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中医脉学 >> 脉口、脉候与“经脉”候

脉口、脉候与“经脉”候

2018-08-14 09:24:44 来源:[祖传]全国中医培训|把脉诊脉|中医把脉_老中医带徒学习培训基地 浏览:1
内容提要:诊脉部位称作“脉口”,以诊察脉形、脉色和脉动。随着血脉理论的发展,“气”的意义被更多地强调,诊脉便更多地注重诊脉动——脉气,因而脉口也被称作“气口”。 

在脉口处诊察之病候称作“脉候”,最初是偶然的、具体的,是针对一个个具体的疾病的诊察,这样的脉候很多,或者说是无穷尽的。后来古人将临床常用脉口
诊脉部位称作“脉口”,以诊察脉形、脉色和脉动。随着血脉理论的发展,“气”的意义被更多地强调,诊脉便更多地注重诊脉动——脉气,因而脉口也被称作“气口”。

在脉口处诊察之病候称作“脉候”,最初是偶然的、具体的,是针对一个个具体的疾病的诊察,这样的脉候很多,或者说是无穷尽的。后来古人将临床常用脉口所诊之常见病症加以归纳总结,成为临证诊脉之规范——“经脉”,即“常脉”“经典之脉”的意思,所谓“必先知经脉,然后知病脉”。当以三阴三阳之名命名常用脉口时,最多能有六处脉口入选,再以手足别之可达十二处,相应的“常脉”病候也不能超出十二组。

在不同阶段有多种不同的关于脉候的总结,马王堆帛书《阴阳十一脉灸经》中的十一组脉候,即十一脉下的“是动则病”,应当是经过整合之后成熟且共识度高的一种版本,其阳明脉脉候的内容如下:

是动则病:洒洒病寒,喜伸数欠;颜黑,病肿;病至则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惊,心惕欲独闭户牖而处;病甚则欲登高而歌,弃衣而走,此为骭蹶。(马王堆帛书《阴阳十一脉灸经》)

首先从文字本身分析,病候中“病至”与“病甚”是同义词——《素问·脉解》篇“病甚”即作“病至”,出现于同一段文字中,便暴露了此版本的“组装”性质。

再从内容上分析,可辨识出该组病候至少由四个片断组成:第一,疟病:洒洒病寒,喜伸数欠;病至则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惊,心惕欲独闭户牖而处;第二,狂病:病甚则欲登高而歌,弃衣而走;第三,颜黑;第四,病肿;显出了阳明脉的脉候从诊疟、诊热病、诊狂病、诊腹肿等不断积累与选择过程的痕迹,而且还可依据传世文献遗存的散在“碎片”,在一定程度上将这一过程“回放”:

足少阳之疟,令人身体解,寒不甚,热不甚,恶见人,见人心惕惕然,热多汗出甚,刺足少阳。足阳明之疟,令人先寒,洒淅洒淅,寒甚久乃热,热去汗出,喜见日月光火气乃快然,刺足阳明跗上。足少阴之疟,令人呕吐甚,多寒热,热多寒少,欲闭户牖而处,其病难已。(《素问·刺疟》)

显然,阳明脉候之“是动则病洒洒病寒,喜伸数欠;病至则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惊;心惕欲独闭户牖而处”,来自诊疟的经验,而且除了“足阳明疟”外,还混有“足少阳疟”和“足少阴疟”的症状。关于“喜伸数欠”,《素问·疟论》有明确的解释:“疟之始发也,先起于毫毛,伸欠乃作,寒栗鼓颔……阳明虚则寒栗鼓颔也”,可见阳明脉确与疟之始发密切相关,而且阳明脉口(即趺阳脉)也是针刺治疗“疟发,身方热”的主方,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阳明脉候中如此强调“疟病”的症状。

病候中“恶火”是因为发热——本义是指疟病“其热冰水不能寒”的发热;“欲登高而歌,弃衣而走”是热盛的表现,即《阳明脉解》所说“其脉血气盛,邪客之则热,热甚则恶火……热盛于身,故弃衣欲走也”;如果热扰神明,就会出现神昏狂乱的症状,即《阳明脉解》所说“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歌”,正如《素问·脉要精微论》所解释的那样“衣被不敛,言语善恶,不避亲疏者,此神明之乱也”——阳明脉候应当补上此条,这样因发热而致的不同程度、不同发展阶段的症状就完整了,与临床针灸诊疗的实际也更加贴近:

大热遍身,狂而妄见、妄闻、妄言,视足阳明及大络取之,虚者补之,血而实者泻之。(《灵枢·刺节真邪》)需特别指出的是,这里的“虚者补之”之“虚”是指趺阳脉的“陷且空”;“血而实”即指趺阳脉的“坚实充血”,是早期标本脉诊法特有的诊脉形的又一典型实例。

关于“颜黑”之症,似乎有些不好理解,但如果将此脉候与扁鹊脉法联系起来,便不难理解。详见下文。

关于“病肿”一症,已见于《素问·脉解》,而在《灵枢·经脉》只见于“所生病”中,不知是因为所据版本的不同,还是该篇编者认为此症在整个脉候中不协调。

一现在再来看这一版本的脉候与扁鹊脉法的“血缘”。已知传世本《素问·刺疟》与扁鹊针灸有“血缘”关系[1],那么深受扁鹊诊疟、刺疟影响的“阳明脉候”源出于扁鹊医学也就同时被证明。然而仅仅凭这个证据,似乎并不能让人放心。《扁鹊仓公列传》为我们提供了更多、更直接的证据。

《扁鹊仓公列传》所载录的仓公“诊籍”中涉及阳明脉候最多——这也是以上选择阳明脉候为例的一个基本考虑:

齐章武里曹山跗病……阳明脉伤,即当狂走。(《扁鹊仓公列传》)

齐王中子诸婴儿小子病,召臣意诊切其脉,告曰:“气鬲病。病使人烦懑,食不下,时呕沫。病得之忧,数忔食饮。”……所以知小子之病者,诊其脉,心气也,浊躁而经也,此络阳病也。脉法曰“脉来数疾去难而不一者,病主在心”。周身热,脉盛者,为重阳。重阳者,逿心主。故烦懑食不下则络脉有过,络脉有过则血上出,血上出者死。此悲心所生也,病得之忧也。(《扁鹊仓公列传》)

菑川王病,召臣意诊脉,曰:“蹶上为重,头痛身热,使人烦懑。”臣意即以寒水拊其头,刺足阳明脉,左右各三所,病旋已。病得之沐发未干而卧。诊如前。所以蹶,头热至肩。(《扁鹊仓公列传》)

以上3个病案,第一个是其他病伤及阳明脉,后两个病则是阳明脉症的专论,所论病症皆为身热和热伤神明的病症。第二个病案涉及脉象、脉症、脉解、病因及预后,是扁鹊《脉法》解脉的典型笔法,特别是这里明确将阳明脉症归属于心,体现了早期扁鹊医学中藏象学说的典型特征[2]。考察发现,仓公援引的《脉法》之文被更完整地保存于王叔和《脉经》:

心脉沉之小而紧,浮之不喘,苦心下聚气而痛,食不下,喜咽唾,时手足热,烦满,时忘不乐,喜太息,得之忧思。(《脉经·心手少阴经病证第三》卷六)

心病,烦闷,少气,大热,热上盪心,呕吐,咳逆,狂语,汗出如珠,身体厥冷。其脉当浮,今反沉濡而滑。其色当赤,而反黑者,此是水之克火,为大逆,十死不治。(《脉经·心手少阴经病证第三》卷六)

前一条文字先述脉象、脉症,再以“得之”二字引出病因,正是《脉法》的典型体例;第二条文字不仅内容吻合,甚至连“逿心主”这种极具特征性的字眼也对应得丝丝入扣——顺便说,这里的“心主”是指心——《脉经》所辑扁鹊医书文字中大多保持了原书对这一术语的惯用法。而且这条文字还揭示了阳明脉候中的“颜黑”的意义——是逆证而非顺证。同时也指出阳明脉症典型面色是“面赤”。

在扁鹊脉书佚文中还发现,关于阳明脉象以及脉象的解释都与心关联:

心,南方火也。万物之所盛,垂枝布叶,皆下曲如钩,故其脉之来疾去迟。(《难经·十五难》)

阳明之脉,浮大以短,动摇三分。大前小后,状如科斗,其至跳。(《脉经·扁鹊阴阳脉法第二》卷五)

帝曰:阳明藏何象?岐伯曰:象[心之]大浮也。(《素问·经脉别论》)

这时我们才能真正理解仓公所引《脉法》曰“脉来数疾去难而不一者,病主在心”的意义。同时也才能真正理解《素问·四时刺逆从》所说“阳明有余,病脉痹,身时热;不足,病心痹;滑则病心风疝;涩则病积时善惊”的含义。

所以说经脉病候之“是动”病出自扁鹊脉法,还有一很有力的证据——“是动”病候中可见有“五色诊”的内容(参见下文),而五色脉诊正是扁鹊医学的标志,其“五色诊”更属于扁鹊医学的“专利”。

以上以阳明脉为例,从多个视角,基于多重证据,“回放”了被植入马王堆《阳阳十一脉灸经》阳明脉下的“是动”病候的层累过程及其意义,论证了脉候与扁鹊脉法的“血缘”关系。尽管在整个“回放”过程中,甚至连某些演变的细节都近乎“逐帧”再现,但难免仍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否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古人先通过某种不为我们所知的途径、方式先构建了经脉学说,并以不为我们所知的方式总结出了经脉病候,然后扁鹊及其传人受经脉循行的指引发明了脉诊,并受经脉病候的启发总结出了相关的脉候。在对此疑问从根本上给出整体回答之前,以下依然先给出更多局部的、细节上的强证据——经脉绝候也从脉诊的“脉死候”植入。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