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脉诊讲解稿 >> 第十讲:伤寒脉法‧痉病病证脉

第十讲:伤寒脉法‧痉病病证脉

2013-09-30 08:44:39 来源:中医培训,脉诊培训,祖传诊脉培训,脉诊,诊脉,切脉 浏览:70
内容提要:第十讲:伤寒脉法‧痉病病证脉
上次说到《伤寒》的浮脉、太阳的表证、太阳病已经传经或者欲传的、太阳病误治以后表证仍然存在的、还有太阴的表证。今天准备说阳虚的脉浮,在《伤寒》的第29条,以阳虚的脉浮为基础,把《伤寒》的第29条所涉及的这些变证说一下,今天我想着重说一下痉病,就是在《金匮要略》上的痉病。

第十讲:伤寒脉法‧痉病病证脉

上次说到《伤寒》的浮脉、太阳的表证、太阳病已经传经或者欲传的、太阳病误治以后表证仍然存在的、还有太阴的表证。今天准备说阳虚的脉浮,在《伤寒》的第29条,以阳虚的脉浮为基础,把《伤寒》的第29条所涉及的这些变证说一下,今天我想着重说一下痉病,就是在《金匮要略》上的痉病。

一、伤寒误治和随证治之

1、伤寒脉浮的症候和病机

《伤寒》第二十九条这样说:“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反与桂枝欲攻其表,此误也。得之便厥,咽中干,烦躁吐逆者,作甘草干姜汤与之,以复其阳。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脚即伸;若胃气不和,谵语者,少与调胃承气汤,若重发汗,复加烧针者,四逆汤主之。”

“伤寒,脉浮,自汗出、微恶寒”这个肯定是病在表,自汗出为表虚证,无汗为表实。这个肯定是太阳的表虚症。小便数应该理解为里阳虚。我们在第一次讲《中医的思维方式》中讲过尿液的生成和气化的三个转归。其中尿液是膀胱津液的三个转归之一。一个转归是汗,一个转归是入血脉转化成血液,再一个转归是变成尿液(小便)排出体外。“小便数”应该指的是次数多,总量也要多。他没有提到的、应该有的是:小便的颜色是清的、或者是清白的。“小便数”肯定是里阳虚,不能收敛津液,或者说,阳虚后气化功能降低。

“心烦,脚挛急”,心烦肯定是阴液或津液的不足。阴液的不足也就是心阴的不足,心得不到足够的濡养,所以出现的心烦。脚的挛急也是由于津液的不足,也是经脉失于濡养,经脉失于濡养以后才出现的脚的挛急。其实,这句话就是今天我们要说的痉病的主要内容。大致解释原文的意思就是:从症状的描述上,这应该是阴阳两虚的体质。阴阳两虚的基础上又感受外寒,就是他既有里阳的虚,也有太阳表虚,治法肯定是需要扶阳的,或者就温阳解表,应该是以这个为主的。在这个时候,张仲景提出:“反与桂枝欲攻其表,此误也”。这是一种误治,没有考虑到病者正气已虚,单纯以桂枝汤发汗解表,这是一个误治,这是一个我们以前讲过的犯了虚虚实实之戒。这本是一个虚症,在发汗解表以后,造成虚症进一步加重。所以张仲景说:“反与桂枝欲攻其表,此误也。得之便厥”。“得之便厥”中的 “厥”就是指厥逆,厥逆就是四肢凉,本身是阳虚,用桂枝汤发汗解表汗后进一步加重了他的阳虚,阳虚就不能温煦他的四肢,四肢得不到阳气的温煦,使得四肢发凉。

2、误治后的变证和治法

下一句是“咽中干,烦躁吐逆者”。因为这个人的体质是阴阳两虚的,用桂枝汤误发汗以后更加重他的阳虚,同时他的阴的不足肯定也是加重的。我们以前讲阴与阳的关系时候,特别强调的是“阳生阴长,阳杀阴藏”。在这段条文上“阳生阴长,阳杀阴藏” 就体现出来了。因为用桂枝汤固护体表以后出现的“咽中干”,咽中干肯定就是阴液不能达上、并滋润咽喉部。“烦躁吐逆者”:烦躁由于阴液的不足,心神失于濡养而出现的烦躁;吐逆就是由于气机升降出现失调。这时张仲景提出的是以“甘草干姜汤与之”,用甘草干姜汤扶阳、护阳。下一句“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芍药甘草汤,一般的方剂应该讲过。芍药酸甘化阴,滋阴养血。“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其脚即伸”,“其脚即伸”就是芍药酸甘化阴,滋阴养血,使经脉得到濡养以后,脚的挛急得以缓解,所以其“脚即伸”,就是脚可以伸开了。“若胃气不和,谵语者,少与调胃承气汤”。虽说是按照条文的顺序排下来,实际上碰到这样的人因为他是阴阳两虚又复感受外寒,症状是比较复杂的。在临床上用药的时候还应当分清轻重缓急,用药的先后不一定按张仲景的书上写的顺序去用。因为在这个条文上,他有一个阳虚,也有一个阴液也不足。治疗上,干草干姜汤量用多大?要多长时间?必须要想到,虽然他是阳虚的,阳不足的,但他还是有一个阴虚的。温热的药用得过多的以后,或者说阳服太过,造成阴液更进一步的损伤。所以张仲景在这儿应该是特别强调的是“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就是用芍药甘草汤酸甘化阴。

3、突出且重要的“随证治之”

在临床用药当中,《伤寒》《金匮》就这么些条文,要背不难,临证当中怎么把握尺度,用得恰到好处,这是需要功夫。像这一条“若胃气不和,谵语者,少与调胃承气汤”。它所指的,发生胃中不和应该包括阳扶太过,就是热药用得太多了;因为是阳虚的,还应该包括可能是阴寒的范围造成的胃气的不和。这个时候,应该注意辨别,是出现这种不和是胃腑的热症还是寒症造成的吐逆。但是张仲景在这个时候主要是讲的是“谵语者”,热入阳明才出现谵语。应该这条还是指的是一种误治,就是热药用的太过,用热药太过才出现的阳明热症,造成的谵语。这时候用的是调胃承气汤。用调胃承气汤的意思应该是急下存阴的,保存津液的。这条就解释到这儿,下边就不解释了。此条文、这一段中我们应该体会张仲景作《伤寒》订出一个基本框架和规则,也就是上一次我说到的伤寒的书眼是:“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随证治之的前提,就是对《伤寒》的条文、框架和规矩要熟悉,然后随证治之。在这个上面非常明显的突出了一个“随证治之”:他首先指出桂枝汤这是一个误治,然后什么情况下用甘草干姜汤,在什么时候又改用芍药甘草汤,在什么情况下又用调胃承气汤,然后在什么情况又用四逆汤。这段条文非常明显地突出“随证治之”,这是张仲景一个非常突出而重要的学术思想,他是有原则、有变动、不机械、非常实用和非常重要的学术思想。

二、痉病的病因病机和治则

1、痉病的病因病机和主症

关于阳虚的脉浮,还有一条,是《金匮要略》上的《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我准备下次再讲。今天主要介绍一下痉病。血痹、虚痨病脉证并治可以归纳到阳虚的脉浮的条文里。我想借着这个条文,下一次课的时候,着重细致地介绍一下糖尿病。下节课从中西医角度分别详细介绍糖尿病。因为现在糖尿病的病人特别多,从病因病机上分析上出现很多的失误,在治法上也出现很多的失误。首先就西医的观点解释一下糖尿病,然后从中医的角度看看我们古人在《内经》、《伤寒》中,他们是怎样论述糖尿病的,我们现代人又是怎样看待糖尿病的,他们又是怎样论述的,失误点在什么地方。今天我们就说痉病。痉病后世医家提法不多,往往用癫痫、惊风、破伤风这些东西替代痉病。在民间中医网站,我发过一个痉病的真实病例《颈部抽搐头部摇动求教》,由于打字慢,并未写完,今天借这机会把我对痉病的研究介绍一下。后世医家对痉病的描述都不多,张仲景是在《金匮》第二篇当中介绍痉病的。他把痉、湿、暍病放在一起介绍的。痉、湿、暍的关系是什么呢?张仲景为什么把它们放在一起?按照六气(风、寒、暑、湿、燥、火)主时来说,厥阴风木主春、阳明燥金主秋、太阳寒水主冬。春、秋、冬都是单独的一气所主的,但是在春分以后和秋分以前这段时间,有少阳的相火、少阴的君火还有太阴的湿土三气合而主之。所以张仲景把痉病、湿病、暍病放在一起。因为它们这三个病都和暑、湿、热有着直接的关系。在这个痉、湿、暍当中,痉病算是热病当中比较或是最严重的一种。单纯从张仲景的痉、湿、暍病这一篇当中,痉病就是和当时的气候和湿热有关系,或者干脆说就是由湿热所导致的。比如说《素问》上是这样说的:“诸痉项强,皆属于湿”。点出痉病的病机就是一个“湿”字。张仲景在讲痉、湿、暍病的时候,是将热、暑、湿三气合在一起说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发汗过多而导致的痉病。痉病的主症应该有这几个方面:1.颈项强急,2.背反张,3.卒口噤,4.独头动摇。这四条是我们诊断痉病的标准。像后世我们所见到的癫痫病人,癫痫持续状态就特别明显,首先有一个角弓反张:背是背过去的;牙是咬在一起的,在这时撬他的嘴都撬不开;还有一个颈项的强急,癫痫没有头的动摇。其它还有小儿高热惊厥,还有临床非常少见的破伤风,这都是在痉病的范畴当中。在痉病的分类上,张仲景是这样分的:“太阳病,发热无汗恶寒者,名曰刚痉。太阳病,发热汗出而恶寒,名曰柔痉”。即表实无汗为刚痉,就是刚才说的诊断痉病的四条标准加上表实无汗为刚痉。刚痉就是我刚才说的癫痫的持续状态和非常少见的破伤风。我不知道大家见没见过这样的病人,就是他抽搐的时候,这是一个角弓反张的,脖子也特别硬,四肢也是抽在一起的。我们掰他的胳膊和手的时候,非常不容易掰开。这一个刚痉,表实无汗。因为我们知道表实无汗就是一个太阳伤寒、太阳的表实证。然后加上痉病的四条标准,它就是一个刚痉。柔痉就是痉病的四条标准加上太阳病的表虚有汗。这是张仲景把痉病分成刚痉和柔痉的标准。痉病的病位就是在筋脉。它的病机就是筋脉失去濡养以后的筋气不舒所造成的。筋脉失于濡养的原因,也就是痉病的病因。病因的首先有一个内因:1.是素体本来就是津液不足的体质;2.或者有痰饮,邪阻筋脉造成津液输布不利。3.误治造成津液被伤。像我们刚才说的第29条,以桂枝汤发汗解表以后造成津液被伤,所以出现脚的孪急。这是内因的三条。外因就是外感风寒之邪。

2、痉病证治

(1).脉反沉迟 栝蒌桂枝汤主之

在这篇当中,张仲景提出的证治,就是怎么治疗痉病,有这么几个方子:栝蒌桂枝汤,葛根汤,承气汤。在素体津液不足、津液输布不利的时候,以桂枝汤为底方加栝蒌根(就是天花粉)。这时候他使用的是汗法解肌,调和营卫,以驱除筋脉的寒邪为主的。条文是这样的:“太阳病,其证备,身体强,几几﹝shushu﹞然,脉反沉迟,此为痉,栝蒌桂枝汤主之”。“太阳病,其证备”是一个太阳中风的表现,然后,他提出“脉反沉迟,此为痉,栝蒌根桂枝汤主之”。痉就是我们刚才提出的四项标准,我们知道《伤寒》有一个葛根汤是治颈项强急的专方,而这个时候为什么用桂枝汤加天花粉,而不加葛根?虽然是太阳病,其证备,再加上痉病的几条症状,但他提出一个“脉反沉迟”。我们说:脉浮,邪在表;这是指外感的时候,它没有入里。上面讲的是阳虚以后的脉浮。这里太阳病,“脉反沉迟”,就决定了用天花粉而不用葛根。因为用葛根汤、或桂枝汤加葛根时,还是邪在表、脉浮的,脉不应该出现沉迟的。“脉反沉迟”, 是在表之邪为内湿所挟持。张仲景在讲痉、湿、暍三病当中,他把这三条是合在一起说的,并且以暑、湿、热这三气论这三病的。在表之邪为内湿所挟持后,实际也就成为一种湿热二邪交合之病因了。这当然不能按风寒的解表法去解了。所以在这时候他不用葛根去发汗解肌,改用桂枝加天花粉去解。因为天花粉味苦,入阴的,功用(擅长的方面)是生津液,去热。用桂枝汤加天花粉能濡养筋脉,调和营卫,生津去热。此条变解表法为和法,为权宜之计。

(2).葛根汤

第二条用的是葛根汤。他的条文是:“太阳病,无汗而小便反少,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葛根汤主之”。在《伤寒论》上葛根汤的适应症就是:无汗恶风、颈项强急。而这条也提的是用葛根汤。“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这个解释应该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外感病,外邪肯定是在太阳的。“太阳病,无汗,而小便反少”不单纯是在太阳的界面了, 应该说外邪所处的位置是在太阳与阳明两经之间的。(注:老师曾在民间中医网所发帖子上的解说,葛根为阳明之要药。阳明之经脉内接胃口,上行胸中,环口。此条用葛根汤,因邪在太阳与阳明。热结阳明,气上冲胸,则肺失肃降而小便少;热结阳明,循经上行"环口",则"口噤不得语"。刚痉无汗故用葛根汤解肌清热微取其汗。) “两经之热并行于胸中,因邪在太阳与阳明。热结阳明,气上冲胸,则肺失肃降而小便少;”这种解释是对的。因为邪在太阳与阳明之间,两经的热并行于胸中,行到胸中,伤到肺金。肺金的清肃之气受到损伤。肺主肃降,肺的肃降功能受损以后水道不行,而出现的小便少。因为阳明的经脉是内接胃口的,外行胸中,过人迎环口。热邪进入阳明以后,濡养筋脉的津液进一步受到损伤,造成经脉牵引、挛急,所以出现口噤不得语。这是一个“太阳病、无汗”的病。再有关于湿的解释,《金匮》有“诸有水者,腰以下肿,当利小便;腰以上肿,当发汗乃愈”的条文。太阳病、无汗,湿邪病位在经脉,并且病位在上,气上冲胸、口噤不语,应该用汗法去解决,所以用葛根汤。用葛根汤是和解太阳、阳明两经的湿热和在表的风寒。这是用葛根汤。再有一个是用大承气汤。

(3).大承气汤

用大承气汤是痉病到了非常危重的阶段了。《内经》上是这样说的:“热而痉者,死,腰折,齿噤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高热的惊厥。外感证的时候,出现阳明腑实证的时候,再出现痉病这就算是比较危重的了。此时用大承气汤,也就是死马当活马治,最后的一个办法。张仲景治痉病的前两个方子应该是常用的,后一个条文用大承气汤或调胃承气汤之类的,应该说我们在临床上见到的机会不多。即便见到,我们一般的中医也是不敢接手的。这条就不再多说了。在这一篇当中,张仲景对痉病的介绍就到此为止了。以上所讲,张仲景在《金匮》的痉、湿、暍篇中,是从三阳经的角度去介绍痉病的。但是,我们对于痉病的理解是不是就到此为止?像我发的那个帖子《颈部抽搐头部摇动求教》上,里边那个人的痉病所表现的就不是三阳经的痉病。也是讲堂有人问的:“还有内伤的痉病吧?”。张仲景在痉、湿、暍篇讲痉病的时候,确确实实就只讲了三阳经的痉病,但是,我们从《伤寒》、《金匮》上其它的篇章,还可以找到三阴经同样也可以导致痉病。

3、痉病的“痉”

刚才提到痉病的“痉”字,《内经》上讲痉急,相当于我们讲的肌肉的痉挛,有叫做肌肉挛急。癫痫的病人还是比较多的吧,以前叫抽羊角风,他在发病大发作的时候,角弓反张、脖子是硬的、四肢也是绷得特别紧的。按我们现在的话说,指的是一个肌肉的痉挛。在现在的条件下,阳明腑实热造成死亡的确实不多,但在古代因为热盛伤阴,造成津液的损伤。在后世医家有这样一句话:“留得一份津液,便存一份生机。”其中有一部分内容指的就是:当出现阳明腑实热的时候,用承气汤急下存阴。但现在西医有事儿、没事儿都输液,这种津液损伤(或按照西医的说法就是脱水)的情况不太多了。在痉病上,热病成痉,或按照现在的说法是高热惊厥。高热惊厥就是发烧的温度很高出现的肌肉痉挛。伴有高热惊厥的是意识的丧失,简单地说,就是高热引起的抽风。有的人会伴有大小便的失禁。在这个时候就是比较危重的。因为现在西医急救的方法很多。出现高热惊厥时间长一点以后,首先造成一个脑部的损伤,出现脑水肿。这是西医的观点。现在西医一个是积极的降温,包括一切办法(擦酒精、敷冰袋、使用积极退热的药物),然后还配合用脱水的药,迅速地、积极地降低颅内压。因为脑细胞受损以后造成脑水肿,颅内压太高以后会出现颅压高的症状:如心跳过缓、神经性呕吐。如果说这些症状进一步加重的话,那就是脑病,可能造成死亡。高热惊厥热病成痉的肯定是个危重的证。这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我们见到的不多,即便见到一般中医也是不敢接手的。这个问题就解释到这儿。

三、对痉病新的理解

1、用整体观来理解痉病

张仲景在这一篇主要指的是三阳经的痉病,这几条都是三阳经所导致的痉病。在张仲景的六经中,外邪首先中的是太阳、少阳、阳明。然后它还要传入阴经。三阳经可以导致痉病,那么三阴经会不会导致痉病呢?像《伤寒》第29条当中“伤寒,脉浮,自汗出,小便数,心烦,微恶寒,脚挛急。”脚的挛急就是一个痉病。但是这个痉病又与我们刚才说的痉病四条标准又有些对不上。1.颈项强急;2.背反张;3.卒口噤;4.独头动摇。这四条作为痉病的四条标准。这四条标准是张仲景在这一篇当中所列出来的,也是后世医家所遵循的。但是我们知道《伤寒》、《金匮》是前后呼应的。他非常重要的学术特点是前后呼应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他和我们现在所讲的病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讲的咳嗽就是咳嗽,腹泻就是腹泻。张仲景讲六经病变的时候,或者是按照正常的传经顺序,或者是不按,或者是直中,按照疾病本身所固有的发病规律去讲的,不像我们把病名单独的分开来说。关于这点说前几天见到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因为头晕在一家大医院住院,基本上能做的检查都作了,给她最后下的诊断是:糖尿病、冠心病、高血脂症、甲状腺结节、乳腺增生、子宫肌瘤。这么多种病,我们现在讲病都是单独的病名。比如说甲状腺结节和冠心病之间是什么关系?现在病人认为它们没有关系。糖尿病和甲状腺结节有没有关系?(病人认为)也没有关系。但是张仲景讲《伤寒》绝对不是这么讲的。把患者出现的症状是串在一起的。是每一经的病,还是两经、三经的合病、并病,他是这样说的。

2、三阴病也会出现痉病

关于三阴经所导致的痉病,应该说历代都没有特别明确的表述出来,包括张仲景的那个年代、《难经》时代,包括后世的医家都没有特别明确的表述。但我们从《内经》、《伤寒》可以总结出几点:仲景讲三阳经痉病时的四条标准:颈项强急,我们也可以称它为头僵、体僵或能仰不能俯。能仰不能俯,是三阳经的特点。独头动摇,卒口噤,背反张(头仰不能俯)这些是三阳经痉病的特点。从张仲景的书中,我们也可以总结出三阴痉病的特征:1.头能俯不能仰,就是能低头不能仰头。2.还有29条讲的脚挛急。3.再有是身蜷不能仰者。按我们当地的土话就是抽抽着、缩缩着,也就是不能伸直。肌肉不自主的牵动也算,其中范围扩张到比如说老年人的摇头,其实也应该从痉病去考虑,还有一个帕金森氏症。我们现在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对帕金森都没有很好的办法,对它的研究非常局限。我们中医对帕金森的认识也非常局限。就是大家有机会遇到帕金森的病人,多从痉病的角度去考虑。三阴经的痉病的治法就是从阴急温,一个温法。太阳病当中见到背恶寒者,不等出现身蜷就早早的从阴急温,早早用药,预防它出现身蜷不能仰。这是太阳证见到背部寒的。在少阴证中见到下利,清水似的,口舌干燥的,不等出现项背强急,他(张仲景)也是早早地从阳着手用药,预防它出现三阴痉病的不能仰。这些条文我们不一一找了。御心老师讲方剂讲得非常的棒,等御心老师讲方剂的时候,肯定会提到。张仲景在痉、湿、暍这篇提到三阳所导致的痉病,实际上在他整篇的行文当中对三阴所导致的痉病也已经做了交代。在我们学习条文的时候应该注意这一点。下边再简单地说一下痉病的脉,总的来说,痉病的脉是比较强的脉,尤其是三阳痉病的脉象是强的。出现强的脉当中,我的体会是柔软和缓的脉是见得不多的。“太阳病,发热,脉沉而细者,名曰痉,为难治”。“沉而细”我们表面上看,沉为在里,细为津液的不足。但你仔细看“沉而细”应该不是带的柔软和缓的脉,而是带着比较强、不柔和的脉象。再有一条,“太阳病,其证备,身体强几几﹝shushu﹞然,脉反沉迟,此为痉,栝楼桂枝汤主之”,这是我们刚才解释过的。


四、痉病脉象及愈解

1、脉象如蛇

还有,痉病,脉伏,“直上下行,而复以按之紧如弦”。在这儿的脉伏不应当理解为后世脉法的伏脉,在这儿的脉伏应当指的是位置比较靠下,实际上应当指的是沉脉。因为沉脉的特点是直上下行的。直上下行的描述应当是弦、紧的脉形。在我们指下的感觉就是弦、紧、而失柔和的脉象。在痉、湿、暍篇中只提到一个“其脉如蛇”,但没有描述 “其脉如蛇”症状是什么?“其脉如蛇”该怎么理解?因为痉病本身就不容易见到,痉病的“其脉如蛇”也很难见到。因为按痉病的病症分析,经脉失养,尤其发汗过多之后。我不知道大家对湿和热之间的关系理解到什么程度,上次讲桂枝汤用法的时候强调一个汗法,汗法就是微微似汗出并维持一个小时以上。微微似汗出并且维持时间长风湿都去掉了,并且包括治风湿的麻黄加术汤的去汗法。发汗的过程如果是大汗,往往是风去而湿不去。湿不去往往又会搅动下焦的热。这是我们用汗法必须要注意的。大汗以后,一般人都知道大汗亡阳(汗多伤阳),同时汗为阴液,大汗之后也会伤阴,所以大汗既亡阴又亡阳。那么出现“其脉如蛇”,阳气被伤了,阴液也被伤了。这时候可能出现的一个变证就是虚阳外越。虚阳外越的脉象应该出现浮而无根,就是浮、弱、数的脉象。但在这个时候,因为发汗搅动了下焦的湿,脉像被湿所粘滞,出现了脉象如蛇一样,一会快一会慢,就是浮阳想挣脱湿的迟滞。湿对脉的束缚小一点儿,脉就快一点儿;湿的迟滞强一点,脉就慢一点儿。所以出现脉象如蛇。

2、暴脉长大为痉欲解

下一条“暴脉长大者,为欲解;其脉如故,及伏弦者,为未解”。说欲解和未解,比如说少阴病的欲解:“少阴病,脉紧,至七八日,自下利,脉暴微,手足反温,脉紧反去者,为欲解也”。少阴病从紧脉到七、八天的时候出现微脉,脉解是从紧脉到微脉,手足暖和了(手足反温),这时是少阴病的脉欲解。在痉病上“暴脉长大者,为欲解”,这条应该说不怎么太好解释。可以从以下方面去解释一下吧。因为我们知道伤寒的传经是太阳先受之,阳明、少阳,然后三阴经,传到厥阴的时候,已经传遍了。有的不治自愈;有的不愈还要继续传。传到厥阴之愈与不愈,应该说从脉象上是可以观察到的。传到厥阴的欲解之时应该是出现什么脉象呢?按五行的生克讲,厥阴肝,见肝之病当知肝病传脾,邪传到厥阴以后,欲解的时候,出现肝木克脾土的症状。也就是说传到厥阴以后,要传脾土,传其所胜。传到脾土后,出现的症状是腹胀满、不欲食、时腹痛、下利这些症状。但是腹部胀满的脉象应该是什么?脉象是长大的。所以就是这一个 “暴脉长大者,为欲解。”我认为应该是从这个角度去分析。今天就讲到这儿吧。

 

[ 本帖最后由 素灵 于 2007/8/10 16:20 编辑 ]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