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把脉的方法 >> 濒湖脉学原文 >> 病发汗以后证第三

病发汗以后证第三

2013-09-08 15:40:50 来源:中医培训,脉诊培训,祖传诊脉培训,脉诊,诊脉,切脉 浏览:101
内容提要:病发汗以后证第三 
  二阳并病,太阳初得病时,发其汗,汗先出,复不彻,因转属阳明,续自微汗出,不恶寒。若太阳证不罢,不可下,下之为逆,如此者,可小发其汗。设面色缘缘正赤者,阳气怫郁在表,当解之,熏之。若发汗不大彻,不足言,阳气怫郁不得越。当汗而不汗,其人躁烦,不知痛处,乍在腹中,乍在四肢,按之不

病发汗以后证第三

  二阳并病,太阳初得病时,发其汗,汗先出,复不彻,因转属阳明,续自微汗出,不恶寒。若太阳证不罢,不可下,下之为逆,如此者,可小发其汗。设面色缘缘正赤者,阳气怫郁在表,当解之,熏之。若发汗不大彻,不足言,阳气怫郁不得越。当汗而不汗,其人躁烦,不知痛处,乍在腹中,乍在四肢,按之不可得,其人短气但坐,汗出而不彻故也,更发其汗即愈。何以知其汗不彻,脉涩故以知之。
  未持脉时,病人叉手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即咳者,此必两耳无所闻也。所以然者,重发其汗,虚故也。
  发汗后,饮水多者,必喘,以水灌之,亦喘。
  发汗后,水药不得入口,为逆。若更发其汗,必吐下不止。
  阳明病,本自汗出,医复重发其汗,病已瘥,其人微烦,不了了,此大便坚也,以亡津液,胃中干燥,故令其坚。当问小便日几行,若本日三、四行,今日再行者,必知大便不久出,今为小便数少,津液当还入胃中,故知必当大便也发汗多,又复发其汗,此为亡阳,若谵语,脉短者,死;脉自和者,不死。
  伤寒发其汗,身目为黄,所以然者,寒湿相搏在里,不解故也。
  病人有寒,复发其汗,胃中冷,必吐蛔。
  太阳病,发其汗,遂漏而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属桂枝加附子汤。
  服桂枝汤,大汗出,若脉但洪大,与桂枝汤。若其形如疟,一日再三发,汗出便解,属桂枝二麻黄一汤。
  服桂枝汤,大汗出,大烦渴不解,若脉洪大,属白虎汤。
  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必烦微恶寒,而脚挛急,反与桂枝汤,欲攻其表,得之便厥,咽干,烦躁,吐逆,当作甘草干姜汤,以复其阳,厥愈足温,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脚即伸,而胃气不和,谵语,可与承气汤。
  重发其汗,复加烧针者,属四逆汤。
  伤寒,发汗已解,半日许复烦,其脉浮数,可复发其汗,属桂枝汤。

  发汗后,身体疼痛,其脉沉迟,属桂枝加芍药生姜人参汤。
  发汗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可以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
  发汗过多已后,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而欲得按之,属桂枝甘草汤。
  发汗后,其人脐下悸,欲作贲豚,属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
  发汗后,腹胀满,属厚朴生姜半夏甘草人参汤。
  发其汗不解,而反恶寒者,虚故也,属芍药甘草附子汤。不恶寒但热者,实也,当和其胃气,宜小承气汤。
  太阳病,发汗,若大汗出,胃中燥烦不得眠,其人欲饮水,当稍饮之,令胃中和则愈。
  发汗已,脉浮而数,复烦渴者、属五苓散。
  伤寒,汗出而渴,属五苓散;不渴,属茯苓甘草汤。
  太阳病,发其汗,汗出不解,其人发热,心下悸,头眩,身瞤而动,振振欲擗地,属真武汤。
  伤寒,汗出解之后,胃中不和,心下痞坚,干噫食臭,胁下有水气,腹中雷鸣而利,属生姜泻心汤。
  伤寒发热,汗出不解后,心中痞坚,呕而下利,属大柴胡汤。
  太阳病三日,发其汗不解,蒸蒸发热者,属于胃也,属承气汤。
  大汗出,热不去,内拘急,四肢疼,下利,厥而恶寒,属四逆汤。
  发汗多,亡阳谵语者,不可下,与柴胡桂枝汤,和其荣卫,以通津液后自愈。

 

病不可吐证第四

  太阳病,当恶寒而发热,今自汗出,反不恶寒发热,关上脉细而数,此医吐之过也。若得病一日、二日吐之,腹中饥,口不能食;三日、四日吐之,不喜糜粥,欲食冷食,朝食暮吐,此医之所致也,此为小逆。
  太阳病,吐之者,但太阳病当恶寒,今反不恶寒,不欲近衣,此为吐之内烦也。
  少阴病,饮食入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此胸中实,不可下。若膈上有寒饮,干呕者,不可吐,当温之。
  诸四逆厥者,不可吐之,虚家亦然。

 

病可吐证第五

  大法,春宜吐。
  凡服汤吐,中病便止,不必尽剂也。
  病如桂枝证,其头不痛,项不强,寸口脉微浮,胸中痞坚,气上撞咽喉,不得息,此为胸有寒,当吐之。
  病胸上诸实,胸中郁郁而痛,不能食,欲使人按之,而反有浊唾,下利日十余行,其脉反迟,寸口微滑,此可吐之,利即止。
  少阴病,饮食入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当遂吐之。
  宿食在上管,当吐之。
  病者手厥冷,脉乍紧,邪结在胸中,心下满而烦,饥不能食,病在胸中,当吐之。

 

病不可下证第六

  脉濡而弱,弱反在关,濡反在巅,微反在上,涩反在下。微则阳气不足,涩则无血。阳气反微,中风汗出,而反躁烦;涩则无血,厥而且寒。阳微不可下,下之则心下痞坚。
  动气在右,不可下。下之则津液内竭,喉燥鼻干,头眩心悸。
  动气在左,不可下,下之则腹里拘急,食不下,动气反剧,身虽有热,卧反欲蜷。
  动气在上,不可下。下之则掌握热烦,身浮冷,热汗自泄,欲水自灌。
  动气在下,不可下。下之则腹满,卒起头眩,食则下清谷,心下痞坚。
  咽中闭塞,不可下。下之则上轻下重,水浆不下,卧则欲蜷,身体急痛,复下利日十数行。
  诸外实,不可下。下之则发微热,亡脉则厥,当脐握热。
  诸虚,不可下,下之则渴,引水者易愈,恶水者剧。
  脉濡而弱,弱反在关,濡反在巅,弦反在上,微反在下。弦为阳运,微为阴寒,上实下虚,意欲得温。微弦为虚,虚者不可下,微则为咳,咳则吐涎沫。下之咳则止,而利不休,胸中如虫蔷,粥入则出,小便不利,两胁拘急,喘息为难,颈背相牵,臂则不仁,极寒反汗出,躯冷若冰,眼睛不慧,语言不休,谷气多人,则为除中,口虽欲言,舌不得前。
  脉濡而弱,弱反在关,濡反在巅,浮反在上,数反在下。浮则为阳虚,数则为无血,浮则为虚,数则生热。浮则为虚,自汗而恶寒。数则为痛,振而寒栗。
  微弱在关,胸下为急,喘满汗流,不得呼吸。呼吸之中,痛在于胁,振寒相搏,其形如疟。医反下之,令脉急数,发热,狂走见鬼,心下为痞,小便淋沥,少腹甚坚,小便血出。
  脉濡而紧,濡则阳气微,紧则荣中寒。阳微卫中风,发热而恶寒。荣紧胃气冷,微呕心内烦。医以为大热,解肌而发汗,亡阳虚烦躁,心下苦痞坚,表里俱虚竭。卒起而头眩,客热在皮肤,怅怏不得眠。不知胃气冷,紧寒在关元,技巧无所施,汲水灌其身。客热应时罢,栗栗而振寒,重被而覆之,汗出而冒巅,体惕而又振,小便为微难。寒气因水发,清谷不容间,呕变反肠出,颠倒不得安,手足为微逆,身冷而内烦。迟欲从后救,安可复追还。
  脉浮而大,浮为气实,大为血虚。血虚为无阴,气实为孤阳,当小便难,胞中虚,今反小便利而大汗出,法卫家当微,今反更实,津液四射,荣竭血尽,千烦不眠,血薄内消,而成暴液。医复以毒药攻其胃,此为重虚,客阳去有期,必下如污泥而死。
  趺阳脉迟而缓,胃气如经。趺阳脉浮而数,浮则伤胃,数则动脾,此非本病,医特下之所为也。荣卫内陷,其数先微,脉反但浮,其人必坚,气噫而除。何以言之?脾脉本缓,今数脉动脾,其数先微,故知脾气不治,大便坚,气噫而除。今脉反浮,其数改微,邪气独留,心中则饥,邪热杀谷,潮热发渴。数脉当迟缓,脉因前后度数如法,病者则饥。数脉不时,则生恶疮。
  脉数者,久数不止,止则邪结,正气不能复,正气却结于脏,故邪气浮之,与皮毛相得。脉数者不可下,下之必烦,利不止。
  少阴病,脉微,不可发其汗,无阳故也。阳已虚,尺中弱涩者,复不可下之。
  脉浮大,应发其汗,医反下之,此为大逆。
  脉浮而大,心下反坚,有热属脏,攻之,不令发汗。属腑,溲数则坚,汗多即愈,汗少便难。脉迟,尚未可攻。
  二阳并病,太阳初得病时,发其汗,汗先出,复不彻,因转属阳明,欲自汗出,不恶寒。若太阳证不罢,不可下,下之为逆。
  结胸证,其脉浮大,不可下,下之即死。
  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不可下之。
  太阳与少阳并病,心下痞坚,颈项强而眩,勿下之。
  诸四逆厥者,不可下之,虚家亦然。
  病欲吐者,不可下之。
  太阳病,有外证未解,不可下,下之为逆。
  病发于阳,而反下之,热入因作结胸;发于阴,而反下之,因作痞。痞脉浮紧而下之,紧反入里,因作痞。
  夫病阳多者热,下之则坚。
  本虚,攻其热必哕。
  无阳,阴强而坚,下之必清谷而腹满。
  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下之益甚,腹时自痛,胸下结坚。
  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甚者则欲吐,下之不肯止。
  少阴病,其人饮食入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此胸中实,不可下也。
  伤寒五、六日,不结胸,腹濡,脉虚,复厥者,不可下,下之亡血死。
  伤寒,发热,但头痛,微汗出。发其汗则不识人;熏之则喘,不得小便,心腹满;下之则短气在腹满,小便难,头痛背强;加温针则必衄。
  伤寒,其脉阴阳俱紧,恶寒发热,则脉欲厥。厥者,脉初来大,渐渐小,更来渐大,是其候也。恶寒甚者,翕翕汗出,喉中痛;热多者,目赤,睛不慧。医复发之,咽中则伤;若复下之,则两目闭,寒多清谷,热多便脓血;熏之则发黄,熨之则咽燥。小便利者可救。难者必危殆。
  伤寒发热,口中勃勃气出,头痛目黄,衄不可制。贪水者必呕,恶水者厥。下之咽中生疮。假令手足温者,下重便脓血。头痛目黄者,下之目闭。
  贪水者,下之其脉必厥,其声嘤,咽喉塞。发其汗则战栗,阴阳俱虚。恶水者,下之里冷不嗜食,大便完谷出;发其汗,口中伤,舌上苔滑,烦躁。脉数实,不大便六七日,后必便血,复发其汗,小便即自利。
  得病二、三日,脉弱,无太阳柴胡证,而烦躁,心下硬。至四五日,虽能食,以承气汤少与微和之,令小安。至六日、与承气汤一升。不大便六、七日,小便少者,虽不大便,但头坚后溏,未定成其坚,攻之必溏。当须小便利,定坚,乃可攻之。
  脏结无阳证,寒而不热,其人反静,舌上苔滑者,不可攻也。
  伤寒呕多,虽有阳明证,不可攻之。
  阳明病,潮热,微坚,可与承气汤;不坚,不可与。若不大便六、七日,恐有燥屎,欲知之法可少与小承气汤,腹中转矢气者,此为有燥屎,乃知攻之。若不转矢气者,此但头坚后溏,不可攻之,攻之必腹满不能食。欲饮水者,即哕。其后发热者,必复坚,以小承气汤和之。若不转矢气者,慎不可攻之。
  阳明病,身汗色赤者,不可攻也。必发热色黄者,小便不利也。
  阳明病,当心下坚满,不可攻之。攻之,遂利下止者,死;止者愈。
  阳明病,自汗出,若发其汗,小便自利,此为内竭,虽坚不可攻之。当须自欲大便,宜蜜煎导而通之,若土瓜根及猪胆汁,皆可以导。
  下利,其脉浮大,此为虚,以强下之故也。设脉浮革,因尔肠鸣,属当归四逆汤。

 

病可下证第七

  大法,秋宜下。
  凡可下者,以汤胜丸散,中病便止,不必尽三服。
  阳明病,发热汗多者,急下之,属大柴胡汤。
  少阴病,得之二、三日,口燥咽干者,急下之,属承气汤。
  少阴病六、七日,腹满不大便者,急下之,属承气汤证。
  少阴病,下利清水,色青者,心下必痛,口干燥者,可下之,属大柴胡汤、承气汤证。
  下利,三部脉皆平,按其心下坚者,可下之,属承气汤证。
  阳明与少阳合病而利,脉不负者为顺,负者失也。互相克贼为负。
  滑而数者,有宿食,当下之,属大柴胡汤、承气汤证。
  伤寒后脉沉,沉为内实,下之解,属大柴胡汤证。
  伤寒六、七日,目中不了了,睛不和,无表里证,大便难,微热者,此为实,急下之,属大柴胡汤、承气汤证。太阳病未解,其脉阴阳俱沉,必先振,汗出解。但阳微者,先汗之而解;但阴微者,先下之而解。属大柴胡汤证。
  脉双弦迟,心下坚,脉大而紧者,阳中有阴,可下之,属承气汤证。
  结胸者,项亦强,如柔痓状,下之即和。
  病者无表里证,发热七、八日,虽脉浮数,可下之,属大柴胡汤证。
  太阳病六、七日,表证续在,其脉微沉,反不结胸,其人发狂,此热在下焦,少腹当坚而满,小便自利者,下血乃愈。所以然者,以太阳随经,瘀热在里故也,属抵当汤。
  太阳病,身黄,其脉沉结,少腹坚,小便不利,为无血;小便自利,其人如狂者,血证谛。属抵当汤证。
  伤寒有热而少腹满,应小便不利,而反利者,此为血,当之下,属抵当丸证。
  阳明病,发热而汗出,此为热越,不能发黄,但头汗出,其身无热,齐颈而还,小便不利,渴引水浆,此为瘀热在里,身必发黄,属茵陈蒿汤。
  阳明证,其人喜忘,必有蓄血。所以然者,本有久瘀血,故令喜忘,虽坚大便必黑,属抵当汤证。汗出而谵语,有躁屎在胃中,此风也。过经乃可下之。下之若早,语言乱,以表虚里实故也。下之则愈,属大柴胡汤、承气汤证。
  病者烦热,汗出即解,复如疟状,日晡所发者,属阳明。脉实者,当下之,属大柴胡汤,承气汤证。
  阳明病,谵语,有潮热,而反不能食者,必有燥屎五六枚;若能食者,但坚耳,属承气汤证。
  太阳中风,下利呕逆,表解,乃可攻之。其人絷絷汗出,发作有时,头痛,心下痞坚满,引胁下痛,呕则短气,汗出不恶寒,此为表解里未和,属十枣汤。
  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即愈。其外未解,尚未可攻,当先解其外;外解,小腹急结者,乃可攻之,属桃仁承气汤。
  伤寒七、八日,身黄如橘,小便不利,少腹微满,属茵陈蒿汤证。
  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复往来寒热,属大柴胡汤证。
  但结胸,无大热,此为水结在胸胁,头微汗出,与大陷胸汤。
  伤寒六、七日,结胸热实,其脉沉紧,心下痛,按之如石坚,与大陷胸汤。
  阳明病,其人汗多,津液外出,胃中燥,大便必坚,坚者必谵语,属承气汤证。
  阳明病,不吐下而心烦者,可与承气汤。
  阳明病,其脉迟,虽汗出而不恶寒,其体必重,短气腹满而喘,有潮热,如此者,其外为解,可攻其里。若手足濈然汗出者,此大便已坚,属承气汤,其热不潮,未可与承气汤;若腹满大而不大便者,属小承气汤,微和胃气,勿令至大下。
  阳明病,谵语,发潮热,其脉滑疾,如此者,属承气汤。因与承气汤一升,腹中转矢气者,复与一升;如不转矢气者,勿更与之。明日又不大便,脉反微涩者,此为里虚,为难治,不可更与承气汤。
  二阳并病,太阳证罢,但发潮热,手足絷汗出,大便难而谵语者,下之愈,属承气汤证。
  病人小便不利,大便乍难乍易,时有微热,喘冒不能卧者,有燥屎也,属承气汤。

 

病发汗吐下以后证第八

  师曰:病人脉微而涩者,此为医所病也。大发其汗,又数大下之,其人亡血,病当恶寒而发热,无休止时。夏月盛热而与著复衣,冬月盛寒而与裸其体。所以然者,阴徽即恶寒,阴弱即发热,医发其汗,使阳气微,又大下之,令阴气弱。五月之时,阳气在表,胃中虚冷,以阳气内微,不能胜冷,故与著复衣;十一月之时,阳气在里,胃中烦热,以阴气内弱,不能胜热,故与裸其体。又阴脉迟涩,故知亡血。
  太阳病三日,已发其汗,吐下、温针而不解,此为坏病,桂枝复不中与也。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而治之。
  脉浮数,法当汗而愈,而下之,则身体重,心悸,不可发其汗,当自汗出而解。所以然者,尺中脉微,此里虚,须表里实,津液和,即自汗出愈。
  凡病苦发汗,若吐,苦下,若亡血,无津液而阴阳自和者,必愈。
  大下后,发汗,其人小便不利,此亡津夜,勿治,其小便利,必自愈。
  下以后,复发其汗,必振寒,又其脉微细。所以然者,内外俱虚故也。
  太阳病,先下而不愈,因复发其汗,表里俱虚,其人因冒。冒家当汗出自愈。所以然者,汗出表和故也。表和,然后下之。
  得病六、七日,脉迟浮弱,恶风寒,手足温。医再三下之,不能食,其人胁下满。面目及身黄,颈项强,小便难,与柴胡汤,后必下重,大渴饮水而呕,柴胡汤不复中与也。食谷者哕。
  太阳病,二、三日,终不能卧,但欲起者,心下必结,其脉微弱者,此本寒也。而反下之,利止者,必结胸;未止者,四、五日复重下之。此挟热利也。
  太阳病,下之,其脉促,不结胸者,此为欲解。其脉浮者,必结胸;其脉紧者,必咽痛;其脉弦者,必两胁拘急;其脉细而数者,头痛未止;其脉沉而紧者,必欲呕;其脉沉而滑者,挟热利;其脉浮而滑者,必下血。
  太阳少阳并病,而反下之,成结胸,心下坚,下利不复止,水浆不肯下,其人必心烦。
  脉浮紧,而下之,紧反入里,则作痞,按之自濡,但气痞耳。
  伤寒吐下、发汗,虚烦,脉甚微,八、九日心下痞坚,胁下痛,气上冲咽喉,眩冒,经脉动惕者,久而成痿。
  阳明病,不能食,下之不解,其人不能食,攻其热必哕。所以然者,胃中虚冷故也。
  阳明病,脉迟,食难用饱,饱即发烦,头眩者,必小便难,此欲作谷疸。
  虽下,其腹满如故耳,所以然者,脉迟故也。
  太阳病,寸缓关浮尺弱,其人发热而汗出,复恶寒,不呕,但心下痞者,此为医下之也。
  伤寒,大吐大下之,极虚,复极汗者,其人外气怫郁,复与之水,以发其汗,因得哕。所以然者,胃中寒冷也。
  吐、下、发汗后,其人脉平,而小烦者,以新虚不胜谷气故也。
  太阳病,医发其汗,遂发热而恶寒,复下之,则心下痞。此表里俱虚,阴阳气并竭,无阳则阴独。复加火针,因而烦,面色青黄,肤瞤,如此者,为难治。
  今色微黄,手足温者,易愈。
  服桂枝汤,下之,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属桂枝去桂加茯苓术汤。
  太阳病,先发其汗,不解,而下之,其脉浮者,不愈。浮为在外,而反下之,故令不愈。今脉浮,故在外,当解其外则愈,属桂枝汤。
  下以后,复发其汗者,则昼日烦燥不眠,夜而安静,不呕不渴,而无表证,其脉沉微,身无大热,属干姜附子汤。
  伤寒吐、下、发汗后,心下逆满,气上撞胸,起即头眩,其脉沉紧,发汗即动经,身为振摇,属茯苓桂枝术甘草汤。
  发汗、吐、下以后,不解,烦燥,属茯苓四逆汤。
  伤寒发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剧者,反复颠倒,心下懊,属栀子汤,若少气,栀子甘草汤;若呕,栀子生姜汤;若腹满者,栀子厚朴汤。
  发汗若下之,烦热,胸中塞者,属栀子汤证。
  太阳病,过经十余日,心下温温欲吐,而胸中痛,大便反溏,其腹微满,郁郁微烦,先时自极吐下者,与承气汤。不尔者,不可与。欲呕,胸中痛,微溏,此非柴胡汤证,以呕故知极吐下也。
  太阳病,重发其汗,而复下之,不大便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小有潮热,从心下至少腹坚满而痛,不可近,属大陷胸汤。
  伤寒五、六日,其人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此为未解,属柴胡桂枝干姜汤。
  伤寒汗出,若吐下,解后,心中痞坚,噫气不除者,属旋复代赭汤。
  大下以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可以麻黄杏子甘草石膏汤。
  伤寒大下后,复发其汗,心下痞,恶寒者,表未解也。不可攻其痞,当先解表,表解,乃攻其痞。解表属桂枝汤,攻痞属大黄黄连泻心汤。
  伤寒吐下后,七、八日不解,热结在里,表里俱热,时时恶风,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属白虎汤。
  伤寒吐下后未解,不大便五、六日至十余日,其人日晡所发潮热,不恶寒,独语如见鬼神之状。若剧者,发则不识人,循衣妄撮,怵惕不安,微喘直视,脉弦者生,涩者死。微者,但发热谵语,属承气汤。若下者,勿复服。
  三阳合病,腹满身重,难以转侧,口不仁,面垢,谵语,遗溺。发汗则谵语,下之则额上生汗,手足厥冷,自汗,属白虎汤证。
  阳明病,其脉浮紧,咽干口苦,腹满而喘,发热汗出,而不恶寒,反偏恶热,其身体重。发其汗即躁,心愦愦而反谵语,加温针,心怵惕,又烦躁不得眠;下之,即胃中空虚,客气动膈,心中懊,舌上苔者,属栀子汤证。
  阳明病,下之,其外有热,手足温,不结胸,心中懊,若饥不能食,但头汗出,属栀子汤证。
  阳明病,下之,心中懊而烦,胃中有燥屎者,可攻。其人腹微满,头坚后溏者,不可下之。有燥屎者,属承气汤证。
  太阳病,吐下发汗后,微烦,小便数,大便因坚,可与小承气汤和之,则愈。
  大汗若大下,而厥冷者,属四逆汤证。
  太阳病,下之,其脉促胸满者,属桂枝去芍药汤。若微寒,属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
  伤寒五、六日,大下之,身热不去,心中结痛者,未欲解也,属栀子汤证。
  伤寒下后,烦而腹满,卧起不安,属栀子厚朴汤。
  伤寒,医以丸药大下之,身热不去,微烦,属栀子干姜汤。
  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体疼痛,急当救里;身体疼痛,清便自调,急当救表。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
  太阳病,过经十余日,反再三下之,后四、五日,柴胡证续在,先与小柴胡汤。呕止小安,其人郁郁微烦者,为未解,与大柴胡汤,下者止。
  伤寒,十三日不解,胸胁满而呕,日晡所发潮热,而微利,此本当柴胡汤下之,不得利,今反利者,故知医以丸药下之,非其治也。潮热者,实也,先再服小柴胡汤,以解其外,后属柴胡加芒硝汤。
  伤寒十三日,过经而谵语,内有热也,当以汤下之。小便利者,大便当坚,而反利,其脉调和者,知医以如药下之,非其治也。自利者,其脉当微厥,今反和者,此为内实,属承气汤证。
  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不可转侧,属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火逆下之,因烧针烦躁,属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
  太阳病,脉浮而动数,浮则为风,数则为热,动则为痛,数则为虚。头痛发热,微盗汗出,而反恶寒,其表未解。医反下之,动数则迟,头痛即眩,胃中空虚,客气动膈,短气躁烦,心中懊,阳气内陷,心下因坚,则为结胸,属大陷胸汤。若不结胸,但头汗出,其余无有,齐颈而还,小便不利,身必发黄。
  伤寒五、六日,呕而发热,柴胡汤证具,而以他药下之,柴胡证仍在,复与柴胡汤。此虽已下,不为逆也。必蒸蒸而振,却发热汗出而解。若心下满坚痛者,此为结胸,属大陷胸汤。若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柴胡复不中与也。属半夏泻心汤。
  本以下之,故心下痞,与之泻心,其痞不解,其人渴而口燥,小便不利者,属五苓散。
  伤寒中风,医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心下痞坚而满,干呕而烦,不能得安。医见心下痞,为病不尽,复重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结热,但胃中虚,客气上逆,故使之坚,属甘草泻心汤。
  伤寒,服汤药,而下利不止,心下痞坚,服泻心汤已。复以他药下之,利不止,医以理中与之,利益甚。理中理中焦,此利在下焦,属赤石脂禹余粮汤。若不止者,当利其小便。
  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挟热而利不止,心下痞坚,表里不解,属桂枝人参汤。
  伤寒吐后,腹满者,与承气汤。
  病者无表里证,发热七、八日,脉虽浮数者,可下之,假令下已,脉数不解,今热则消谷喜饥,至六、七日不大便者,有瘀血,属抵当汤。若脉数不解,而不止,必夹血,便脓血。
  太阳病,医反下之,因腹满时痛,为属太阴,属桂枝加芍药汤。
  大实痛,属桂枝加大黄汤。
  伤寒六、七日,其人大下后,脉沉迟,手足厥逆,下部脉不至,喉咽不利,唾脓血,泄利不止,为难治,属麻黄升麻汤。
  伤寒,本自寒呕,医复吐之,寒格更遂吐,食入即出,属干姜黄苓黄连人参汤。

 

病可温证第九

  大法,冬宜温热药及灸。
  师曰:病发热头痛,脉反沉,若不瘥,身体更疼痛,当救其里,宜温药,四逆汤。
  下利,腹满,身体疼痛,先温其里,宜四逆汤。
  自利,不渴者,属太阴,其脏有寒故也,当温之,宜四逆辈。
  少阴病,其人饮食入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若膈上有寒饮,干呕者,不可吐,当温之,宜四逆汤。
  少阴病,脉沉者,急当温之,宜四逆汤。
  下利,欲食者,就当温之。
  下利,脉迟紧,为痛未欲止,当温之。得冷者满,而便肠垢。
  下利,其脉浮大,此为虚,以强下之故也。设脉浮革,因尔肠鸣,当温之,宜当归四逆汤。
  少阴病,下利,脉微涩者,即呕汗出,必数更衣,反少,当温之。
  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体疼痛,急当救里,宜温之,以四逆汤。

 

病不可炙证第十

  微数之脉,慎不可灸,因火为邪,则为烦逆,追虚逐实,血散脉中,火气虽微,内攻有力,焦骨伤筋,血难复也。
  脉浮,当以汗解,而反灸之,邪无从去,因火而盛,病从腰以下必当重而痹,此为火逆。若欲自解,当先烦,烦乃有汗,随汗出而解。何以知之?
  脉浮,故知汗当解。
  脉浮,热甚,而灸之,此为实,实以虚治,因火而动,咽燥必唾血。

 

病可灸证第十一

  烧针令其汗,针处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贲豚。气从少腹上撞者,灸其核上一壮,与桂枝加桂汤。
  少阴病,得之一、二日,口中和,其背恶寒者,当灸之。
  少阴病,其人吐利,手足不逆,反发热,不死。脉不足者,灸其少阴七壮。
  少阴病,下利,脉微涩者,即呕汗出,必数更衣,反少,当温其上,灸之。
  诸下利,皆可灸足大都五壮,商邱、阴陵泉皆三壮。
  下利,手足厥,无脉,灸之不温,反微喘者,死。少阴负趺阳者,为顺也。
  伤寒六、七日,其脉微,手足厥,烦躁,灸其厥阴。厥不还者,死。
  伤寒,脉促,手足厥逆,可灸之,为可灸少阴、厥阴,主逆。

 

病不可刺证第十二

  大怒无刺,已刺无怒。新内无刺,已刺无内。大劳无刺,已刺无劳。大醉无刺,已刺无醉。大饱无刺,已刺无饱。大饥无刺,已刺无饥。大渴无刺,已刺无渴。无刺大惊,无刺熇熇之热,无刺漉漉之汗,无刺浑浑之脉。身热甚,阴阳皆争者,勿刺也。其可刺者,急取之,不汗则泄。所谓勿刺者,有死征也。无刺病与脉相逆者。上工刺未生,其次刺未盛,其次刺正衰,粗工逆此,谓之伐形。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