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把脉的方法 >> 濒湖脉学原文 >> 李时珍的《脉学》和《脉考》--辛卯年春我在海南玉蟾宫道毉交流会上的发言

李时珍的《脉学》和《脉考》--辛卯年春我在海南玉蟾宫道毉交流会上的发言

2013-09-16 11:54:54 来源:中医培训,脉诊培训,祖传诊脉培训,脉诊,诊脉,切脉 浏览:144
内容提要:2011年3月初百岁老人张至顺老道长在海南玉蟾宫召集了第一届道毉养生研讨会。我是在会议召开后第三天中午赶到,落座不久就被老道长点名要求发言。听到张至顺道长在前面强调做中医的基本功,多次提到了《濒湖脉学》,我也没有准备就此话题展开讲了一些我的认识和体会。时隔近一年一些师兄把我的发言整理成文,我修正校对

2011年3月初百岁老人张至顺老道长在海南玉蟾宫召集了第一届道毉养生研讨会。我是在会议召开后第三天中午赶到,落座不久就被老道长点名要求发言。听到张至顺道长在前面强调做中医的基本功,多次提到了《濒湖脉学》,我也没有准备就此话题展开讲了一些我的认识和体会。时隔近一年一些师兄把我的发言整理成文,我修正校对了一下在此公布,供大家参考。

 

 

师父反复提到这个《濒湖脉学》,是说李时珍,濒湖是他晚年隐居在这个地方,有人念濒(bīn )湖,有人念濒(pín )湖,念濒(pín )湖的多。李时珍这个人呢,大家都知道他是像振林医生,满山遍野去采药认药,纠正本草学认识的错误,大家都认为他是个搞药的。其实李时珍对中医学的贡献,是把中医回归到道医学。让中医学认祖归宗贡献最大的人是李时珍。他还有个字叫东璧,东方的东,玉璧的璧。《濒湖脉学》是他把对脉的体会总结出了二十七种脉象,以七言歌诀的形式记述下来。

首先,每个脉象他都分成四个:体状、相类、主病和分部。体状是讲脉像什么,因为中医讲的是感觉,这种感觉很难通过语言来表述,他只能像师父给我们讲课一样,他老爱用比喻,讲故事,就让你去体会。所以他首先告诉你脉象是什么,然后它主病是什么,与它类似的脉如何鉴别,再告诉你寸关尺分别主什么,这个是学中医学的基础。我六岁的时候开始在母亲诱导下背,到现在所有的脉象,就是随时都可以背下来。这是他的第一大贡献。

第二大贡献呢,李时珍把道家,就是仙道的秘密告诉那些在红尘人群中混世的中医大夫,说你们做的那些事不过是些皮毛,道家修的是奇经八脉,所以他写了一本书叫《奇经八脉考》。我个人认为这本书的贡献要远超过《本草纲目》。这可以说是李时珍的另一部《脉学》。

《奇经八脉考》里,现在被人引用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师父说过的,“欲知山上事,要问下山人”,说大周天,小周天,奇经八脉,去问那些修炼的人,他们会告诉你。而我们这些没有感、没有觉的人,只能是通过古人记载在文献中的只言片语,去体会这是怎么回事。

《奇经八脉考》基本上把散在《黄帝内经》、《灵枢》、《甲乙经》以及后面的一些针灸著作里面有关对奇经八脉的论述,作了一个总结,他说了一句话,说“内景隧道,唯反观者能照察之,其言必不谬也”。他很谦虚,意思是说我不是个仙家道家,但是我相信那些文字记载这些仙家道家关于奇经八脉的论述是真实的存在,或者叫真虚的存在。我们现在一说玩虚的好像就说你是骗子,其实高手都在玩虚的。

我个人对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的理解也经历了一个很大的过程,在上大学或者在十几年前谁跟我说气,我个人认为只不过是个概念,我们只不过借助这个概念来说一些事儿,我并不认为气是一种存在。因为我从小受的教育是唯物主义教育,只相信物质,至于物质从哪儿来的?不知道。你要跟我说气,我就跟现在一帮反对中医的人说的一样,拿来给我看。问题这种东西完全是肉眼看不到的,是用心去体会出来的。

后来我接触了一些师父和老师以后,特别是当我其中的一个老师周稔丰先生用他的手把我的病治好了以后,我当时就好像开了窍,我一下理解了,我说:哦,可能这就叫气,说不清楚,我感到了。

再后来又开始练习站桩,我感觉到的是十二正经的循行。我们练的是形意拳的桩功,站桩以后我感觉的首先是发热,但是这个发热不是丹田发热,是哪儿发热?是手三阳发热。我们学过经络都知道,《黄帝内经》关于营卫气血的论经,有几个著名的篇章。但是人们都争论说这个经络到底是离心的还是向心的,因为《黄帝内经》很多篇里也自相矛盾。

其实我们搞错了一个概念,没明白一个概念,没搞明白什么呢?营和卫,营气,大家都知道,“营行脉中,卫行脉外。”我们给人号脉号的是什么?既然营气走在脉里,我们号人的脉搏我们号的是营气,不是卫气。

那么你怎么号人的卫气。首先如果你修炼得好,你能够感觉到他,那个人住你身边一坐,你觉得凉。或者我的病人和我坐面对面,我感觉到膝盖凉,或者你摸他手你会觉得他凉,甚至你没摸他手就有感觉。那个是笼罩在人身体外面或者是流行在细胞间的那个气,是卫气。这个卫气循行的路线就是我们《黄帝内经》说的,手三阴从胸走手,手三阳从手走头面,足三阳从头面到脚,足三阴又从脚回到胸,这走的是卫气。

那么所谓离心和向心走的是血管里的营气。我们经常看,跟人一握手,那人手冰凉,但他的手没有坏死。没有坏死,没有颜色变化,那说明什么,卫气没到,对吧?手是凉的,但是它手又没坏死,什么气到了?营气,营气还在,道长说的那个人脚指头坏死流脓,那就是营卫的气都不通了。他给他放血,其实疏通的是营血之气,慢慢把恶血除完了,这样他的气血就恢复了。

所以我站桩感觉到的是十二正经中卫气的循行。我感觉到首先是手发热,而且我的学生里面有很多手脚冰凉的人,站桩以后就是开始手脚暖和了。这种热呢,你也不要刻意,我也没有刻意。因为,我当时为什么没刻意呢?据他们说一站桩是丹田热,反正我这儿没热,但是我感觉到像小蚂蚁一样,这个热就沿着膀子爬上来,然后就脸就开始发烧,就跟干了坏事被老师发现了一样,脸开始发烧,脸烧完了以后,这热气就从膀胱经往下走,现在我能感觉到它到我的脚,但是呢,最后一步它还没上来,就最后一步它应该是从沿着我的这个内侧上来,这是我对十二正经的体会。

那么一个手上有气的大夫,首先,他是一个自我保护。我们一天要接触多少病人,我们接触病人都是愁眉苦脸,不高兴,带着病痛来的,他的心情或者他带的那种感情、神和气,如果你的气不强的话,你肯定要沾上病气。所以我在1990年,20年前在协和医院跟着老师出糖尿病门诊,一上午下来我就觉得胸闷,我的气都喘不上来,后来我的老师说,你感觉到了吧,这就是病人身上带的气。哦,就是带的气,我现在带着学生跟我实习,我的学生,一上午有的就要出去透气,有的就一两个小时就开始出冷汗,有的是病人得什么病,他马上就有什么反应。这样的学生,我说:去,你没有资格跟我抄方,回去站桩。所以我体会到,修身,修身以后,你的养起了浩然正气,首先你能保护自己。

第二,修身以后你的气可以通过你的谈话、眼神,甚至你的味道,还有你的针、你的手能传达到病人手里,病人的心里。所以我给病人扎完针以后,病人觉得说,以前人给我扎完针疼一下就没事了,你这扎完针,你走了,那个针还在往里钻。是什么东西在往里钻,我的针就扎这么长,为什么他能感觉到腰里呢?其实这就是带领你的神气去感染病人,如果力量再大的话,就像道长说,他怎么去邪气,有的邪气是从你的针拔出来以后走的,你不一定能看到他出血,但是你也要想象,出血背后是什么?还有的人是沿着一些孔道和窍道走的。有的病人扎完针,他会觉得脚底下冒凉气。我的一个老太太病人,我给她扎完针以后,一星期都觉得涌泉那块儿就跟踩了块冰一样,一星期在那儿冒凉气。我的老师周稔丰给我治疗完以后,我的右脚的涌泉出水泡,脓点,它会从不同的窍道散发出去。

所以我说我们诚心正意,感天动地,感动老师,然后再把你的正气修身,养起你的正气来,这样的话,你才有资格去做医生,帮助别人。不然的话,一个是遭灾惹祸,为什么有很多名医在飞来横祸中死掉了。他没有想到你治的那个人背后带的那些能量和信息,你以小搏大搏不过去的话,你看病最后会被病看了。

另外我对经络的认识就是通过李时珍的这个论述。我上学的时候老师讲,什么叫奇经八脉,你看我们说十二正经我们说的是经,可是我们说奇经八脉的时候说得是脉,对吧?也没说个督经任经,那么经和脉是有区别的,这是一个。

另外我上学的时候老师说,什么叫奇经八脉?就说你的十二正经的那个气,充盈了以后,他会像水库溢水一样,这些气溢到灌溉到奇经八脉,这就有了奇经八脉里面的气,后来我自个儿研究和修炼体会才知道,他们是胡说八道。为什么?十二正经走的气,就我们不说营气了啊,我们就说卫气,十二正经走的气和奇经八脉走的气根本不是一个气,有本质的区别。十二正经走的是后天之气。

我们都背过《黄帝内经》,肺经怎么起,肺经是起于中焦,下络大肠,还循胃口,上膈属肺,从肺系横出腋下。中焦化的米和外面呼吸的精气混合成的这个气,出生以后的气。可是,它起于哪儿,它起于中焦,从肺出来,起于肺,十二正经,是这个气。

奇经八脉走的是这个炁,这个炁是先天之气,跟外面呼吸的你吃的东西一点关系没有,它是由你的精,由你的髓化生的。你可以说它在丹田里,完成了这个转化的工作,它的根是精,化成了元气。然后通过不同的渠道去循行,我们说起于胞中或者说起于丹田,所以奇经八脉它之所以叫脉,是因为它第一里面的气不一样,第二,这个脉比经要宽。所以脉这个感觉它像是一个带子一样走。如果你精不足,你不可能奇经八脉通。

如果你没有老师的指引,你练奇经八脉很可能会走偏,很多人练功练到魔障,练到走火入魔。以前有个道家叫周潜川,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替人纠偏,所以这个我建议大家不要刻意去追求,包括道长您今天说的大周天啊小周天啊,我觉得应该在老师的指引和护持下去感觉这个,能到什么程度就到什么程度。

但是这个后天之气是必须要练出来的,这个通了以后它能够出神。上次我来跟道长请教,老道长跟我讲了很多关于梦关于魂魄的事情。这就像一个风筝,它消耗你的精气,它放得越远出得越远,你消耗的精气就越多。但是这个开了以后,能够提高自己的慧,所以我说,开慧也好,觉悟也好,什么什么高潮也好,都必须有生理基础。生理基础没有完成,你说你这人悟道了啊,开窍了,开慧了,我才不信呢。做医生久了,眼睛也比较毒。

 

 

回来再讲一下《濒湖脉学》,主要给大家讲两个字。中医讲脉象,也讲藏象,我们用的是哪个象?胡老师,我们用的是哪个象?这两个象有什么区别呢,我觉得我们中华文明被一些外国人毁得多还是中国人毁得多大家应该心里有数。而去作这努力,是我们发现祖先缔造的这些文明是对我们的身心健康最有大的益处,我们才去恢复它。而我们断代的表现就是现在认字不识字,这字认得吗?认得,啥意思?不知道。可是有些问题,甚至一些高深的哲学问题是你把这两个字的意思搞清楚以后,这个哲学问题就迎刃而解。这个像,单立人这个像是客观存在,客观存在。而这个象呢,是什么?是主观感觉。所以有句话叫象由心生。

一个病人伸出手来让你号脉,他心率是多少?他的心律齐不齐,他的浮中沉到底跳到哪一步,或者长短大小波幅波长,这是个客观存在。为什么一个老中医号出来能得出结论说你的表里、阴阳、虚实、寒热、脏腑能得出个结论。可是我们普通人号了半天,把人胳膊都捏麻了,心里边还糊里糊涂,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最可笑的某中医大学的诊断教研室投入很大一笔钱要研究什么,研究出一个仪器叫脉象仪。啊,意思就是说中医没有客观标准,咱们闹了个仪器一号脉,吧吧吧,波幅出来,是什么脉咱就诊断了。这帮人很蠢,蠢在哪儿呢?

我们不需要这种所谓客观的脉像仪。要说科学,要说客观,X光片是科学客观的东西,是吧?为什么对同样一个X光片,不同层次的大夫会有不同的解读呢?为什么我们在县医院照一个X光片也要拿到省城医院让大夫去看?还不行,还要拿到北京找个老教授看,为什么呀?因为他们得出结论不一样。为什么会不一样?面对同样一张X光片得出结论会不一样?是因为读片子的人不一样,对吧?那谁更接近于真理真相呢,那肯定是那个医疗经验和感觉敏锐丰富的那个人读出来片子更接近于真相。

那么,同样是一个人的胳膊放在那儿,如果你们不去修身,不去养气,不培养自己那个敦敏的那个敏字,照样没用,就算把《濒湖脉学》背下来,你也没用,没用。指下了了,心中难明,就会得出这么个结论。所以我经常跟我的学生说,还有我的病人,他们说什么是好的中医大夫,我说你要去找他号脉的时候,他两手冰凉给你号脉,你赶紧走。为什么?他手上没有气,他号不出来你的脉的变化,他也领悟不到这种变化。不用心体会不到象,像永远在哪儿,象可不一定会出现。

所以在禅宗有个故事叫《佛头着粪》,这故事大家可能大家都知道。其实它就讲了两个字,像和象的区别。啊,有人去刁难这位和尚说,这个佛祖不是说万物皆有佛性吗?那鸟兽有没有佛性啊?那和尚说当然有,那人就追问说,那鸟要是有佛性为什么跑到这个佛头上去拉屎?那和尚就说了,这是因为它有佛性它才在佛头上拉屎,它要没佛性它跑老鹰头上拉屎了。这个故事说明什么?就说,泥胎木偶对于尊敬信佛的人来讲,它可以把那个泥胎木偶这个客观的像上升成为他心中尊敬敬畏崇拜的那个象,可是在不信佛的人眼里,面对着庙里的这些雕塑,他认为就是一堆泥胎木偶,对不对?在鸟的眼里,它就是泥胎木偶,对吧?本来就是。可是在它眼里,那个要吃它的老鹰,它心里才能产生那种敬畏的象。

我行医这么多年,看到很多中医堕落了,就是因为中医离开了道家的它的主干和根本。很多人现在一说这人是儒医,还说这人是秀才学医,笼里捉鸡,我们那老家说是,儒改医,一早起。就说你昨天是个落第秀才,明儿改医一早上就改了,我就痛斥这帮人是混淆是非,为什么呢?他们把实践修身要求很高的这种道家的医学,转化成玩弄文字游戏的做表面功夫的这种学问。所以中医的没落是从隋唐以后,基本上从孙思邈以后,中医就去开始玩文字游戏了。那些修身养性,提高自己先天的那种慧的本领逐渐就失传了。

所以我庆幸我能意识到了,当别人夸我是儒医的时候,我心里很别扭。当有人给我介绍这些道家传承的时候,我心里很兴奋,我意识到我走的路是对的。今天又能有这种荣幸,经过萧道长、黄剑把我们大家聚在这里听老道长给我们传道。我就更想理解一些有关神、灵、魂、魄方面的事情,更想自己能具备一些从调形、调气达到调神的一个阶段,有这么一个梦想,让自己再上一个台阶。我也相信,就像你自己正气不足,调不了别人的气一样,你的那个心灵,那个神的力量不够强大,相信你也调不了别人的那些心神、心魔的毛病。

我有一个病人,就是老做一些很恶的梦,因为她的孩子本身有很严重的肝病,我给他调得不错,他又把他妈领来叫我调,我见他妈的第一眼,我就觉得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而且我看他母亲的脸色,他母亲50多岁,我当时想说一句话,我说你像从坟里爬出来的,但是话到嘴边了,我说你像从煤矿里爬出来的,因为她是从我大同老家来的。但是这口气老在这憋着呢,就觉得特难受,然后,我给他儿子扎完针以后,我就问他,我说你妈是做什么的呀,怎么跟从那个坟里爬出来的?最后那孩子说,徐老师这不瞒您说,我妈是个顶仙儿的。顶仙儿是干嘛的,就是不自量力,假装引个什么东西附体跳大神,就开始给人治病,然后没把别人病治了吧,最后让别人病气给闹进去了。所以她一脸那个气。

我看着这个,就体会到学中医修身的好处,就是说,你看到有些人你觉得亲近,想和他接触,你看到有些人你就觉得,呵呵,想踹他一脚。这就是我说的不自量力的事。所以我希望道长能给我们传授,还有在座的各位师兄我们互相学习取长补短,能够传授一些更好的修身和修心的本领。让我们去拯救更多的住在北京高楼大厦别墅里,痛苦得一晚上睡不着觉要自杀的那些人。因为现在人的心病是越来越多了啊。而且我曾经也有很重的心病,是被我的老师拯救过来的。

我现在拯救很多人,像一些严重的躁狂抑郁的。但我现在碰到精神分裂的我不治,因为我知道我治不了。我能感觉到我在跟他背后的某个东西在较劲,最后我弄不过人家。但是像抑郁症的一些人,基本这十几年在我手里治疗的抑郁症,只死过一个人,自杀死的,但是那个人是我比较失控,他在兰州上大学。我给他治疗的时候呢,他休学一年,抑郁得不能上学,我给他治好了以后呢,他又能复读,考上大学。但是考上大学以后呢,他又跟他的班长谈恋爱,搞得心乱。所以我后来一想我救他到底是救他了还是害他了?他要是不上大学,那么过着也挺好。

师父我就讲这么多。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