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脉诊讲解稿 >> 第十三讲:糖尿病及其脉象﹝三﹞

第十三讲:糖尿病及其脉象﹝三﹞

2013-09-30 08:45:46 来源:中医培训,脉诊培训,祖传诊脉培训,脉诊,诊脉,切脉 浏览:812
内容提要:第十三讲:糖尿病及其脉象﹝三﹞
一、古代医家之治法
1、“数”中虚损
前面讲糖尿病,在早期时,要及早作5点血糖的检测,其积极意义就在于体现中医的“上工治未病”,防重于治的思想。在没有真正形成糖尿病时,相对来说纠正是比较容易的,等到真正形成2型糖尿病以后,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比较困难。我们上次说,一

第十三讲:糖尿病及其脉象﹝三﹞

一、古代医家之治法

1、“数”中虚损

前面讲糖尿病,在早期时,要及早作5点血糖的检测,其积极意义就在于体现中医的“上工治未病”,防重于治的思想。在没有真正形成糖尿病时,相对来说纠正是比较容易的,等到真正形成2型糖尿病以后,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比较困难。我们上次说,一个是糖耐量低点时,再有就是在糖尿病早期的时候,往往出现的是肺、胃的热,所以上次我们介绍用白虎加人参汤,实际在临床当中,这种典型的真的见的不多。我们在给人作脉诊时,整体脉象出现虚损性的脉。还有一个就是脉数用其它原因作不出解释时,往往这些可能出现的是虚损性的脉。按我们后世医家的注释,凡是属于阴脉:迟、细、弱、浮、濡,叫虚损脉。在《内经》和张仲景的著作中,不光是微、弱、浮、细是虚损的脉,比如象弦脉,我们上次说到弦脉,在临床中出现是非常多的也可能是虚损脉。弦脉在张仲景的《伤寒论》里描述为:“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不只弦脉当虚损脉,把浮大脉,洪脉也作为虚损性脉去对待。

在临床中,在糖尿病早期能见到浮,洪,但是见得最多的是虚损性的脉。它的特点:一个是数,这种数不是特别快,大概在每分钟80多90次,并不是那种高热后的数,也不是西医说的心动过速的那种数。从整体上分析,造成数脉的原因,一个是热造成数脉的原因,按照现在西医的解释,体温每增高一度,脉搏的次数就增加10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西医讲的是心动过速,这种心动过速在脉象上往往没有特殊的提示,比如象阵发性的心动过速,说跳,就突然跳得很快,脉搏就达到100多次,甚至达到170、180次,说停,一下就停下来,恢复到正常的速度,象这种现象在脉象上没有特殊的表示,糖尿病的数脉往往伴有虚损性的沉微弱细。造成数脉的第三个原因,就是虚,里虚造成了数脉。我们在临床中,假定碰到一个中年或中年以上的、体态又偏胖的、同时在脉象上又摸到数脉,这种数象是一个前提,往往血糖的数值越高,数脉越明显,也是血糖数越高,心跳越快。有一部分人血糖值和脉搏的跳动快慢上有正玄关的关系,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在已经确诊的糖尿病人就诊时,你不知道他有什么病,比如他就说感冒了发烧,胃疼,有些人非常不注意或者刻意隐瞒,我们在诊脉时要注意这些脉象。这是糖尿病中期的一种脉现。等到了后期,出现一些并发症时,如出现西医所说的心脏的冠心病、脑血管病、肾病、眼底血管的病变,出现下肢血管的一些病变,出现这些并发症时,脉象按照寸关尺三部之脏腑分主,可以在相应的位置找到这个糖尿病人他所出现的并发症的部位是在心脏上,还是脑血管上,还是在肾上,还是下肢上。

2、大黄活血缓下

用药方面,在中期时、即出现虚损性病况时,非常不好用。在肺胃热时,用白虎加人参汤,白虎汤清阳明热,这是大家所熟知的。这时候为什么加人参,因为这种热是标象,它的本还是虚,是脾胃的气虚,所以要加人参。在见到这种热象时,尤其是肺热不明显、胃热比较明显时,曾经见到有人用承气之类泻下,泄腑热。我们为什么没提到?其实在这种肺胃热时,可以比较肯定地说,下法绝对是不可用的。假定因为阳明热出现便结、不得已要用下法时,第一,大黄量一定不要大;第二,大黄一定要先煎,煎的时间越长越好。因为在这个肺胃热时,假定用泻下,表层的意思下法可以泻热,实际是本已虚,越泻下越伤脾胃之气,造成本越虚,犯虚虚实实之戒。大黄久煎,把泻下的作用减缓,变成通下的作用,同时大黄久煎还有一个大家不太熟悉的作用,就是活血的作用,比如碰到有瘀血、同时伴有阳明热的患者,假定判定瘀血重,阳明热不重,那么考虑其它活血化瘀药会伤血,我习惯用大黄,可用到20,30,50,70,80克。但是用70,80时肯定告诉他先煎3小时,可自己试验一下,用上40、50克大黄,先煎3个小时,通便的作用非常柔和,没有急下、泻下的作用。这一段就是说,在遇到肺胃热证型时,假定大便干结,不得不用大黄,一是量不要大10克8克;二是要先煎,将急下的作用改成缓下的作用,这是要注意的。

3、把握未病玄机  善用仲景方子

糖尿病到中期时,前面我们讲到,糖尿病不完全等同于消渴,有部分人属于消渴,按现在疾病谱的变化来讲,大概有2/3左右不属于消渴范畴。在中期出现虚损脉时,怎么调?找一个省事的办法,按消渴病去治,按糖尿病大概等于消渴病,一个最适用的方子就是金匮肾气丸。因为在张仲景的《金匮》里,介绍金匮肾气是治“脚气上入,少腹不仁者”。《伤寒》中的脚气可不是现在的脚气,现在的脚气是一种真菌感染,感染后顺着淋巴管从脚有一条明显的红线顺着小腿上传,在大腿的腘窝,出现淋巴结的肿大。张仲景讲的“脚气”实际指得是阴气。这种阴邪,按照同气相求,风邪伤人上先受之,阴邪伤人脚先受之。这种“脚气上入”指的是阴气逐渐上行,首先侵犯的是少腹,“少腹不仁”,阴气继续上行,侵犯到我们中医说的心,大概意思相当于是“水气凌心”。金匮肾气它的作用机制是这样的,“脚气上入”侵袭到我们人体,应该有一个前提条件,我们知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阴邪从下侵入时,肯定有肾的虚劳,在这个前提下,才能从下受之。这些人有肾的虚劳,出现的感觉应该是腰部的疲乏,酸、沉、痛、凉、麻。再有就是“少腹拘急,小便不利”。小便不能自己通利,也是因为阴气逆于少腹,阻碍了膀胱的气化,气化失常,就出现小便不利,这时候用金匮肾气丸,它的作用收缩肾气的。“短气留饮,饮从小便出”,一会再解释这一条。在这个阶段,如果我们把握不住,以后就很麻烦。找一个省事的方子就是用金贵肾气,市场上有很多厂家出金匮肾气丸,北京同仁堂也出的。

4、虚损治则

如果想细致一点的话,找到虚损损在哪:是肝肾的下焦、脾胃的中焦,还是心肺的上焦,一方面问他的症状,另一方面主要还从脉诊上找。我们讲过四季脉,就是平脉,在《熊猫戏说脉》中讲到“察独”,“独处藏奸”,“独者病”,把位置找好后,就可调理。调理虚损的原则,《难经》规定了基本的原则:“损其肺者益其气,损其心者调其营卫,损其脾者调其饮食,适其寒温,损其肝者缓其中,损其肾者益其精,此治损之法也。”这是秦越人治虚损的大法。《难经》指出了治损的原则,没有指出方子和药物,在治疗虚损的方子和药物方面,我们要参考许多医家的观点,比如说善于调理脾胃的李东垣,这样说吧,就是金元四大家,除去刘河间以火论之的参考意义不大,其它几家的观点都值得参考。因为后世医家毕竟有这样一个观点,张仲景是享誉伤寒的,后世医家在内伤上面、在张仲景的基础上有所发挥,比如调理脾胃、调理命门、关于痰、瘀等,都值得参考。

但是,参考是参考,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把脉诊的基本功做好,如何调理,首先要知道哪脏、哪腑是虚的,虚在什么部位,是气虚、血虚,还是伤精,伤精也是一种虚损,虚是否达到损的程度,再选择用药。在调理虚损病的过程当中,我们中医的脉诊非常重要,假如我们不以脉诊作为指导,找不到虚损的部位,单纯凭借病人的描述,比如调中期糖尿病,他自己本人就没有感觉,但是在脉诊上确确实实就能找到东西。其实不只是糖尿病,一个对流行病的调查发现,占人口的90%以上的人处于亚健康状态,这也属于一种虚损病。它在虚损的基础上,往往同时伴有气滞、血瘀、痰瘀。面对这么庞大的亚健康群体,我们中医所说的“上工治未病”,怎么变成实际的行动,最直接的东西就是中医的脉诊,脉诊的实际意义是对疾病的诊断,指导用药,观察效果,变成可实际操作的。前面介绍的糖尿病都是西医的观点,报刊杂志的观点。我们中医对糖尿病的看法,我是从古代中医这个角度说了一下。

二、个人对糖尿病的看法

下面谈谈我个人对糖尿病的看法近年接触糖尿病比较多,教训也特别多。比如碰到中期的患者,出现手足不温,在98,99,2000年那段时间,用扶阳比较多,按照四逆汤的思路去用,发现的问题是用下去后手足不温有所好转,但血糖跟着上升。在用这个之前,那个时候是按照学院派观点滋阴清热,包括上次讲到用降血糖,降尿糖的对药,效果非常不好。我们包括本网站一些先生们,我们在02年网上交流时,对中后期的糖尿病,我们还是抱着温阳救逆的观点,其中有的帖子发出来,附子量用的比较大,用到30,50克。大概03年非典前后,总结教训,我开始转变观点,下面介绍一下。

1、号脉察独定病位

首先说西医的糖尿病,中医叫消渴,它的病位在哪里?从西医解剖学上,非常明确的定位就是在胰腺,胰腺既是外分泌器官,又是内分泌器官,按西医的观点,食物进入胃以后首先就是经过胃酸的烧灼消化,再通过幽门进入十二指肠,在十二指肠有胆道开口和胰腺开口,胰腺分泌的外分泌液、就是胰液和胆汁从十二指肠进入,胆汁和胰液都是强碱性的,胃酸是酸性的,先用酸性的胃液把食物消化一遍,再用强碱性的胰液和胆汁再把食物消化一遍。胰腺首先分泌的是胰液,它的另外的内分泌就是胰岛细胞分泌胰岛素,分泌的胰岛素直接进入血液。中医怎么定位,我们中医是重象而轻质。在西医的解剖学里,胰腺、甲状腺在中医是没有的。胰腺应归属到哪?有这么一种说法:胰为脾之副脏,我们看到的胰腺的功能,脾主运化,饮食入胃,其精归脾,脾把精气输送到全身各处。肝主疏泄,脾主升。肝性升发,又主疏泄,这说明肝主升也有降。我能意识到里面的含义,但却很难用语言表达这意识。

﹝网上搜来:中医本无“胰腺”这一实名器官,但中医对此早有认识。《难经》的四十二难指出:“脾重二斤三两,扁长三寸,长五寸,有散膏半斤”,所谓“散膏”,《难脾胃论》则说:“脾长一尺,腌太仓”;而《医林改错》则发现:“津管一物最难查看,因上有总提遮盖,总提谷名胰子,其体长,于贲门之后,幽门之左,正盖津门”;近人张锡纯称胰为“月卒”,并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直言:“月卒为脾之副脏”。﹞

回到脉诊,在肺胃热的时期会出现洪脉,但在关位,洪脉是弱的,或者说他的根基不足。到糖浆尿病中期后期,脉象变化最明显在肝就是在左关位,还有一部份人在关前出现紧脉,还有一部份人在关前出现横膈脉。随着对脉诊理解程度的加深,我们说“独处藏奸”,碰到这种病人,其共同的特点就是在左关、肝脉的位置脉象出现特殊的变化,我们是不是可以把糖尿病的病位定在肝上?!有这个考虑是在非碘前后。在《内经》上有这样一句话:“凡十一脏取决于胆”,肝胆相表里,胆主升,肝也主升。一年四季当中,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在一天当中早晨是阳生,在我们人的一生当中,少年是阳生,肝胆的作用阳气升发的开始,可以把肝胆的作用理解为生长之源。如果说这种生长之源没有受到损伤,那么肝胆之气能够非常好地协助后天脾胃升发先天之气,先天之气充足,后天之气充足,肯定不会出现虚损的。这是从中医的脉诊上找到的依据。

2、甘味太过

再有,我们看糖尿病的病人,我们分析他的饮食习惯,“肥贵人,膏梁之疾也”,指的是吃的多吃的好。谷物肉食吃的多,基本都算是甘味的,这些人胃口好,喜吃辛味,像辣椒等。按照《内经》上面强调的:“夫五味入胃,各归所喜,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咸先入肾。”﹝他们吃的﹞这些都是甘味,因而入脾胃,《内经》又云:“久而增气,物化之常也,气增而久,夭之由也”,因此脾胃功能强大,按照五行生克制化来讲,脾土太强,肝木不能克脾土,脾土反被肝木侮。辛归肺,肺气强,金克肝木。这些人的饮食习惯,造成肝的损伤。这种分析是一种自我的解释,真正的依据是我们诊脉时确实能诊到这种独特的东西。所以,在非碘后,就把糖尿病定为虚损性的病,而它的位置就定在肝上。然后调整用药,在那个时候,没有找到太好的方子,用的还是金匮肾气丸,刚介绍了一部份作用,还有一部分没有介绍,在用金匮肾气时,有的干脆用原方,有的摸到肝脉比较弱比较细,有弦细,有沉细的,按照《金匮》的提示,“肝虚者补用酸,助用焦苦,宜用甘味药调之”,有意识的在方子当中加入一些酸味药,归肝经的,收敛的,如酸枣仁,五味子,山臾,有意识多用一些。我们知道肝体阴而用阳,肝主藏血。也用一些焦苦的,甘的,在以后的治疗过程当中,效果还行,但总还是达不到理想的地步。

3、肝主风再悟

又过了一年多二年,反复地看中医的经典古籍,对糖尿病没有现成的比较好的东西。而教材上、期刊杂志上又比较侧重于理性分析,但这些都拿不出事实上的根据的。自己把病位定在肝的虚损,该怎么调?这过程当中感到比较苦恼:觉得对糖尿病的治疗看到一点希望,但就是不能突破。这样维持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反复地看基础,终于发现肝一个非常重要的性质没有注意到:肝主风。是不是在肝主风上能有点突破?带着这点疑问,还是从中医古籍上寻找,尽管能作出解释,但这这种解释在临床当中是否又有效果?

4、黑散新用

大概在04至05年左右,用药又完变了,用的是张仲景《金匮》上的侯氏黑散。张仲景在《金匮》的《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第五》说,侯氏黑散:主治大风四肢烦重,心中恶寒不足者。“主治大风,四肢烦重,心中恶寒不足者”。侯氏黑散的适应症很简单,就这么几句话,什么叫大风,什么叫中风,那些虚损病人,都有四肢烦重,只不过有的比较重,有的比较轻。还有一个“心中恶寒不足者”,在脉象怎么理解,特别是糖尿病中后期的病人,有的有症状,有的没症状。用侯氏黑散的第一个病人是一个70岁的女性,她是泌尿系统感染,经五点血糖检查是2型糖尿病,胰岛功能不错,用了一个月的汤剂,加了一些酸枣仁、山萸、五味子。一个月后,效果出奇的好,她本身就没什么感觉,从症状上观察不到,脉象缓解的非常好,再查血糖,空腹血糖正常了。但未敢掉以轻心,继续让她服用两个月散剂,完全按照侯氏黑散的服用,并完全按方后的注意事项做:上十四味,杵为散,酒服方寸匕,日一服,初服二十日,温酒调服,禁一切鱼肉大蒜,常宜冷食,六十日止,即药积在腹中不下也。热食即下矣,冷食自能助药力。再查,完全恢复正常。由于效果很好,给别的人也用,从05年到现在,只要能坚持的,效果都非常满意。

在古代的文献当中,没有人用他治消渴的,现在也没有用他来治糖尿病的。张仲景把他作为治风的第一个方,这个东西应该怎么解释呢?在我们后世医家当中,对阴阳五行阐述的比较多,对精气学说阐述地比较少。在中风的问题上,为什么用侯氏黑散能取得效果,这就牵扯到精气学说关于胸中大气的问题。张仲景在《金匮》说:“夫风之为病,当半身不遂,或但臂不遂者,此为痹。… ….脉微而数,中风使然”,“邪气中经则身痒而瘾疹”,“心气不足。邪气入中。则胸满而短气”。在风邪上,在《内经》上描述比较多,比较重视,比如三虚再加上脏腑的虚。“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五脏骨髓,外伤空窍肌肤”,“风善行而数变”,风善袭空窍。腹泻的病人,肠胃为空窍,风侵袭肠胃。当出现体虚以后,风邪侵袭空窍,并就赖在那里不走了,渐入脏腑。这也就是糖尿病的病人在中后期会出现冠心病,这是风邪侵袭到心脏。风邪侵入心脏后就出现胸满而短气。用侯氏黑散,要好好看它的使用注意事项,“日一服,初服二十日,温酒调服,禁一切鱼肉大蒜,常宜冷食,六十日止,即药积在腹中不下也。热食即下矣,冷食自能助药力”。因为侯氏黑散以菊花为君,用到矾石,固涩药,使药物能够留住,不让他很快的排出,留住药的意思,用这些药物填充被风邪侵占的空窍。这些空窍逐渐被药物填充后,风邪自行熄灭。初服20日,用温酒调服,酒热性,活血通络,风邪日久出现痹着,用温酒开痹着,20天以后痹着开后就不宜再用热食,提出一个宜冷食,后40天,药积腹中不下,空窍被填实,风邪自行熄灭不存在。按这个思路用侯氏里散,还要随着脉的变化调整方子。这样再用,发现这些人﹝患者﹞的脉现变化,一是肝脉恢复的比较快,二是心脉变化非常大,特别对对糖尿病伴有冠心病的,原来脉象是沉细涩,属阴脉、虚损脉,但是用侯氏黑散二个月之后﹝不行可以用到四个月﹞,病人心脉恢复得很好,发现对心脏的保护非常的好。这就是从经典从中医基础中得到启示,肝体阴而用阳,肝藏血,肝主的是风,从风上引申出这个治糖尿病的思路和方法,最近的1,2年对糖尿病的治疗效果比以前要好得多了。因为我是把糖尿病归入到的虚损病,把病位定位在肝,选用的方子,如果出现热象用白虎人参汤,中后期虚损脉比较明显时,一个是用金匮肾气,再有一个就是侯氏黑散。

对于由脉浮阳虚而导出的糖尿病今天就说到这。前面西医介绍的比较多,中医官方、学院派的治疗大体的介绍了一下,然后综述了一下古人对消渴病的看法,今天也把自己对糖尿病的体会也大体说了一下,希望能够对大家在糖尿病的诊治方面有所帮助,起码能开阔一下视野。

三、题外的话

现在国内兴起了一股国学热,国学其中当然也应该包括我们的中医。但是什么叫中医?应该说也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最早是在《汉书‧艺文志》里有这么一句话“有病不治,常得中医”,但这个中医是不能作为中医的定义的。以后为了和西医相区别,把中医称为“国医”,“旧医”。应该说具体地没法考证什么时候称之为中医的。

1、什么叫中医?

我觉得如果要给中医下个定义的话,它起码应该包括以精气、阴阳、五行三大学说作为哲学基础的,以整体观和天人相应观作为指导的,以中医理法方药为具体应用的,适用于人体养生、保健、诊疗疾病最恰如其分的或最恰到好处的一门学问。

2、根于“知常”,贵于“达变”。

为什么强调根基在于“知常”。什么叫做“常”,就是“经常”、“常在”、“常态”,这个“常”就是一种平常的状态或者叫一种正常的状态。像我们中医的“常”在《黄帝内经》上早就作出规定了。比如说在《内经》第一篇《素问》的《上古天真论》里就规定了“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这是女子。男子“丈夫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这就是人生的一种常态。生长壮老已,这就是一种常态。自然界的常态就是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在第二篇《四气调神大论》说明了。我们人的常态,从小时候生下来,相当于四季当中的春季,等到青春期过去后,大概20岁-40岁,相当于夏季。天人相应,人如何适应自然?又规定了好多的常态。包括《内经》上养生保健的“常”,包括在诊疗上面张仲景的《伤寒》,是我们诊病的常态。我们必须了解什么叫做“常”,只有知道了什么叫“常”,才能知道什么叫“变”。其中一个就是要我们把中医基础学好,所以根基在于知常。

“知常”贵于“达变”,只有知常,才能达变。这个“变”,在养生保健等里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如果我们只知道“常”,不知道“变”,就只能象守株待兔一样,能撞到一个就捡一个,撞不到就捡不到了。用现在的话说,任何人生病,是不可能按照书本去生病,总有不符合的地方,这就要“达变”,掌握这个变化。我们就要分析这个变化,处理这个变化。在学术观点上,我们可以把《内经》和《伤寒》看作是“常”,是经典,是法规,是不可逾越的,是基本的框架。但是,我们也应该学习后世医家的观点,他们这些观点是“变”,是在变。因为后世医家所处的时代、环境和张仲景不同,《内经》和《伤寒》给我们规定了一个基本的框架、法则,但是毕竟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千多年了,我们所处的气候条件和他们不一样,人的发展进程和那时候不一样,我们的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也不一样,这就是“变”,其中包括金元四大家,温病等,都有积极可取的意义。任何一种学术观点的产生,都是源于当时特定的环境。我们谨守《内经》和《伤寒》的“常”,也知道珍惜后世医家的“变”,打个比方说,在60年代自然灾害时,很多人出现浮肿,那时候治浮肿的特效药是什么?根本不用中医,也不用中药,特效药是黄豆。用黄豆治水肿,﹝现在听起来可能是个笑话﹞但是,在那个三年自然灾害年代,没粮食吃,只吃咸菜,喝水,造成了水肿,给他吃点黄豆,补充点蛋白质,水肿很快就消了下去,那么这个用黄豆治疗水肿,如果作为学术观点,无论在过去,还是在后世,引起的争议就很大了。但是确确实实在那一个特定历史条件下,用黄豆就是能治水肿。如果按现在大家研究的治水的五个方去治,它肯不会起作用。也就是说,在一定的特定历史条件下,才产生了这样一家一派的学术观点。所以我们在看的时候,要采取一种兼收并蓄的态度,不要抱着一家的观点,去估计别家的观点。实际是古人给我们提供了非常丰富的观点,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去掌握、去应用,也就是如何知常达变。

3、“和而不同”之境界

大家都谈“大医”,“上乘中医”,假定给中医定一个境界的话,中医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和而不同”。我们说天人相应,人生天地间,人要和自然相适应。那么我们出去看看自然,跑到山上,跑到原始森林,不是人工修饰的地方,高大的是乔木,乔木下面是灌木,灌木下面是杂草,杂草下面是苔藓,苔藓下面是地衣,我们仔细思考一下,地衣能和乔木相比吗?没法比,但是他们是相互依存的。同样再看高山、大海,有高有低,它才和谐,同样,再看看中医,五脏各有所主,五脏六腑因为各司其职,所以人才能健康,才能阴平阳秘。按我的体会,中医的最高境界就是“和而不同”,各司其职。我们中医的导引、按摩、针砭、汤药就是在不同基础上使人达到“和”。这个世界因为“和”而有序,因为“不同”而绚丽多彩。

4、医就是医

中国的传统文化都是相通的,《易经》把“和”叫“中正”,道家把“和”叫“中和”,儒家把“和”称为“中庸”,墨家把“和”称为“中用”。但是总的意思都只是一个,就是“和而不同”。还有阴阳,各家各派都是在用这个阴阳。有的人特别强调中医产生于道家,道家才是正宗的中医,作为学术观点,可以这么说,但是作为我们学中医的人应该怎么认识?我认为,医就是医,既不是道也不是易。比如太极,是万物在没有生发之前的浑沌之象,它又大体分为四个阶段:未见气,气之初,形之始,质之初。到混沌时又一分为二,太极生两仪,就是一阴一阳。古人是用一杆子插在地上,观察日影和月影,就用阳爻阴爻表示阴阳了。两仪又生四象:太阳,少阳,太阴,少阴。四象又生八卦。又比如解释“中”,我们中国始终是一个农业国家,它要观察季节,要观察日影,找到什么时候适合播种,找到哪里适合居住,偏南的地方日影短,气候炎热;偏北的地方日影长,气候寒凉;东边得日影早,日影西斜,风多;在西边得日影迟,多阴,多凉。什么叫“中”,在古代找大地的中央,用一根8尺长的杆子,在夏至这一天,观察它的日影为15寸的地方就是大地的中央。中央有什么好处?中央地带四季交替比较明显,天地相和,风雨相合,阴阳相合,风调雨顺,不冷不热,气候适宜。按我们国家的地理条件,我们就会理解,为何古代称黄河为母亲河,就是这个原因,中国的大部份文化产生于黄河流域。我们说的中州,就是这个位置。这些阴阳、精气、五行是任何事物运行所遵循的规律,各家学说包括道家、儒家、墨家、阴阳家、兵法家等,其实他们都是以此以这些中国的传统文化为基础的。从《黄帝内经》成书以后,我们中医也把这些传统文化的基础知识拿了来。但是,拿来以后,古代医家又完全赋予了它新的、其它各家学说都不能涵盖的东西在里边。我们接触多了就明白:中医就是中医,它是其它各家学说所不能涵盖的。完全没有必要去借助易经、道家等来来解释中医,中医比他们那些一家之言所包括的内容要丰富得多、广泛的多。我们面对的是个体的人,我们在针对具体的人在进行诊疗和养生保健时,必须意识到人不是独立存在的,人只不过是一个符号,是一个代表,万物中的一分子,不要把人看得高于一切,能控制地球,这样我们就能理解:人为什么要顺其自然,为什么要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为什么春生夏长。我们称《黄帝内经》为经典,我们研读《黄帝内经》,但是我们不可能看到中医的起点,也不可能看到中医如何结尾,我们所能见的都是在特定的时间段里的一些东西,两千多年以前的中医是如何行医的我们也不可能知道,再过50年以后,人们是如何行医的我还看不到,说这话的意思,虽然每个人都想成为大医,我们应该脚踏实地的立足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不要希望自己成为张仲景,这个过程太漫长太艰苦,我们只要踏踏实实“知常”:把中医基础学好;踏踏实实“达变”:帮助、指导周围的人怎么养生怎么保健,在诊疗上怎么具体的为他们做一些事情。

 

 

[ 本帖最后由 素灵 于 2007/8/20 14:19 编辑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