摸不出来,就惹了这么大麻烦,如果是别的病误诊了,后果可就更严重了。
现在的中医,都是些花拳绣腿的东西,像那些练武的,花架子很多,认为自己博大精深,可上擂台,连拳击都打不过。
这足以落人口实。

脉学的思考(十)


  脉象和心电图之间有关系吗?

   关系肯定有,不光是心电图,对于真正心中有脉象的人而言,就是心脏听诊也会指导中医的辨证,只是没有人去搞罢了。这需要真正有心之人。需要时时心中有脉象的人。不过,心电图不如脉图好用,脉图研究的人多,可参看此类书籍。
  中医诊断能不能和西医的客观诊断方法相结合?现在已经出现了脉诊仪,但还是没有广泛推广,这说明当今所研究出来的脉诊仪还不合格,您认为研究这方面问题主要的难点是什么?
当然应当结合。只是我觉得要有中医的本位思想,用中医的东西串起西医知识,用西医作有力的旁证,反思我们中医。
所以,从这一点讲,中医医生要谦虚地多,应当强过目中无人的西医。
中医的诊断,于内涵,我觉得应当是超过目前大部分常用的西医的诊断,因为西医搞得很精确,但在精确的同时,失去的也更多,它虽然可以把人体数字化,影像化,确切的指出病灶之所在,如心梗,如肿瘤,如血中含糖量,如血中HCG含量。但我一直有个观点,古人未必没从脉中发觉这些东西,只是那时没有西医作旁证罢了。我曾对金伟先生说,金氏脉学的发展以后不应当跟在西医后面走。应当研究的是这些东西在中医是什么?
西医搞得精确,一经诊断就确定不移,但是同时人也就快不行了,没有多少余地了。这个病也没有多大搞头了。一个输尿管结石,古人可能按腹痛看,可能按癃闭看,或别的什么病治疗,现在有影像,把人的思路固定了,总是用些瞿麦,海金砂,泽泻等等,去和西药拼,有时中医的病机恰恰不在此处,所以打不下来,西医就说中医不行,中医也觉得自己不行,所以,像这些那酸枣仁当安定使,那海金砂,泽泻当打结石专药之类的看似是中医的东西,你说他欠缺了什么?是中医真的不行吗?
再回到脉诊仪上说,现在搞得人太少,有仪器的人,不懂脉象,不懂中医,做出来,分析不出来。像外行看片子,有病也不知在哪儿。手摸手都摸不出东西,再隔着个机器,更不好说了。还是那句话,要把握中医的整体观念,西医,仪器,是旁证。
   以内心直接体验,令脉象直指人心
-                            ----谈禅宗思想与脉学研究(节选)

        学好中医,尤其是脉象领域,十分讲究悟性,考察诸般文化之中,比较讲究“悟”字的当属禅宗思想。开悟是禅宗修行成功的标志。
 禅宗在佛学之中是独特的,它本身非常积极,没有虚无主义,也没有往生彼土。
 禅宗是十分潇洒的,禅宗主旨:“以心印心,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开悟”。修习禅宗要抛弃繁文缛节的戒律和厚厚的佛经,这些东西往往产生“智障”,占据、束缚了心灵,让人失去心性本来面目,失去自我本来具足的“佛性”,禅宗被称为“佛心宗”,它强调修行要直接用“心”来领悟佛陀的思想,讲究刹那间贯通心灵,明澈顿悟佛法。
“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禅宗开悟之后,看待世界完全不同了,事事皆禅,处处体现禅意。具备了敏锐的目光,空灵的胸怀,从平淡之中察觉到其中包含的永恒。
所以应当借鉴研究禅宗的思维方式,引入脉学研究方法中来。二者有许多相同之处。
  但真正开悟之后的人,讲出来的话十分使人费解,完全反逻辑,反理性思维,不具根器的人是领会不了的。正是这种难以理解,所以有人说禅宗神秘莫测,认为它是虚无主义。
  破除禅宗的神秘主义和虚无主义思想,使之服务于生命科学领域和脉学领域,实实在在的为人所用。
  禅宗实际上非常平实无华,它感悟的恰恰是事物本来模样,原汁原味,未经修饰的自然面貌。它走的很深,对事物的认识非常深刻,以至于它所感悟的东西,不是能用一般的语言表达清楚,而是采用高度凝练的方式展现出来-----------。
    仓公脉案赏析一则:

     御府长信病,臣意入诊其脉,告曰:“热病气也。然暑汗,脉少衰,不死。”曰:“此病得之当浴流水而寒甚,已则热。”信曰:“唯,然!①往冬时,为王使于楚,至莒县②阳周水,而莒桥梁颇坏,信则閴③车辕未欲渡也,马惊,即堕,信身入水中,几死,吏即来救信,出之水中,衣尽濡,有闲而身寒,已热如火,至今不可以见寒。”臣意即为之液汤火齐逐热,一饮汗尽,再饮热去,三饮病已。即使服药,出入二十日,身无病者。所以知信之病者,切其脉时,并阴。脉法曰“热病阴阳交者死”。切之不交,并阴。并阴者,脉顺清而愈,其热虽未尽,犹活也。肾气有时闲浊,④在太阴脉口而希,是水气也。肾固主水,故以此知之。失治一时,即转为寒热。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