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中医培训 >> 望色与切脉的配合很重要

望色与切脉的配合很重要

2018-04-25 11:55:12 来源:[祖传]全国中医培训|把脉诊脉|中医把脉_老中医带徒学习培训基地 浏览:1
内容提要:中医的望、闻、问、切四诊,本是综合应用,不可分割的,其重点则在望色 和切脉。故《素问 脉要精微论》说:“切脉动静,而视精明,察五色,观五脏 有余不足,六府强弱,形之盛衰,以此参伍,决死生之分。” 

所谓“参伍”,就是 指望色与切脉的配合。正因为必须把两者配合好,才能进行较全面的诊察。 所以《素
中医的望、闻、问、切四诊,本是综合应用,不可分割的,其重点则在望色 和切脉。故《素问 脉要精微论》说:“切脉动静,而视精明,察五色,观五脏 有余不足,六府强弱,形之盛衰,以此参伍,决死生之分。”

所谓“参伍”,就是 指望色与切脉的配合。正因为必须把两者配合好,才能进行较全面的诊察。 所以《素问?五脏生成》强调说:“脉之大、小、滑、涩、浮、沉,可以指别;五脏 之象,可以类推;五脏相音,可以意识?’五色微诊,可以目察。能合脉色,可以 万全。”这里尽管把望诊、闻诊、切诊都提到了,但最后的结论,还是在于“能 合脉色”。

古人把色与脉的关系,看做是根与叶的关系,根生则叶茂,根死 则叶枯。《灵枢 邪气脏腑病形》说:“色脉与尺之相应也,如桴鼓影响之相 应也,不得相失也,此亦本末根叶之出候也,……色青者,其脉弦也,赤者,其 脉钩也,黄者,其脉代也,白者,其脉毛;黑者,其脉石。见其色而不得其脉, 反得其相胜之脉,则死矣;得其相生之脉,则病已矣。”结合临床来看,肝病, 色青,脉弦,本病本色本脉’这是病、色、脉相应的,也就是一致的;肝病色青, 脉来浮大,燥热灼肝,便是反得其相胜之脉;肝病色青,脉来沉小而滑,则为 相生之脉。其他各脏的病、色、脉,准此类推,是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的。尤其 是《素问?脉要精微论》说:“有故病五脏发动,因伤脉色,各何以知其久暴 至之病乎?岐伯曰:……征其脉小色不夺者,新病也;征其脉不夺,其色夺 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俱夺者,此久病也;征其脉与五色倶不夺者,新 病也”。病变轻浅,脉有反映,而色少反映;病变深重,脉色均有反映。这在 临床上是习见不鲜的。是以《素问 移精变气论》说:“理色脉而通神 明,……治之要极,无失色脉。”如此强调,或者有一些夸大,但其中肯定是 有不少宝贵的经验存在。

因此,在《灵枢》、《素问》中记载望色与切脉的内 容之所以那样的丰富,而长时期来广大群众把诊病叫做“看病”、“瞧病”、 “看脉”,都可以理解了。看瞧,即是望色;脉,自然就是切脉。兹就望色和 切脉两个问题,分别谈一点个人的点滴体会。
  (—)色诊

望色列于四诊之首,《难经 六十一难》以神、圣、工、巧分四诊,竟推崇望 色为最高明的诊法,它说:“经言望而知之谓之神。”并为之解释说:“望而知之 者,望见其五色,以知其病。”据五色以观察病变,《灵枢.五色》总结的经验 是审察泽夭,谓之良工。沉浊为内,浮泽为外,黄赤为风(《素问 举痛论、 皮部论》均以黄赤为热),青黑为痛,白为寒,黄而膏润为脓,赤甚者为血,痛甚 为挛,寒甚为皮不仁。五色各见其部,察其浮沉,以知浅深;察其泽夭,以观成 败;察其散搏,以知远近,视色上下,以知病处;积神于心,以知往今。故相气不 微,不知是非,属意勿去,乃知新故。色明不蟲,沉夭为甚,不明不泽,其病不 甚。其色散,驹驹然未有聚;其病散而气痛,聚未成也。……以五色命脏,青为 肝,赤为心,白为肺,黄为脾,黑为肾。”

它总结了三点:①五色各主不同病变的性质。②望色应观察其浮、沉、泽、 夭、搏、散、新、故的变化。③五色分主五脏。这些在临床上都有一定的现实意 义。历史上记载有几个较生动的望色诊病的故事,用色诊的理论来衡量它,都 比较可信。如《史记?扁鹊仓公列传》:“扁鹊过齐,齐桓侯客之。入朝见,曰: 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深。桓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谓左右曰:医之好 利也,欲以不疾者为功。后五日,扁鹊复见,曰:君有疾在血脉,不治恐深。桓 侯曰:寡人无疾。扁鹊出,桓侯不悦。后五日,扁鹊复见,曰:君有疾在肠胃间, 不治将深。桓侯不应。扁鹊出,桓侯不悦。后五日,扁鹊复见,望见桓侯而退 走,桓侯使人问其故。扁鹊曰:疾之居腠理也,汤熨之所及也;在血脉,针石之 所及也;其在肠胃,酒醴之所及也;其在骨髓,虽司命无奈之何。今在骨髓,臣 是以无请也。后五日,桓侯体病,使人召扁鹊,扁鹊已逃去,桓侯遂死。”

扁鹊究竟如何望出齐桓侯的病色由浅人深,由表及里,终于不治,不得而 知。但《灵枢 卫气失常》确有类似的望色方法的记载何以知皮肉、气血、 筋骨之病也?伯高曰:色起两眉薄泽者,病在肤;唇色青、黄、赤、白、黑者,病在 肌肉;营气濡然者,病在血脉;目色青、黄、赤、白、黑者,病在筋;耳焦枯如受尘 垢者,病在骨。”

不仅此也,扁鹊分析齐桓侯病变的理论,与《素问 缪刺论》所说,亦甚符 合。《缪刺论》说夫邪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皮毛,留而不去,入舍于孙脉, 留而不去,人舍于络脉,留而不去,入舍于经脉,内连五脏,散于肠胃,阴阳俱 感’五脏乃伤,此邪之从皮毛而人,极于五脏之次也。”

至扁鹊的论治,亦与《素问 阴阳应象大论》所载如出一辙。其云:“善治 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肤,其次治筋脉,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脏。治五脏者,半 死半生也。”

准是以观,扁鹊的望色、辨证、论治,均为逐渐总结的经验,并非神秘不可知者。《扁鹊仓公列传》又云:“齐丞相舍人奴从朝入宫,臣意见之食闺门外, 望其色有病气。臣意即告宦者平。平好为脉,学臣意所,臣意即示之舍人奴 病,告之曰:此伤脾气’当至春鬲塞不通,不能食饮,法至夏泄血死。宦者平即 往告相曰:君之舍人奴有病,病重,死期有日。相君曰:卿何以知之?曰:君朝 时人宫,君之舍人奴尽食闺门外,平与仓公立,即示平曰:病如是者死。相即召 舍人奴而谓之曰:公奴有病不?舍人曰:奴无病,身无痛者。至春果病,至四 月,泄血死,所以知奴病者,脾气周乘五脏,伤部而交,故伤脾之色也,圣之杀然 黄,察之如死青之兹,所以至春死病者,胃气黄,黄者土气也,土不胜木,故至春 死。”临床所见,凡脾胃衰极,久病血败,面色多见黄而青黑,为脾伤湿盛,侵入 血中所致。往往以黄色之深浅辨血之厚薄;黄色之明暗辨血之死活。所谓 “杀然黄”,即黄兼青黑之色。杀,音同帅,衰败之会。《素问?五脏生成》说: “色见青如草兹者死,黄如枳实者死。”考《尔雅?释器》:“蓐谓之兹。”草兹, 即草席,以“草兹”形容青色,即青而带枯,死草之色。所谓“死青之兹”,正是 这样的含义。《千金翼方》亦说:“病人色青如翠羽者生,青如草兹者死。”看来 这一经验,曾长期得到实践检验的证明。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