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把脉的原理作用 >> 医经学派

医经学派

2018-05-07 10:16:55 来源:[祖传]全国中医培训|把脉诊脉|中医把脉_老中医带徒学习培训基地 浏览:1
内容提要:据《汉书·艺文志》记载,古代医经共有7种,计《黄帝内经》《黄帝外经》《扁鹊内经》《扁鹊外经》白氏内经》《白氏外经》《白氏旁篇》,凡216卷。现在仅存《黄帝内经》一种,其他都不见了。医经家所研究的内容是什么呢?《艺文志》说:“医经者,原人血脉经络骨髓,阴阳表里,以起百病之本,死生之分,而用度箴石汤火所
据《汉书·艺文志》记载,古代医经共有7种,计《黄帝内经》《黄帝外经》《扁鹊内经》《扁鹊外经》白氏内经》《白氏外经》《白氏旁篇》,凡216卷。现在仅存《黄帝内经》一种,其他都不见了。医经家所研究的内容是什么呢?《艺文志》说:“医经者,原人血脉经络骨髓,阴阳表里,以起百病之本,死生之分,而用度箴石汤火所施,调百药齐和之所宜,至齐之德,犹磁石取铁,以物相使。拙者失理,以瘉为剧,以生为死。”
看来医经家所讨论的,仍不外基础理论和临证治疗两个方面。据现存《黄帝内经》的内容来分析,确是包括着脏腑、经络、病机、病症、诊法、治则、针灸、方药等。也就是对人体的生理活动、病理变化、病症辨识,以及诊断治疗各方面探讨。并结合当时自然科学的成就,进行客观地认识,作出了比较系统、全面的综合叙述。它的价值不仅在于总结了秦汉以前的医疗经验,提高成为理性认识,而且还在于它把医疗和保健的原则提高到古代唯物主义哲学原则的高度,并以自发的辩证法观点向形而上学的医疗观点进行了斗争,从而给祖国医学奠定了比较坚实可靠的理论基础。现在广大中医运用的传统的基础理论,仍是以《黄帝内经》为主要依据。因而这部古典医经,颇受到历代医家的重视,多方面进行研究,其中最主要的,略如下列。

一、校订注释
汉唐以前的书籍,主要是用竹简、帛书、板刻几种方式流传,都不易于保存,积久必然发生错落或遗佚诸种现象。兼以古今语言文字,不尽皆同,故了解古代书籍,往往要通过校订和注释的工作,这是可以理解的。进行这方面的工作最有代表性的,莫如全元起、王冰、吴鹤皋、张志聪诸家。
全元起,齐梁间人,是校订和注释《素问》最早的一个。他校注的书,名叫《内经训解》。宋时这书还存在,以后便散失不见了。现在宋臣林亿等所校订的《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中还可以见到少数全元起《训解》的内容。例如:他在《素问·生气通天论》解释“风客淫气,精乃亡,邪伤肝也”说:“淫气者,阴阳之乱气,因其相乱,而风客之,则伤精,伤精则邪人于肝也。”把“淫气”解释为内在的因素,“风客”为外在的条件,这是很合乎病变机制的。
王冰,唐人,略后于全元起,他以全氏的《训解》本为依据,首先对《素问》的篇卷大加调整例如:《上古天真论》本在全氏《训解》第九卷,王氏却改订为第一卷第一篇;《生气通天论》原在《训解》第四卷,王氏改订为第一卷第三篇。两书篇卷次第,可说基本上没有一篇相同。合计《训解》仅8卷,68篇;王氏注本则24卷,81篇。最突出的是,全氏《训解》已经缺了第七卷,王冰却说从他老师那里找到了,得以恢复完璧。王氏所补的,即今本第十九至二十二卷的天元纪、五运行、六微旨、气交变、五常政、六元正纪、至真要七篇大论,都是阐发“五运六气”的。“运气”学说的价值如何?尚有待于进一步地研。但王冰于《素问》中某些论点的发挥,确是很精彩的。如他阐发至《至真要大论》“诸寒之而者取之阴,热之而寒者取之阳,所谓求其属也”的理论说:“言益火之源,以消阴翳;壮水之主,以制阳光,故曰求其属。”言语不多,却把阳虚与阴虚两种不同的病变,用益火与壮水两种不同的疗法,说得相当深刻,在防治疾病的实践中,有很高的价值。
吴崐,字山甫,别号鹤皋,明代歙县澄塘人。治病不胶陈迹,有人授以古方,他说:“以古力治今病,虽出入而通其权,不然,是以结绳治季世也,去治远矣。”这一观点,是合乎辩证法的。他注的《素问》,叫做《内经吴注》,仍据王冰的二十四卷本为底本,由于他的临证经验较丰富,对《素问》所言生理、病理和脉法的地方,较有深入的理解。如注释《灵兰秘典论》“三焦者,决读之官”说:“决,开也;渎,水道也。上焦不治,水滥高原;中焦不治,水停中脘;下焦不治,水蓄膀胱。故三焦气治,则为开决读之官,水道无泛溢停蓄之患矣。”结合临床所见的病变,来说明“三焦决渎”的生理作用,便不觉空泛,而有其实际意义。
以上是单研究《素问》颇具有代表性的几家。至于校注《灵枢》,或并《素问》《灵枢》而进行校注的,实始于明代,并以马莳、张志聪为最著。
马莳,字仲化,自号玄台子,人或迳称马玄台,明代会稽人。他校注的《素问》,叫做《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校注的《灵枢》,叫做《帝内经灵枢注证发微》。各分9卷,意欲恢复《汉书·艺文志》所谓《黄帝内经》18卷的旧观,王冰把《素问》分为24卷,史崧分《灵枢》为12卷,均有非议。其《素问》部分,不为人称许,《灵枢》的校注,颇有过人之处。如注释《经筋》的阳急”和“阴急”说:“寒急有阴阳之分,背为阳,阳急则反折;腹为阴,阴急则不伸。故制为焠刺者,正为寒也,焠刺即燔针。”这比张介宾理解“阳急”为足太阳,“阴急”为足少阴,要符合实际得多。继马莳之后而校注《素问》《灵枢》的,则有以张志聪为首的侣山堂诸人。
张志聪,字隐庵,清·钱塘人,师事白下张卿子。集同学及门弟子数十人于侣山堂,经过五年的时间,先后著成《素问集注》《灵枢集注》,开集体创作之先河,其注多结合临证体会,独具心得。如《素问·阴阳别论》中的“二阴一阳发病,善胀,心满,善气。”心满善气,究应作何理解呢?王冰说:“气蓄于上故心满,下虚上盛,故气泄出。”这不符临证所见,而吴崐、马莳、张介宾等均不作解释。张志聪则谓:“善气者,太息也。心系急,则气道约,故太息以伸出之。”满,同懑,心懑不舒,时欲太息而伸舒之,这是临床常见的症状,本病多由心肾之气不能相交所致。因此,张氏师门对其所校注的两经,是颇自负的,他说:“以昼夜之悟思,印岐黄之精义,前人咳唾,概所勿袭;古论糟粕,悉所勿存。惟与同学高良,共深参究之秘,及门诸弟,时任校正之严。”对待前人的遗产,取其精华,扬弃糟粕,又发挥集体的智慧,共同创作,这一精神,是很可取法的。

二、分类研究
《内经》的丰富内容,既是中医学基础理论之所在,它又是用综合叙述的方式来表达的。故每一篇都不是单纯讨论某一个问题,而是牵涉到好多方面。因而便引起许多医家用分类的方法,按其不同性质的内容,各以类从。正如汪昂所说:“《素问》《灵枢》各八十一篇,其中病证脉候、脏腑经络、针灸方药,错见杂出,读之茫无津涯,难以得其窾会。本集除针灸之法不录,余者分为九篇,以类相从,用便观览。”(《素问灵枢类纂约注·凡例》)
这种比类分次进行研究的方法,就从现在看,也还是比较科学的。不过他们分类,亦有两种:一种是把《内经》看做是“言言金石,字字玑珠,竟不知孰可摘而孰可遗?”把所有内容全部保存下来,也就是毫无选择地兼收兼蓄。这一派以隋代上善、明代张介宾为代表。一种是“删其繁芜,撮其枢要,且所编次,各以类从。”也就是有选择地进行分类,这一派以元代滑寿、明代李中梓、汪昂,清代薛雪为代表。兹将两派分类的内容分述如次
(一)全部类分
杨上善,隋人,贯里无所考。他把《素问》《灵枢》两个81篇,全部拆散,按其内容不同的性质,分做:摄生、阴阳、人合、脏腑、经脉、输穴、营卫气、身度、诊侯、证候、设方、九针、补养、伤寒、寒热、邪论、风论、气论、杂病等19个大类,每一大类又分做若干小节,有纲有目,使两经的系统性就更加强了,并命名为《黄帝内经太素》。定海黄以周对《太素》的评说:“《太素》改编经文,各归其类,取法于皇甫谧之《甲乙经》,而无其破碎大义之失。其文先载篇幅之长者,而以所迻之短章碎文附于其后,不使原文糅杂。其相承旧本有可疑者,于注中破其字,定其读,亦不辄易正文,以视王氏之率意窜改,不存本字,任意违徒,不顾经趣者,大有径庭焉。”(《椒季文钞·旧钞太素经校本叙》)惜《太素》自宋以来,已残缺不全,观国内流行的,系自日本影回的仁安二年(宋乾道三年)旧钞本,缺损仍较严重。
张介宾,字会卿,号景岳,又号通一子,明·山阴人。他认为《素问》《灵枢》“经文奥衍,研阅诚难,详求其法,则惟有尽易旧制,颠倒一番,从类分门。”然后附意阐发,经历40年,著成《类经》,把两书整个内容分做:摄生、阴阳、藏象、脉色、经络、标本、气味、论治、疾病、针刺、运气、会通12大类,共390篇。比起杨上善的分类来,是较扼要一些。而且张介宾并不曾见到过《太素》,只是通过他的辛勤劳动,做出这样的成绩,是很不容易的。
(二)选择分类
不把《素问》《灵枢》看做“圣经贤传”,而认为它只是前人总结经验和理论的资料,由于实践的不断增加,经验的不断丰富,理论的不断提高,科学的不断进步,过去总结的东西,不可能完全与现在都相符合,因此必须要有选择地吸收,不能无批判地兼收并蓄。元代滑寿对待《素问》,颇具有这样科学的态度。
滑寿,字伯仁,又号撄宁生,襄城人。从王居中学习《素问》,经反复研究,觉得应“删去繁芜,撮其枢要”。把经过选择的有关内容,各分门类,进行编次,计分做:藏象、经度、脉候、病能、摄生、论治、色脉、针刺、阴阳、标本、运气、汇萃。凡12类,名曰《读素问钞》。对《素问》先进行删繁撮要,再以类相从,各就部居,当推滑氏为首倡。这种方法,比起杨上善、张介宾都要高明,而张介宾的分类,亦基本上是仿照滑氏来的。到了明代,李中梓合《素问》《灵枢》,再进行选择性的分类,则与滑氏相比,又有所提高。
李中梓,字士材,号念莪,明·华亭人,他类选的《素问》《灵枢》内容,颇精简扼要,共分成道生、阴阳、色诊、脉诊、藏象、经络、治则、病能8类,名曰《内经知要》,基本上概括了中医学的基础理论而无遗。所以薛雪亦承认李氏所选,要比他自己选的高明一些。清代汪昂的《素问灵枢类纂约注》分做脏腑、经络、病机、脉要、诊候、运气、审治、生死、杂论9类。薛雪的《医经原旨》,分做摄生、阴阳、藏象、脉色、经络、标本、气味、论治、疾病9类。两书与李中梓相较,类分各有优缺点,而所选的内容,远不如《知要》精审。至于分类最简要的,莫如沈又彭的《医经读》。
沈又彭,字尧封,江苏嘉善人。他认为《内经》非出自一人之手,真伪杂陈,指归非一,并以“去非存是”的观点,反复挑选若干条,分归纳于平、病、诊、治4类之中。这是分类中最简要的。平即正常之生理,取义于《素问·平人气象论》;病,包括病机、疾病;诊即诊法;治即治则。从实际运用来看,分类虽简,却最恰当。但从其每一类所选的内容来看,反不如李中梓精当。例如:他在“平集”类选列的第一条是:“昔在黄帝,生而神灵”一段,这对脏腑生理,可说毫无关系,从来医经家都不入选,沈氏竟一如《素问》旧本,列为首条,是徒见其作唯心论的宣扬而已。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