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把脉的方法 >> 濒湖脉学原文 >> 脾胃部第三

脾胃部第三

2013-09-08 15:40:05 来源:中医培训,脉诊培训,祖传诊脉培训,脉诊,诊脉,切脉 浏览:90
内容提要:脾胃部第三 
  脾象土,与胃合为腑。其经足太阴,与足阳明为表里。其脉缓。其相,夏三月;王,季夏六月,废,秋三月,囚,冬三月,死春三月。其王日,戊已。王时,食时,日昳. 困日,壬癸;困时,人定,夜半。其死日,甲乙;死时,平旦、日出。其神意。其主味。其养肉。其侯口。其声歌。其色黄。
  其臭香。其

脾胃部第三

  脾象土,与胃合为腑。其经足太阴,与足阳明为表里。其脉缓。其相,夏三月;王,季夏六月,废,秋三月,囚,冬三月,死春三月。其王日,戊已。王时,食时,日昳. 困日,壬癸;困时,人定,夜半。其死日,甲乙;死时,平旦、日出。其神意。其主味。其养肉。其侯口。其声歌。其色黄。
  其臭香。其液涎。其味甘。其宜辛。其恶酸。脾俞在背第十一椎,募在章门。
  胃俞在背第十二椎,募在太仓。
  右新撰。
  脾者土也,敦而福,敦者,厚也,万物众色不同,故名曰得福者广。万物悬根住茎,其叶在巅。蛸蜚蠕动,蚑蠷喘息,皆蒙土思,德则为缓,恩则为迟,故令太阴脉缓而迟。尺寸不同。酸咸苦辛,大沙而生,互行其时,而以各行,皆不群行,尽可常服。土寒则温,土热则凉。土有一子,名之曰金,怀挟抱之,不离其身。金乃畏火,恐热来熏,遂弃其母,逃归水中,水自金子,而藏火神,闭门塞户,内外不通,此谓冬时也。土亡其子,其气衰微,水为洋溢,浸渍为池。走击皮肤,面目浮肿,归于四肢。愚医见水,直往下之,虚脾空胃。水遂居之,肺为喘浮。肝反畏肺,故下沉没。下有荆棘,恐伤其身,避在一边,以为水流。心衰则伏,肝微则沉,故令脉伏而沉。工医来占,固转孔穴,利其溲便,遂通水道,甘液下流,亭其阴阳,喘息则微,汗出正流。肝著其根,心气因起,阳行四肢。
  肺气亭亭,喘息则安。肾为安声,其味为咸。倚坐母败,洿臭如腥。土得其子,则成为山。金得其母,名曰丘矣。
  右四时经。
  黄帝曰:四时之序,逆顺之变异也。然脾脉独何主?歧伯曰:脾者土也,孤脏以灌四旁者也。曰:然则脾善恶可得见乎?曰: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见。曰:恶者何如?曰:其来如水之流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如鸟之喙,此谓不及,病在中。太过,则令人四肢沉重不举。其不及。则令人九窍雍塞不通,名曰重强。
  脾脉来,而和柔相离,如鸡足践地,曰平。长夏以胃气为本。脾脉来,实而盈数如雉举足,曰脾病。脾脉来,坚兑如鸟之喙,如鸟之距,如屋之漏,如水之溜,曰脾死。
  真脾脉至,弱而乍疏乍散,色青黄不泽,毛折乃死。
  长夏胃微濡弱,曰平。弱多胃少,曰脾病。但弱无胃,曰死,濡弱有石,曰冬病。石甚,曰今病。
  脾藏荣,荣舍意。愁忧不解则伤意,意伤则闷乱,四肢不举,毛悴色夭,死于春。
  六月季夏建未,坤未之间土之位,脾王之时。其脉大,阿阿而缓,名曰平脉。反得弦细而长者,是肝之乘脾,木之克土,为贼邪,大逆,十死不治。
  反得浮。涩而短者,是肺之乘脾,子之扶母,为实邪。虽病自愈。反得洪大而散者,是心之乘脾,母之归子,为虚邪,虽病易治。反得沉濡而滑者,肾之乘脾,水之陵土,为微邪,虽病即差。
  脾脉苌苌而弱,来疏去数,再至曰平,三至曰离经病,四至脱精;五至死;六至命尽。足太阴脉也。
  脾脉急甚为瘈疭;微急为膈中满,食饮入而还出,后沃沫。缓甚为痿厥,微缓为风痿,四肢不用。心慧然若无病。大甚为击仆;微大为痞气裹大脓血在肠胃之外,小甚为寒热;微小,为消瘅。滑甚为颓瘾;微滑为虫毒蛔,肠鸣热。涩甚为肠颓;微涩,为内溃,多下脓血也。
  足太阴气绝,则脉不营其口唇,口唇者肌肉之本也,脉不营则肌肉濡,肌肉濡则人中满,人中满则唇反,唇反者肉先死。甲笃乙死,木胜土也。
  脾死脏,浮之脉大缓,按之中如覆杯,洁洁状。如摇者,死。
  右《素问》、《针经》、张仲景。

 

肺大肠部第四

  肺象金,与大肠合为腑。其经手太阴,与手阳明为表里。其脉浮。其相,季夏六月;其王,秋三月;废,冬三月;囚,春三月;死,夏三月。其王日,庚辛;王时,晡时、日入。其困日,甲乙;困时,平旦、日出;其死日,丙丁;死时,禺中、日中。其神魄。其主声。其养皮毛。其候鼻。其声哭。其色白。其臭腥。
  其液涕。其味辛。其宜咸。其恶苦。肺俞在背第三椎,募在中府。大肠俞在背第十六椎,募在天枢。
  右新撰。
  肺者西方金,万物之所终。宿叶落柯,萋萋枝条,其杌然独在。其脉为微浮毛,卫气迟。荣气数,则在上,迟则在下,故名曰毛。阳当陷而不陷,阴当升而不升,为邪所中。阳中邪则卷,阴中邪则紧,卷则恶寒,紧则为栗,寒栗相薄,故名曰疟。弱则发热,浮乃来出。旦中旦发,暮中暮发。脏有远近,脉有迟疾,周有度数,行有漏刻。迟在上,伤毛采。数在下,伤下焦。
  中焦有恶则见,有善则匿。阳气下陷,阴气则温,阳反在下,阴反在巅,故名曰长而且留。
  右四时经。
  黄帝问曰:秋脉如浮,何如而浮?歧伯对曰:秋脉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而浮,其气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黄帝曰:何如而反?歧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央坚,两傍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不及,病在中。黄帝曰:秋脉太过与不及,其病何如?
  歧伯曰:太过,则令人气逆而背痛温温然。不及,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咳,上气见血,下闻病音。
  肺脉来,厌厌聂聂,如落榆荚,曰肺平。秋以胃气为本。肺脉来不上不下如循鸡羽,日肺病。肺脉来,如物之浮,如风吹毛,曰肺死。
  真肺脉至,大而虚,如以毛羽中人肤色赤白不泽,毛折乃死。
  秋胃微毛,曰平。毛多胃少,曰肺病;但毛无胃,曰死。毛而有弦,曰春病。弦甚,曰今病。
  肺藏气,气舍魄。喜乐无极则伤魄,魄伤则狂,狂者意不存人,皮革焦,毛悴色夭,死于夏。
  秋金肺王,其脉浮涩而短,曰平。脉反得洪大而散者,是心之乘肺,火之克金,为贼邪,大逆,十死不治。反得沉濡而滑者,肾之乘肺,子之扶母,为实邪,虽病自愈。反得大而缓者,是脾之乘肺,母之归子,为虚邪,虽病易治。反得弦细而长者,是肝之乘肺,木之陵金,为微邪,虽病即差。
  肺脉来,泛泛,轻如微风吹鸟背上毛,再至曰平;三至曰离经病;四至脱精;五至死;六至,命尽。手太阴脉也。
  肺脉急甚为癫疾;微急为肺寒热,怠堕,咳唾血,引腰背胸,苦鼻息肉不通。缓甚为多汗;微缓为痿偏风,头以下汗出不可止。大甚为胫肿;微大为肺痹,引胸背,起腰内。小甚为飧泄;微小为消瘅。滑甚为息贲上气;微滑为上下出血。涩甚为呕血;微涩为鼠瘘,在颈支掖之间,下不胜其上,其能喜酸。
  手太阴气绝,则皮毛焦。太阴者,行气温皮毛者也。气弗营则皮毛焦,皮毛焦则津液去,津液去则皮节伤,皮节伤者则爪枯毛折,毛折者,则气先死。丙笃丁死,火胜金也。
  肺死脏,浮之虚,按之弱如葱叶,下无根者,死。
  右《素问》、《针经》、张仲景。

 

肾膀胱部第五

  肾象水,与膀胱合为腑。其经足少阴,与足太阳为表裹。其脉沉。其相,秋三月;其王,冬三月,废,春三月,囚,夏三月;其死,季夏六月。其王日,壬癸,王时,人定、夜半。其困日,丙丁;困时,禺中、日中。其死日,戊已,死时,食时、日昳. 其神志。其主液其养骨。其候耳。其声呻。其色黑。其臭腐。
  其液唾。其味咸。其宜酸。其恶甘。
  肾俞在背第十四椎,募在京门。膀胱俞在背第十九椎,募在中极。
  右新撰。
  肾者,北方水,万物之所藏。百虫伏蜇,阳气下陷,阴气上升,阳气中出。阴气烈为霜,遂不上升,化为雪霜。猛兽伏蜇,蜾虫匿藏。其脉为沉,沉为阴,在里,不可发汗,发则蜾虫出,见其霜雪。阴气在表,阳气在藏,慎不可下,下之者伤脾,脾土弱即水气妄行。下之者,如鱼出水,蛾入汤。
  重客在里,慎不可熏,熏之逆客,其息则喘。无持客热,令口烂疮。阴脉且解,血散不通,正阳遂厥,阴不往从。客热狂入,内为结胸。脾气遂弱,清溲痢通。
  右四时经。
  黄帝问曰:冬脉如营,何如而营?歧伯对曰:冬脉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藏,故其脉来沉而搏,故曰营。反此者病。黄帝曰:何如而反?
  歧伯曰: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不及,病在中。黄帝曰:冬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如何?歧伯曰:太过则令人解,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不及,则令人心悬如病饥,胫中清,脊中痛,小腹满,小便黄赤。
  肾脉来,喘喘累累如钩,按之而坚,曰肾平。冬以胃气为本。肾脉来如引葛,按之益坚,曰肾病。肾脉来,发如夺索,辟辟如弹石,曰肾死。
  真肾脉至,搏而绝,如以指弹石,辟辟然,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
  冬胃微石,曰平。石多胃少,曰肾病。但石无谓,曰死。石而有钩,曰夏病;钩甚,曰今病。
  凡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亦死。所谓无胃气者,但得真脏脉,不得胃气也。所谓脉不得胃气者,肝不弦,肾不石也。
  肾藏精,精舍志,盛怒而不止,则伤志,伤志则善忘其前言,腰脊痛,不可以俯仰屈伸,毛悴色夭,死于季夏。
  冬肾水王,其脉沉濡而滑,曰平。脉反得大而缓者,是脾之乘肾,土之克水,为贼邪,大逆,十死不治。反得弦细而长者,是肝之乘肾,子之扶母,为实邪,虽病自愈。反得浮涩而短者,是肺之乘肾,母之归子,为虚邪,虽病易治。反得洪大而散者,是心之乘肾,火之陵水,为微邪,虽病即差。
  肾脉沉细而紧,再至曰平;三至曰离经,病;四至脱精;五至死、六至命尽。足少阴脉也。
  肾脉,急甚为骨痿、癫疾;微急为奔豚,沉厥,足不收不得前后。缓甚为折脊;微缓为洞下,洞下者,食不化,入咽还出。大甚为阴痿;微大为石水,起脐下以至小腹,肿垂垂然,上至胃脘,死不治。小甚为洞泄;微小为消瘅。滑甚,为癃痜;微滑为骨痿,坐不能起,目无所见,视见黑花。涩甚为大痈;微涩为不月水,沉痔。
  足少阴气绝,则骨枯。少阴者,冬脉也,伏行而濡骨髓者也,故骨不濡,则肉不能著骨也。骨肉不相亲,则肉濡而却,肉濡而却,故齿长而垢,发无泽,发无泽者,骨先死,戊笃己死,土胜水也。
  肾死脏,浮之坚,按之乱如转,益下入尺中者,死。
  右《素问》、《针经》,张仲景。

 

辨三部九候脉证第一

  经言:所谓三部者,寸关尺也。九候者,每部中有天地人也。上部主候从胸以上至头,中部主候从膈以下至气街,下部主候从气街以下至足。
  浮、沉、牢、结、迟、疾、滑、涩,各自异名,分理察之,勿怠观变,所以别三部九候,知病之所起,审而明之,针灸亦然也。故先候脉寸中,浮在皮肤,沉细在里。昭昭天道,可得长久。
  上部之候,牢、结、沉、滑,有积气在膀胱。微细而弱,卧引里急,头痛,咳嗽。逆气上下。心膈上有热者,口干渴燥。病从寸口,邪人上者,名曰解。脉来至状如琴弦,苦少腹痛,女子经月不利,孔窍生疮,男子病痔,左右胁下有疮,上部不通者,苦少腹痛,肠鸣,寸口中虚弱者伤气,气不足。
  大如桃李实,苦痹也。寸口直上者,逆虚也。如浮虚者,泄利也。
  中部脉结者,腹中积聚,若在膀胱两胁下有热。脉浮而大,风从胃管入,水胀干呕,心下澹澹,如有桃李核。胃中有寒时,苦烦痛不食,食即心痛,胃胀支满,膈上积。胁下有热时,寒热淋露。脉横出上者,胁气在膀胱。病即著右横关入寸口中者,膈中不通,喉中咽难。刺关元,入少阴。
  下部脉者,其脉来至浮大者脾也。与风集合时,上头痛引腰背;小滑者厥也。足下热,烦满,逆上抢心,上至喉中,状如恶肉,脾伤也。病少腹下,在膝诸骨节间,寒清不可屈伸,脉急如弦者筋急,足挛结者,四肢重。从尺邪入阳明者,寒热也。大风邪入少阴,女子漏白下赤,男子溺血,阳萎不起,引少腹痛。
  人有三百六十脉,法三百六十日,三部者寸关尺也。尺脉为阴,阴脉常沉而迟;寸关为阳,阳脉俱浮而速,气出为动,入为息。故阳脉六息七息十三投,阴脉八息七息十五投,此其常也。
  二十八脉相逐上下,一脉不来知疾所苦,尺胜治下,寸胜治上,尺寸俱平治中央。脐以上阳也,法于天;脐以下阴也,法于地。脐为中关,头为天,足为地。
  有表无里,邪之所止得鬼病。何为表里?寸尺为表,关为里,两头有脉,关中绝不至也。尺脉上不至关为阴绝,寸脉下不至关为阳绝,阴绝而阳微,死不治。三部脉或至或不至,冷气在胃中,故令脉不通也。
  上部有脉,下部无脉,其人当吐,不吐者死。上部无脉,下部有脉,虽困无所苦,所以然者,譬如人之有足,树之有根,虽枝叶枯槁,根本将自生,木有根本,即自有气,故知不死也。寸口脉平而死者,何也?然:诸十二经脉者,皆系于生气之原。所谓生气之原者,三焦之原,非谓十二经之根本也,谓肾间动气也。
  此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之根,呼吸之门,一名守邪之神也。
  故气者,人根本也,根绝则茎枯矣。寸口脉平而死者,生气独绝于内也。
  歧伯曰:形盛脉细,少气不足以息者,死。形瘦脉大,胸中多气者,死。
  行气相得者,生;参伍不调者,病。三部九候皆相失者,死。上下左右之脉,相应如参舂者,病甚。上下左右相失,不可数者,死。中部之候虽独调,与众脏相失者,死。中部之候相减者,死。目内陷者,死。
  黄帝曰:冬阴夏阳奈何?歧伯曰:九候之脉,皆沉细悬绝者,为阴主冬,故以夜半死。盛躁喘数者,为阳主夏,故以日中死。是故寒热者,平旦死。
  热中及热病者,日中死。病风者,以日夕死。病水者,以夜半死。其脉乍数乍疏,乍迟乍疾者,以日乘四季死。形肉以脱,九候虽调犹死。七诊虽见,九候皆顺者,不死。所言不死者,风气之病及经月之病,似七诊之病而非也,故言不死。若有七诊之病,其脉候亦败者,死矣。必发哕噫,必审问其所始病,与今之所方病,而后各切循其脉,视其经络浮沉,以上下送顺循之。其脉疾者,不病。其脉迟者,病。脉不往来者,死。皮肤著者,死。
  两手脉结上部者濡,结中部者缓。结三里者豆起,弱反在关,濡反在巅,微在其上,涩反在下。微即阳气不足,沾热汗出,涩即无血,厥而且寒。
  黄帝问曰:余每欲视色持脉,独调其尺,以言其病,从外知内为之奈何?
  歧伯对曰:审其尺之缓急小大滑涩,肉之坚脆,而病形变定矣。调之何如?
  对曰:脉急者,尺之皮肤亦急,脉缓者,尺之皮肤亦缓。脉小者,尺之皮肤减而少。脉大者,尺之皮肤亦大。脉滑者,尺之皮肤亦滑。脉涩者,尺之皮肤亦涩。凡此六变,有微有甚。故善调尺者,不待于寸。善调脉者,不待于色,能参合行之,可为上工。
  尺肤滑以淖泽者,风也。尺内弱解安卧脱肉者,寒热也。尺肤涩者,风痹也。只肤粗如枯鱼之鳞者,水淡饮也。尺肤热甚脉盛躁者,病温也。其脉盛而滑者,汗且出。尺肤寒甚脉小者,泄少气。尺肤烜热,先热后寒者,寒热也。尺肤先寒久持之而热者,亦寒热也。尺烜然热,人迎大者,当夺血。
  尺紧人迎脉小甚则少气,色白有加者,立死。肘后独热者,腰以上热。肘前独热者,膺前热。肘后独热者,肩背热。肘后粗以下三、四寸,肠中有虫。
  手所独热者,腰以上热。臂中独热者,腰腹热。掌中热者,腹中热。掌中寒者,腹中寒。鱼上白肉有青血脉者,胃中有寒。
  诸浮诸沉,诸滑诸涩,诸弦诸紧,若在寸口,膈以上病。若在关上,胃以下病。若在尺中,肾以下病。
  寸口脉滑而迟,不沉不浮,不长不短,为无病,左右同法。
  寸口太过与不及,寸口之脉中手短者曰头痛。中手长者曰足胫痛。中手促上击者曰肩背痛。
  寸口脉浮而盛者,病在外。
  寸口脉沉而坚者,病在中。
  寸口脉沉而弱者曰寒热及疝瘕,小腹痛。
  寸口脉沉而弱,发必堕落。
  寸口脉沉而紧,苦心下有寒,时痛,有积聚。
  寸口脉沉,胸中短气。
  寸口脉沉而喘者,寒热。
  寸口脉但实者,心劳。
  寸口脉紧或浮,膈上有寒,肺下有水气。
  脉紧而长过寸口者,注病。
  脉紧上寸口者,中风。风头痛,亦如之。
  脉弦上寸口者,宿食;降者,头痛。
  脉来过寸入鱼际者,遗尿。
  脉出鱼际,逆气喘息。
  寸口脉潎潎,如羹上肥,阳气微。连连如蜘蛛丝,阴气衰。
  寸口脉偏绝,而臂偏不遂。其人两手俱绝者,不可治。两手前部阳绝者,苦心下寒毒,喙中热。
  关上脉浮而大,风在胃中,张口肩息,心下澹澹,食欲呕。
  关上脉微浮,积热在胃中,呕吐蛔虫,心健忘。
  关上脉滑而大小不匀,是为病方欲进,不出一、二日,复欲发动,其人欲多饮,饮即注利。如利止者,生;不止者,死。
  关上脉紧而滑者,蛔动。
  关上脉涩而坚大而实,按之不减有力,为中焦实,有伏结在脾,肺气塞,实热在胃中。
  关上脉襜襜大,而尺寸细者,其人必心腹冷积,症瘕结聚,欲热饮食。
  关上脉时来时去,乍大乍小,乍疏乍数者,胃中寒热,羸劣不欲饮食,如疟状。
  尺脉浮者,客阳在下焦。
  尺脉细微,溏泄下冷利。
  尺脉弱寸强,胃络脉伤。
  尺脉虚小者,足胫寒,痿痹脚疼。
  尺脉涩,下血,不利,多汗。
  尺脉滑而疾为血虚。
  尺脉沉而滑者,寸白虫。
  尺脉细而急者,筋挛痹不能行。
  尺脉粗常热者,谓之热中,腰胯疼,小便赤热。
  尺脉偏滑疾,面赤如醉,外热为病。

 

平杂病脉第二

  滑为实,为下,又为阳气衰。数为虚,为热。浮为风,为虚。动为痛、为掠。
  沉为水、为实,又为鬼疰。弱为虚,为悸。
  迟则为寒,涩则少血,缓则为虚,洪则为气。
  紧则为寒,弦数为疟。
  疟脉自弦,弦数多热,弦迟多寒。微则为虚,代散则死。
  弦为痛痹,偏弦为饮,双弦则胁下拘急而痛,其人恶寒。
  脉大,寒热在中。
  伏者,霍乱。安卧脉盛,谓之脱血。
  凡亡汗,肺中寒,饮冷水,咳嗽,下利,胃中虚冷,此等其脉并紧。
  浮而大者,风。
  浮而大者,中风,头重鼻塞。
  浮而缓,皮肤不仁,风寒入肌肉。
  滑而浮散者,摊缓风。
  滑者,鬼疰。
  涩而紧,痹病。
  浮洪大长者,风眩癫疾。
  大坚疾者,癫病。
  弦而钩,胁下如刀刺,状如蜚尸,至困不死。紧而急者,遁尸。
  洪大者,伤寒热病。
  浮洪大者,伤寒。秋吉,春成病。
  浮而滑者,宿食。
  浮滑而疾者,食不消,脾不磨。
  短疾而滑,酒病。
  浮而细滑,伤饮。
  迟而滑,中寒,有症结。
  駃而紧,积聚,有击痛。
  弦急,疝瘕,小腹痛,又为癖病。
  迟而滑者,胀。
  盛而紧曰,胀。
  弦小者,寒澼。
  沉而弦者,悬饮内痛。
  弦数,有寒饮,冬夏难治。紧而滑者,吐逆。
  小弱而涩,胃反。
  迟而缓者,有寒。
  微而紧者,有寒。
  沉而迟,腹藏有冷病。
  微弱者,有寒,少气。
  实紧,胃中有寒,苦不能食,时时利者,难治。滑数,心下结,热盛。
  滑疾,胃中有热。
  缓而滑,曰热中。
  沉而急,病伤寒,暴发虚热。
  浮而绝者,气急。
  辟大而滑,中有短气。
  浮短者,其人肺伤,诸气微少,不过一年死,法当嗽也。沉而数,中水,冬不治,自愈。
  短而数,心痛心烦。
  弦而紧,胁病,脏伤,有瘀血。
  沉而滑,为下重,亦为背膂痛。
  脉来细而滑,按之能虚,因急持直者僵仆,从高堕下,病在内。
  微浮,秋吉,冬成病。
  微数,虽甚不成病,不可劳。
  浮滑疾紧者,以合百病,久易愈。
  阳邪来,见浮洪。
  阴邪来,见沉细。
  水谷来,见坚实。
  脉来乍大乍小、乍长乍短者,为祟。
  脉来洪大嫋者,社祟。
  脉来沉沉泽泽,四肢不仁而重,土祟。
  脉与肌肉相得,久持之至者,可下之。
  弦小紧者,可下之。
  紧而数,寒热俱发,必下乃愈。
  弦迟者,宜温药。
  紧数者,可发其汗。

 

诊五脏六腑气绝证候第三

  病人肝绝,八日死,何以知之?面青,但欲伏眠,目视而不见人,汗出如水不止。
  病人胆绝,七日死,何以知之?眉为之倾。
  病人筋绝,九日死,何以知之?手足爪甲青,呼骂不休。
  病人心绝,一日死,何以知之?肩息回视,立死。
  病人肠绝,六日死。何以知之?发直如干麻不得屈伸,白汗不止。
  病人脾绝,十二日死,何以知之?口冷,足肿,腹热胪胀,泄利不觉,出无时度。
  病人胃绝,五日死,何以知之?脊痛腰中重,不可反复。
  病人肉绝,六日死,何以知之?耳干,舌皆肿,溺血,大便赤泄。
  病人肺绝,三日死,何以知之?口张,但气出而不还。
  病人大肠绝,不治,何以知之?泄利无度,利绝则死。
  病人肾绝,四日死,何以知之?齿为暴枯,面为正黑,目中黄色,腰中欲折,白汗出如注流水。
  病人骨绝,齿黄落,十日死。
  诸浮脉无根者,皆死。

 

诊四时相反脉证第四

  春三月木王,肝脉治当先至;心脉次之;肺脉次之;肾脉次之;此为四时王相顺脉也。到六月土王,脾脉当先至,而反不至,反得肾脉,此为肾反脾也,七十日死。何为肾反脾?夏火王,心脉当先至,肺脉次之,而反得肾脉,是谓反肾脾。期五月六月,忌丙丁。
  脾反肝,三十日死。何谓脾反肝?春肝脉当先至而反不至,脾脉先至,是谓脾反肝。期正月、二月,忌甲乙。
  肾反肝,三岁死。何为肾反肝?春肝脉当先至,而反不至,肾脉先至,是谓肾反肝也。期七月、八月,忌庚辛。
  肾反心,二岁死。何为肾反心?夏心脉当先至,而反不至,肾脉先至,是谓肾反心也。期六月,忌戊己。

 

诊损至脉第五

  脉有损至,何谓也?然:至之脉,一呼再至曰平;三至曰离经;四至曰夺精;五至曰死;六至曰命绝;此至之脉也。何谓损?一呼一至曰离经;二呼一至曰夺精;三呼一至曰死;四呼一至曰命绝;此损之脉也。至脉从下上,损脉从上下也。损脉之为病奈何?然;一损,损于皮毛,皮聚而毛落。二损,损于血脉,血脉虚少,不能荣于五脏六腑也。三损,损于肌肉,肌肉消瘦,食饮不为肌肤。四损,损于筋,筋缓不能自收持。五损,损于骨,骨痿不能起于床。反此者至之为病也。从上下者,骨痿不能起于床者,死。从下上者,皮而毛落者,死。治损之法奈何?然:损其肺者,益其气。损其心者,调其荣卫。损其脾者,调其饮食,适其寒温。损其肺者,缓其中。损其肾者,益其精气,此治损之法也。
  脉有一呼再至,一吸再至;一呼三至,一吸三至;一呼四至,一吸四至;一呼五至,一吸五至;一呼六至,一吸六至;一呼一至,一吸一至;再呼一至,再吸一至。呼吸再至,脉来如此,何以别知其病也?然:脉来一呼再至,一吸再至,不大不小,曰平。一呼三至,一吸三至,为适得其病。前大后小,即头痛目眩。
  前小后大,即胸满短气。一呼四至,一吸四至,病适欲甚。脉洪大者,苦烦满。沉细者,腹中痛,滑者,伤热。涩者,中雾露。一呼五至,一吸五至,其人当困。
  即夜加,浮大即昼加,不大小,虽困可治,其有大小者,为难治。一呼六至,一吸六至,为十死脉也。沉细夜死,浮大昼死。
  一呼一至,吸一至,名日损。人虽能行,犹当着床,所以然者,血气皆不足故也。再呼一至,再吸一至,名曰无魂。无魂者,当死也。人虽能行,名曰行尸。
  扁鹊曰:脉一出一入,曰平。再出一入少阴;三出一入太阴;四出一入厥阴。再入一出少阳,三入一出阳明;四入一出太阳,脉出者为阳,入者为阴。故人一呼而脉再动,气行三寸,一吸而脉再动,气行三寸。呼吸定息,脉五动,一呼一吸为一息。气行六寸。人十息。脉五十动,气行六尺。二十息。脉百动,为一备之气,以应四时。天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昼夜漏下水百刻,一备之气。脉行丈二尺。一日一夜,行于十二辰,气行尽,则周遍于身,与天道相合,故曰平。平者无病也。一阴一阳是也。
  脉再动为一至,再至而紧,即夺气。一刻百三十五息,十刻千三百五十息,百刻万三千五百息,二刻为一度,一度气行一周身,昼夜五十度。脉三至者离经。
  一呼而脉三动,气行四寸半,人一息脉七动,气行九寸。十息脉七十动,气行九尺,一备之气,脉百四十动,气行一丈八尺,一周于身,气过百八十度,故曰离经。离经者,病,一阴二阳是也。
  三至而紧,则夺血。脉四至,则夺精。一呼而脉四动,气行六寸。人一息脉九动,气行尺二寸。人十,脉九十动,气行一丈二尺。一备之气,脉百八十动,气行二丈四尺。一周于身,气过三百六十度,再遍于身,不及五节,一时之气而重至。诸脉浮涩者,五脏无精,难治。一阴三阳是也。四至而紧,则夺形。
  脉五至者,死。一呼而脉五动,气行七寸半。人一息,脉十一动,气尺五寸。人十息,脉百一十动,气行丈五尺。一备之气,脉二百二十动,气行三丈。一周于身,三百六十五节,气行过五百四十度。再周于身,过百七十度。一节之气,而至此,气浮涩,经行血气竭尽,不守于中,五脏痿痟,精神散亡。脉五至而紧则死。三阴三阳是也,虽五,犹末如之何也。
  脉一损一乘者,人一呼而脉一动,人一息而脉再动,气行三寸。十息脉二十动,气行三尺。一备之气,脉四十动,气行六尺,不及周身,百八十节。
  气短不能周遍于身,苦少气,身体懈堕矣。
  脉再损者,人一息而脉一动,气行一寸五分。人十息脉十动,气行尺五寸。一备之气,脉二十动,气行三尺,不及周身二百节。凝气血尽,经中不能及,故曰离经。血去不在其处,小大便皆血也。
  脉三损者,人一息复一呼而脉一动。十息脉七动,气行尺五寸。当行尺五寸。一备之气,脉十四动,气行三尺一寸,不及周身二百九十七节,故曰争。气行血留,不能相与俱微。气闭实则胸满脏枯,而争于中,其气不朝,血凝于中死矣。
  脉四损者,再息而脉一动。人十息脉五动,气行七寸半。一备之气,脉十动,气行尺五寸。不及周身三百一十五节,故曰亡血。亡血者,亡失其度。
  身羸疲,皮裹骨。故气俱尽,五脏失神,其死明矣。
  脉五损者,人再息复一呼而脉一动。人十息脉四动,气行六寸。一备之气,脉八动,气行尺二寸。不及周身三百二十四节,故曰绝,绝者,气急不下床,口气寒,脉俱绝,死矣。
  歧伯曰:脉失四时者,为至启,至启者,为损至之脉也。损之为言,少阴主骨为重,此志损也。饮食衰减,肌肉消者,是意损也。身安卧,卧不便利,耳目不明,是魂损也。呼吸不相通,五色不华,是魄损也。四肢皆见脉为乱,是神损也。
  大损三十岁,中损二十岁,下损十岁,损各以春夏秋冬。平人,人长脉短者,是大损,三十岁。人短脉长者,是中损,二十岁。手足皆细,是下损,十岁。
  失精气者,一岁而损。男子左脉短,右脉长是为阳损,半岁。女子右脉短,左脉长,是为阴损,半岁。春脉当得肝脉,反得脾肺之脉,损。夏脉当得心脉,反得肾肺之脉,损。秋脉当得肺脉反得肝心之脉,损。冬脉当得肾脉,反得心脾之脉,损。
  当审切寸口之脉,知绝不绝,前后去为绝。掌上相击,坚如弹石,为上脉虚尽,下脉尚有,是为有胃气。上下脉皆尽者,死。不绝不消者,皆生。
  是损脉也。至之为言,言语音深,远视愦愦,是志之至也。身体粗大,饮食暴多,是意之至也。语言妄见,手足相引,是魂之至也。茏葱华色,是魄之至也,脉微小不相应,呼吸自大,是神之至也,是至脉之法也。死生相应,病各得其气者,生。十得其半也。黄帝曰:善。

 

诊脉动止投数疏数死期年月第六

  脉一动一止,二日死。二动一止,三日死。三动一止,四日死,或五日死。四动一止,六日死。五动一止,五日死,或七日死。六动一止,八日死。
  七动一止,九日死。八动一止,十日死。九动一止,九日死。又云十一日死。
  十动一止,立夏死。十一动一止,夏至死。十二、十三动一止,立秋死。十四、十五动一止,立冬死。二十动一止,一岁死,若立秋死。二十一动一止,二岁死。二十五动一止,立冬死。三十动一止,二岁若三岁死。三十五动一止,三岁死。四十动一止,四岁死。五十动一止,五岁死。不满五十动一止,五岁死。
  脉来五十投而不止者,五脏皆受气,即无病。脉来四十投而一止者,一脏无气。却后四岁,春草生而死。脉来三十投而一止者,二脏无气,却后三岁,麦熟而死。脉来二十投而一止者,三脏无气,却后二岁,桑椹赤而死。
  脉来十投而一止者,四脏无气,岁中死。得节不动,出清明日死,远不出谷雨而死。脉来五动而一止者,五脏无气,却后五日而死。脉一来而久住者,宿病在心主中治。脉二来而久住者,病在肝枝中治。脉三来而久住者,病在脾下中治。脉四来而久住者,病在肾间中治。脉五来而久住者,病在肺支中治。
  五脉病,虚羸人得此者,死。所以然者,药不得而治,针不得而及,盛人可治,气全故也。

 

诊百病死生决第七

  诊伤寒,热盛,脉浮大者,生。沉小者,死。
  伤寒,已得汗,脉沉小者,生。浮大者,死。
  温病,三、四日以下,不得汗,脉大疾者,生。脉细小难得者,死不治。
  温病,穰穰大热,其脉细小者,死。
  温病,下利,腹中痛甚者,死不治。
  温病,汗不出,出不至足者,死;厥逆汗出,脉坚强急者,生。虚缓者,死。
  温病,二、三日,身体热,腹满,头痛,食饮如故,脉直而疾者,八日死。四、五日,头痛,腹痛而吐,脉来细强,十二日死。八、九日,头不疼,身不痛,目不赤,色不变,而反利,脉来牒牒按之不弹手,时大,心下坚,十七日死。
  热病,七、八日,脉不软不散者,当喑喑。后三日,温汗不出者,死。
  热病,七、八日,其脉微细,小便不利,加暴口燥,脉代,舌焦干黑者,死。
  热病,未得汗,脉盛躁疾,得汗者,生;不得汗者,难差。
  热病,已得汗,脉静安者,生。脉躁者,难治。
  热病,已得汗,常大热不去者,亦死。
  热病,已得汗,热未去,脉微躁者,慎不得刺治。
  热病,发热,热甚者,其脉阴阳皆竭,慎勿刺。不汗出,必下利。
  诊人被风,不仁痿蹶,其脉虚者,生。紧急疾者,死。
  诊癫病,虚则可治,实则死。
  癫疾,脉实坚者,生;脉沉细小者,死。
  癫疾,脉搏大滑者,久久自己。其脉沉小急实,不可治;小坚急,亦不可疗。
  诊头痛目痛,久视无所见者,死。
  诊人心腹积聚,其脉坚强急者,生。虚弱者,死。又实强者,生。沉者,死。其脉大,腹大胀,四肢逆冷,其人脉形长者,死。腹胀满,便血,脉大时绝,极下血,脉小疾者,死。心腹痛,痛不得急,脉细小迟者,生。坚大疾者,死。
  肠澼,便血,身热则死,寒则生。
  肠澼,下白沫,脉沉则生。浮则死。
  肠澼,下脓血,脉弦绝则死。滑大则生。肠澼之属,身热,脉不弦绝,滑大者,生;弦涩者,死。以藏期之。
  肠澼,下脓血,脉沉小流连者,生。数疾且大,有热者,死。
  肠澼,筋挛,其脉小细安静者,生。浮大紧者,死。
  洞泄,食不化,不得留,下脓血,脉微小迟者,生。紧急者,死。
  泄注,脉缓时小结者,生。浮大数者,死。
  蚀食阴肛,其脉虚小者,生。紧急者,死。
  咳嗽,脉沉紧者,死。浮直者,生。浮软者,生。小沉伏匿者,死。
  咳嗽,羸瘦,脉形坚大者,死。
  咳嗽,脱形,发热,脉小坚急者,死。肌瘦,下脱形,热不去者,死。
  咳而呕,腹胀且泄,其脉弦急欲绝者,死。
  吐血、衄血、脉滑小弱者,生。实大者,死。
  汗出若衄,其脉小滑者,生。大躁者,死。
  唾血,脉紧强者;死。滑者,生。
  吐血再咳,上气,其脉数,有热,不得卧者,死。
  上气,脉数者,死。谓其形损故也。
  上气,喘息低昂,其脉滑,手足温者,生。脉涩,四肢寒者,死。
  上气,面浮肿,肩息,其脉大,不可治,加利必死。
  上气,注液,其脉虚宁宁伏匿者,生。坚强者,死。
  寒气上攻,脉实而顺滑者,生。实而逆涩者,死。
  痟瘅,脉实大,病久可治。脉弦小坚急,病久不可治。
  消渴,脉数大者,生。细小浮短者,死。
  消渴,脉沉小者,生。实坚大者,死。
  水病,脉洪大者,可治。微细者,不可治。
  水病,胀闭,其脉浮大软者,生。沉细虚小者,死。
  水病,腹大如鼓,脉实者,生。虚者,死。
  卒中恶,吐血数升,脉沉数细者,死。浮大疾快者,生。
  卒中恶,腹大,四肢满,脉大而缓者,生。紧大而浮者死。紧细而微者,亦生。
  病疮,腰脊强急、瘛疭者,皆不可治。
  寒热,瘈疭,其脉代绝者,死。
  金疮,血出太多,其脉虚细者,生。数实大者,死。
  金疮出血,脉沉小者,生。浮大者,死。
  斫疮出血一、二石,脉来大,二十日死。
  斫刺俱有,病多,少血,出不自止断者,其血止,脉来大者,七日死。
  滑细者,生。
  从高倾仆,内有血,腹胀满,其脉坚强者,生。小弱者,死。
  人为百药所中伤,脉浮涩而疾者,生。微细者,死。洪大而迟者,生。
  人病甚而脉不调者,难差。人病甚而脉洪者,易差。
  人内外俱虚,身体冷而汗出,微呕而烦扰,手足厥逆,体不得安静者,死。
  脉实满,手足寒,头热,春秋生,冬夏死。
  老人脉微,阳羸阴强者,生。脉焱大加息者,死。阴弱阳强,脉至而代,奇月而死。
  尺脉涩而坚,为血实气虚也。其发病腹痛,逆满气上行,此为妇人胞中绝伤,有恶血,久成结瘕,得病以冬时,黍穄赤而死。
  尺脉细而微者,血气俱不足,细而来有力者,是谷气不充,病得节辄动,枣叶生而死,此病秋时得之。
  左手寸口脉偏动,乍大乍小不齐,从寸口至关,关至尺,三部之位,处处动摇,各异不同,其人病,仲夏得之此脉,桃花落而死。
  右手寸口脉偏沉伏,乍小乍大,朝来浮大,暮夜沉伏。浮大即太过,上出鱼际,沉伏即下不至关中,往来无常。时时复来者,榆叶枯落而死。
  右手尺部脉,三十动一止,有顷更还,二十动一止,乍动乍疏,连连相因,不与息数相应,其人虽食谷犹不愈,蘩草生而死。
  左手尺部脉,四十动而一止,止而复来,来逆如循直木,如循张弓弦,絙絙然如两人共引一索,至立冬死。

 

诊三部脉虚实决死生第八

  三部脉调而和者,生。
  三部脉废者,死。
  三部脉虚,其人长病得之,死。虚而涩,长病亦死,虚而滑亦死,虚而缓亦死,虚而弦急,癫病亦死。
  三部脉实而大,长病得之,死。实而滑,长病得之,生。卒病得之,死。
  实而缓亦生,实而紧亦生。实而紧急,癫痫可治。
  三部脉强,非称其人病便死。
  三部脉羸,非其人得之,死。
  三部脉粗,长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
  三部脉细而软,长病得之,生。细而数,亦生。微而紧亦生。
  三部脉大而数,长病得之,生。卒病得之,死。
  三部脉微而伏,长病得之,死。
  三部脉软,长病得之,不治自愈;治之,死。卒病得之,生。
  三部脉浮而结长病得之,死;浮而滑,长病亦死;浮而数,长病风得之,生。卒病得之,死。
  三部脉芤,长病得之,生。卒病得之,死。
  三部脉弦而数,长病得之,生。卒病得之,死。
  三部脉革,长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
  三部脉坚而数,如银钗股,蛊毒病,必死。数而软,蛊毒病得之,生。
  三部脉潎潎如羹上肥,长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
  三部脉连连如蜘蛛丝,长病得之,死。卒病得之,生。
  三部脉如霹雳,长病得之,死。三十日死。
  三部脉如弓弦,长病得之,死。
  三部脉累累如贯珠,长病得之,死。
  三部脉如水淹然流,长病不治自愈,治之反死。
  三部脉如屋漏,长病十日死。
  三部脉如雀啄、长病七日死。
  三部脉如釜中汤沸,朝得暮死。夜半得,日中死。日中得夜半死。
  三部脉急,切腹间病反婉转腹痛,针上下差。

 

张仲景论脉第一

  问曰:脉有三部,阴阳相乘。荣卫气血,在人体躬,呼吸出入,上下于中,因息游布,津液流通。随时动作,效象形容,春弦秋浮,冬沉夏洪。察色观脉,大小不同,一时之间,变无经常,尺寸参差,或短或长。上下乖错,或存或亡。病辄改易,进退低昂。心迷意惑,动失纪纲,愿为缕阵,令得分明。
  师曰:子之所问,道之根源。脉有三部,尺寸及关。荣卫流行,不失衡铨,肾沉心洪,肺浮肝弦,此自经常,不失铢分。出入升降,漏刻周旋,水下二刻,脉一周身,旋复寸口,虚实见焉。变化相乘,阴阳相干。风则浮虚,寒则紧弦,沉潜水滀,支饮急弦,动弦为痛,数洪热烦。设有不应,知变所缘,三部不同,病各异端。太过可怪,不及亦然。邪不空见,终必有奸,审察表里,三焦别分,知邪所舍,消息诊看,料度腑脏,独见若神。为子条记,传与贤人。

 

扁鹊阴阳脉法第二

  脉,平旦曰太阳,日中见阳明,晡时曰少阳,黄昏曰少阴,夜半曰太阴,鸡鸣曰厥阴,是三阴三阳时也。
  少阳之脉,乍小乍大,乍长,乍短,动摇六分。王十一月甲子夜半,正月、二月甲子王。
  太阳之脉,洪大以长,其来浮于筋上,动摇九分。三月、四月甲子王。
  阳明之脉,浮大以短,动摇三分。大前小后,状如科斗,其至跳。五月、六月甲子王。
  少阴之脉紧细,动摇六分。王五月甲子日,七月、八月甲子王。
  太阴之脉,紧细以长,乘于筋上,动摇九分。九月、十月甲子王。
  厥阴之脉,沉短以紧,动摇三分。十一月、十二月甲子王。
  厥阴之脉急弦,动摇至六分已上,病迟脉寒,少腹痛引腰,形喘者,死。
  脉缓者,可治,刺足厥阴入五分。
  少阳之脉乍短,乍长,乍大,乍小,动摇至六分已上。病头痛,胁下满,呕可治。扰即死。刺两季肋端足少阳也,入七分。
  阳明之脉洪大以浮,其来滑而跳,大前细后,状如科斗,动摇至三分已上。病眩头痛,腹满痛,呕可治。扰即死。刺脐上四寸,脐下三寸,各六分。
  从二月至八月,阳脉在表,从八月至正月,阳脉在里。附阳脉强,附阴脉弱。至即凉,实则痸疭. 细而沉,不痸疭即泄,泄即烦,烦即渴,渴即腹满,满即扰,扰即肠澼,澼即脉代,乍至乍不至。大而沉即咳,咳即上气,上气甚则肩息,肩息甚则口舌血出,血出甚即鼻血出。
  变出寸口,阴阳表里,以互相乘。如风有道,阴脉乘阳也。寸口中,前后溢者,行风。寸口中,外实内不满者,三风,四温。寸口者,劳风。劳风者,大病亦发。駃行汗出亦发。软风者,上下微微扶骨,是其诊也。表缓腹内急者,软风也。猥雷实夹者,飘风,从阴趋阳者,风邪,一来调,一来速,鬼邪也。阴缓阳急者,表有风来入藏也。阴急者,风已抱阳入腹。上逯逯,下宛宛,不能至阳,流饮也。上下血微,阴强者,为漏癖;阳强者,酒癖也。
  伛偷不过微反阳,澹浆也。阴,扶骨绝者,从寸口前顿趣于阴,汗水也。来调四布者、欲病水也。阴脉不偷,阳脉伤,复少津。寸口中后大前兑,至阳而实者,癖食。小过阳,一分者,七日癖;二分者,十日癖;三分者,十五日癖;四分者,二十日癖;四分中伏不过者,半岁癖。敦敦不至胃阴一分,饮饵癖也。外勾者,久癖也。内卷者,十日以还。外强内弱者,裹大核也。
  并浮而弦者汁核。并浮紧而数,如沉,病暑食粥。有内紧而伏,麦饭若饼。
  寸口脉倚阳,紧细以微,爪菜皮也。若倚如紧,荠藏菜也。赜赜无数,生肉癖也;附阳者,灸肉癖也。小倚生,浮大如故,生麦豆也。

 

扁鹊脉法第三

  扁鹊曰:人一息脉二至谓平脉,体形无苦。人一息脉三至谓病脉。一息四至谓痹者,脱脉气。其眼睛青者,死。人一息脉五至以上,死,不可治也。
  都息病,脉来动,取极五至,病有六、七至也。
  扁鹊曰:平和之气,不缓不急,不滑不涩,不存不亡,不短不长,不俯不仰,不从不横,此谓平脉。肾受如此,身无苦也。
  扁鹊曰:脉气弦急,病在肝。少食多厌,里急,多言,头眩目痛,腹满筋挛,癫疾上气,少腹积坚,时时唾血,咽喉中干。相病之法,视色听声,观病之所在,候脉要诀岂不微乎。脉浮如数,无热者,风也。若浮如数,而有热者,气也。脉洪大者,又两乳房动,脉复数,加有寒热,此伤寒病也。
  若羸长病,如脉浮溢寸口,复有微热,此疰气病也。如复咳又多热,乍剧乍差,难治也。又疗无剧者,易差。不咳者,易治也。

 

扁鹊华佗察声色要诀第四

  病人五藏已夺,神明不守,声嘶者,死。
  病人循衣缝,谵言者,不可治。
  病人阴阳俱绝,掣衣掇空,妄言者,死。
  病人妄言错乱及不能语者,不治。热病者,可治。
  病人阴阳俱绝,失音不能言者,三日半死。
  病人两目皆有黄色起者,其病方愈。
  病人面黄目青者,不死。青如草滋,死。
  病人面黄目赤者,不死。赤如衄血,死。
  病人面黄目白者,不死。白如枯骨,死。
  病人面黄目黑者,不死。黑如炲,死。
  病人面目俱等者,不死。
  病人面黑目青者,不死。
  病人面青目白者,死。
  病人面黑目白者,不死。
  病人面赤目青者,六日死。
  病人面黄目青者,九日必死,是谓乱经。饮酒当风,邪入胃经,胆气妄泄,目则为青,虽有天救,不可复生。
  病人面赤目白者,十日死。忧恚思虑,心气内索,面色反好,急求棺椁。
  病人面白目黑者,死。此谓荣华已去,血脉空索。
  病人面黑目白者,八日死。肾气内伤,病因留积。
  病人面青目黄者,五日死。
  病人著床,心痛短气,脾竭内伤,百日复愈。能起傍徨,因坐于地,其立倚床,能治此者,可谓神良。
  病人面无精光若土色,不受饮食者,四日死。
  病人目无精光,及牙齿黑色者,不治。
  病人耳目鼻口有黑色起,入于口者,必死。
  病人耳目及颧颊赤者,死在五日中。
  病人黑色出于额,上发际,下直鼻脊,两颧上者,亦死在五日中。
  病人黑气出天中,下至年上颧上者,死。
  病人及健人,黑色若白色起,入目及鼻口,死在三日中。病人及健人,面忽如马肝色,望之如青,近之如黑者,死。病人面黑,目直视,恶风者,死。
  病人面黑唇青者,死。
  病人面青唇黑者,死。
  病人面黑,两肋下满,不能自转反者,死。
  病人目直视,肩息者,一日死。
  病人头目久痛,卒视无所见者,死。
  病人阴结阳绝,目精脱,恍惚者,死。
  病人阴阳绝竭,目眶陷者,死。
  病人眉系倾者,七日死。
  病人口如鱼口,不能复闭,而气出多不反者,死。病人口张者,三日死。
  病人唇青,人中反,三日死。
  病人唇反,人中反者,死。
  病人唇口忽干者,不治。
  病人唇肿齿焦者,死。
  病人阴阳俱竭,其齿如熟小豆,其脉駃者,死。
  病人齿忽变黑者,十三日死。
  病人舌卷卵缩者,必死。
  病人汗出不流,舌卷黑者,死。
  病人发直者,十五日死。
  病人发如干麻,善怒者,死。
  病人发与眉冲起者,死。
  病人爪甲青者,死。
  病人爪甲白者,不治。
  病人手足爪甲下肉黑者,八日死。
  病人荣卫竭绝,面浮肿者,死。
  病人卒肿,其面苍黑者,死。
  病人手掌肿,无文者,死。
  病人脐肿,反出者,死。
  病人阴囊茎俱肿者,死。
  病人脉绝,口张足肿者,五日死。
  病人足趺上肿,两膝大如斗者,十日死。
  病人卧,遗屎不觉者,死。
  病人尸臭者,不可治。
  肝病皮黑,肺之日庚辛死。
  心病目黑,肾之日壬癸死。
  脾病唇青,肝之日甲乙死。
  肺病颊赤目肿,心之日丙丁死。
  肾病面肿唇黄,脾之日戊己死。
  青欲如苍璧之泽,不欲如蓝。
  赤欲如绵裹朱,不欲如赭。
  白欲如鹅羽,不欲如盐。
    黑欲如重漆,不欲如炭。
  黄欲如罗裹雄黄,不欲如黄土。
  目色赤者,病在心,白在肺,黑在肾,黄在脾,青在肝。黄色不可名者,病胸中。
  诊目病,赤脉从上下者,太阳病也,从下上者,阳明病也;从外入内者,少阳病也。
  诊寒热瘰疬,目中有赤脉,从上下至瞳子,见一脉,一岁死。见一脉半,一岁半死。见二脉,二岁死。见二脉半,二岁半死。见三脉,三岁死。
  诊龋齿痛,按其阳明之脉来,有过者独热。在右右热,在左左热,在上上热。在下下热。
  诊血脉者,多赤多热,多青多痛,多黑为久痹。多赤多黑多青皆见者,寒热身痛,面色微黄,齿垢黄,爪甲上黄,黄疸也。安卧,小便黄赤,脉小而涩者,不嗜食。
  扁鹊诊诸反逆死脉要诀第五
  扁鹊曰:夫相死脉之气,如群鸟之聚,一马之驭系,水交驰之状,如悬石之落。出筋之上,藏筋之下,坚关之里,为在荣卫,伺候交射,不可知也。
  脉病人不病,脉来如屋漏、雀啄者,死。又经言:得病七、八日,脉如屋漏、雀啄者,死。
  脉来如弹石,去如解索者,死。
  脉困病人脉如虾之游,如鱼翔者,死。
  脉如悬薄卷索者,死。脉如转豆者,死。脉如偃刀者,死。脉涌涌不去者,死。脉忽去忽来暂止复来者,死。脉中侈者,死。脉分绝者,死。
  脉有表无里者,死。经名曰结,去即死,何谓结?脉在指下如麻子动摇,属肾,名曰结,去死近也。
  脉五来一止,不复增减者,死。经名曰代。何谓代?脉五来一止也。脉七来是人一息,半时不复增减,亦名曰代,正死不疑。
  经言:病或有死,或有不治自愈,或有连年月而不已。其死生存亡,可切脉而知之耶?然,可具知也。设病者若闭目不欲见人者,脉当得肝脉,弦急而长,反得肺脉,浮短而涩者,死也。病若开目而渴,心下牢者,脉当得紧实而数,反得沉滑而微者,死。病若吐血,复鼽衄者,脉当得沉细,而反浮大牢者,死。病若谵言妄语,身当有热,脉当洪大,而反手足四逆,脉反沉细微者,死。病若大腹而泄,脉当微细而涩,反得紧大而滑者,死。此之谓也。
  经言:形脉与病相反者,死。奈何?然:病若头痛目痛,脉反短涩者,死。
  病若腹痛,脉反浮大而长者,死。
  病若腹满而喘,脉反滑利而沉者,死。
  病若四肢厥逆,脉反浮大而短者,死。
  病若耳聋,脉反浮大而涩者,死。
  病若目,脉反大而缓者,死。
  左有病而右痛,右有病而左痛,下有病而上痛,上有病而下痛,此为逆,逆者死,不可治。
  脉来沉之绝濡,浮之不止,推手者,半月死。脉来微细而绝者,人病当死。
  人病脉不病者,生。脉病人不病者,死。
  人病尸厥,呼之不应,脉绝者,死。脉当大反小者,死。
  肥人脉细小。如丝欲绝者,死。
  羸人得躁脉者,死。
  人身涩,而脉来往滑者,死。
  人身滑,而脉来往涩者,死。
  人身小,而脉来往大者,死。
  人身短,而脉来往长者,死。
  人身长,而脉来往短者,死。
  人身大,而脉来往小者,死。
  尺脉不应寸,时如驰,半日死。
  肝脾俱至,则谷不化。肝多即死。
  肺肝俱至,则痈疽,四肢重。肺多即死。
  心肺俱至,则痹,消渴懈怠。心多即死。
  肾心俱至,则难以言,九窍不通,四肢不举。肾多即死。
  脾肾俱至,则五脏败坏。脾多即死。
  肝心俱至,则热甚疭,汗不出,妄见邪。
  肝肾俱至,则疝瘕,少腹痛,妇人月使不来。
  肝满肾满肺满皆实则为肿。肺之雍喘而两胠满。肝雍,两胠满,卧则惊,不得小便。肾雍,脚下至少腹满,胫有大小,髀胻大跛,易偏枯。
  心肺满大,痫痸筋挛。
  肝脉小急,痫痸筋挛。
  肝脉骛暴,有所惊骇,脉不至,若喑不治自已。
  肾脉小急,肝脉小急,心脉小急,不鼓,皆为瘕。
  肾肝并沉,为石水,并浮,为风水。并虚,为死。并小弦,欲惊。肾脉大急沉,肝脉大急沉,皆为疝。
  心脉搏滑急为心疝。肺脉沉搏,为肺疝。
  脾脉外鼓,沉为肠澼,久自己。
  肝脉小缓为肠澼,易治。
  肾脉小搏脉沉,为肠澼,下血,血温身热者,死。心肝澼,亦下血。脏同病者,可治。其脉小沉涩者,为肠澼,其身热者,死。热见七日死。
  胃脉沉鼓涩,胃外鼓大,心脉小,紧急,皆膈偏枯。男子发左,女子发右,不喑舌转,可治,三十日起。其顺者喑,三岁起。年不满二十者,三岁死。
  脉至而搏,血衄身有热者,死。脉来如悬钩,浮为热。
  脉至如喘,名日气厥。气厥者,不知与人言。
  脉至如数,使人暴惊,三、四日,自已。
  脉至浮合,浮合如数,一息十至,十至以上,是为经气予不足也。微见,九十日,死。脉至如火新然,是心精之予夺也,草干而死。
  脉至如散叶,是肝气予虚也。木叶落而死。
  脉至如省客,省客者,脉塞而鼓,是肾气予不足也。悬去枣华而死。脉至如泥丸,是胃经予不足也,榆荚落而死。
  脉至如横格,是胆气予不足也。禾熟而死。
  脉至如弦缕,是胞精予不足也。病善言,下霜而死。不言,可治。脉至如交漆,交漆者,左右傍至也,微见,四十日死。脉至如涌泉,浮鼓肌中,是太阳气予不足也,少气,味韭英而死。
  脉至如委土之状,按之不得,是肌气予不足也,五色先见黑,白垒发死。
  脉至如悬雍,悬雍者,浮揣切之益大,是十二俞之予不足也。水凝而死。
  脉至如偃刀者,偃刀者,浮之小急,而按之坚大急,五脏菀熟,寒热独并于肾也,如此,其人不得坐,立春而死。
  脉至如丸滑,不直手,不直手者,按之不可得也,是大肠气予不足也。
  枣叶生而死。
  脉至如春者,令人善恐,不欲坐卧,行立常听,是小肠气予不足也,季秋而死。
  问曰:常以春二月中,脉一病人,其脉反沉。师记言:到秋当死。其病反愈,到七月复病,因往脉之,其脉续沉。复记言:至冬死。问曰:二月中,得沉脉,何以故处之至秋死也?师曰:二月之时,其脉自当濡弱而弦,得沉脉,到秋自沉,脉见浮即死,故知到秋当死也。七月之时,脉复得沉,何以处之至冬当死?师曰:沉脉属肾,真脏脉也,非时妄见。经言:王、相、囚、死。冬脉本王脉,不再见,故知至冬当死也。然后至冬复病,正以冬至日死,故知为谛。华佗效此。

 

肝足厥阴经病证第一

  肝气虚则恐;实则怒。肝气虚则梦见圆苑生草,得其时则梦伏树下不敢起。肝气盛则梦怒。厥气客于肝,则梦山林树木。
  病在肝,平旦慧,下晡甚,夜半静。
  病先发于肝者,头目眩,胁痛支满,一日之脾,闭塞不通,身痛体重。
  二日之胃,而腹胀。三日之肾,少腹腰首痛,胫酸。十日不已,死。冬日入,夏早食。
  肝脉搏坚而长,色不青,当病坠堕若搏,因血在胁下,令人喘逆。若软而散。其色泽者,当病溢饮。溢饮者,渴暴多饮,而溢人肌皮、肠胃之外也。
  肝脉沉之而急,浮之亦然,苦胁下痛,有气支满,引少腹而痛,时小便难,苦目眩头痛,腰背痛,足为逆寒,时癃,女人月使不来,时无时有,得之少时,有所坠堕。
  青脉之至也,长而左右弹,诊曰有积气在心下支胠,名曰肝痹。得之寒湿,与疝同法。腰痛、足清、头痛。
  肝中风者,头目瞤瞤,两胁痛,行常伛,令人嗜甘如阻归状。
  肝中寒者,其人洗洗恶寒,翕翕发热,面翕然赤,絷絷有汗,胸中烦热。
  肝中寒者,其人两臂不举,舌本燥,善太息,胸中痛,不得转侧,时时盗汗,咳,食已吐其汁。
  肝主胸中喘,怒骂。其脉沉,胸中必窒,欲令人推按之,有热,鼻窒。
  凡有所坠堕,恶血留内,若有所大怒,气上而不能下,积于左胁下则伤肝。肝伤者其人脱肉,又卧,口欲得张,时时手足青,目瞑瞳人痛,此为肝脏伤所致也。
  肝胀者,胁下满而痛,引少腹。肝水者,其人腹大,不能自转侧,而胁下腹中痛,时时津液微生,小便续通。
  肺乘肝,即为痈肿;心乘肝,必吐利。
  肝著者,其病人常欲蹈其胸上,先未苦时,但欲饮热。
  肝之积,名曰肥气,在左胁下,如覆杯,有头足如龟鳖状。久久不愈,发咳、逆,痎疟,连岁月不已,以季夏戊己日得之,何也?肺病传肝、肝当传脾,脾适以季夏王,王者不受邪,肝复欲还肺,肺不肯受,因结留为积,故知肥气以季夏得之。
  肝病:其色青,手足拘急,胁下苦满,或时眩冒,其脉弦长,此为可治。
  宜服防风竹沥汤,秦艽散。春当刺大敦,夏刺行间,冬刺曲泉,皆补之。季夏刺太冲,秋刺中郄,皆泻之。又当灸期门百壮:背第九椎五十壮。
  肝病者,必两胁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虚则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善恐,如人将捕之。若欲治之,当取其经。
  足厥阴与少阳气逆,则头目痛,耳聋不聪,颊肿,取血者。
  邪在肝,则两胁中痛。寒中,恶血在胻内,善瘛,节时肿。取之行间,以引胁下,补三里,以温胃中,取血脉,以散恶血,取耳间青脉,以去其瘛。
  足厥阴之脉,起于大指聚毛之际,上循足趺上廉,去内踝一寸,上踝八寸,交出太阴之后,上腘内廉,循股阴,入阴毛中,环阴器,抵少腹,侠胃,属肝,络胆,上贯膈,布胁肋,循喉咙之后,上入颃颡,连目系,上出额,与督脉会于巅。其支者,从目系,下颊里,环唇内。其支者,复从肝别贯膈,上注肺中。是动则病,腰痛不可以俯仰,丈夫痜疝,妇人少腹肿,甚则嗌干,面尘,脱色。是主肝所生病者,胸满,呕逆,洞泄,狐疝,遗溺,闭癃。盛者,则寸口大一倍于人迎;虚者,则寸口反小于人迎也。
  足厥阴之别,名曰蠡沟,去内踝上五寸,别走少阳。其别者,循经上睾,结于茎。其病气逆,则睾肿卒疝。实则挺长,热;虚则暴痒。取之所别。
  肝病,胸满胁胀,善恚怒,叫呼,身体有热,而复恶寒,四肢不举,面目白,身体滑。其脉当弦长而急,今反短涩,其色当青,而反白者,此是金之克木,为大逆,十死不治。

 

胆足少阳经病证第二

  胆病者,善大息,口苦,呕宿汁,心澹澹恐,如人将捕之,嗌中介介然,数唾。候在足少阳之本末,亦见其脉之陷下者灸火;其寒热,刺阳陵泉。善呕有若汁,长太息,心中澹澹善悲恐,如人将捕之。邪在胆,逆在胃,胆溢则口苦,胃气逆则呕苦汁,故曰呕胆。刺三里以下胃气逆;刺足少阳血络以闭胆;却调其虚实以去其邪也。
  胆胀者,胁下痛胀,口苦,太息。
  厥气客于胆,则梦斗讼。
  足少阳之脉,起于目兑眦,上抵头角,下耳后,循颈,行手少阳之脉前,至肩上,却交手少阳之后,入缺盆。其支者,从耳后入耳中,出走耳前,至目兑眦后。其支者,别目兑眦,下大迎,合手少阳于,下加颊车,下颈,合缺盆,以下胸中,贯膈,络肝,属胆,循胁里,出气街,绕毛际,横入髀厌中。其直者,从缺盆下腋,循胸中,过季胁,下合髀厌中,以下循髀阳,出膝外廉,下外辅骨之前,直下抵绝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趺上,出小指次指之端。其支者,趺上入大指之间,循大指歧内,出其端,还贯入爪甲,出三毛。是动则病口苦,善太息,心胁痛,不能反侧,甚则面微尘,体无膏泽,足外反热,是为阳厥。是主骨所生病者,头角痛,颔痛,目兑眦痛,缺盆中肿痛,腋下肿,马刀挟瘿,汗出,振寒,疟,胸中、胁肋、髀、膝外至胻、绝骨、外踝前、及诸节皆痛,小指次不用。盛者,则人迎大一倍于寸口;虚者,则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