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把脉的方法 >> 濒湖脉学理解 >> 脉候解与经脉学说的诞生

脉候解与经脉学说的诞生

2018-11-25 23:11:18 来源:[祖传]全国中医培训|把脉诊脉|中医把脉_老中医带徒学习培训基地 浏览:6
内容提要:脉候解与经脉学说的诞生 


经典脉候形成之后,便成为临床诊断各种病症的一个模版——所谓“必先知经脉,然后知病脉”(《素问·三部九候论》)。这时古人在强烈求知欲的驱动下便开始尝试对各种脉候加以解释,其中最吸引古人的正是这些经典脉候。当用三阴三阳命名脉名及脉候时,古人能够想到的,或者说首先想到的
脉候解与经脉学说的诞生


经典脉候形成之后,便成为临床诊断各种病症的一个模版——所谓“必先知经脉,然后知病脉”(《素问·三部九候论》)。这时古人在强烈求知欲的驱动下便开始尝试对各种脉候加以解释,其中最吸引古人的正是这些经典脉候。当用三阴三阳命名脉名及脉候时,古人能够想到的,或者说首先想到的便是从阴阳角度给出尝试性的解释,我们看到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古人都是从四时阴阳的角度对脉候给出了哲学层面的解释,仍以阳明脉为例说明:



黄帝问曰:足阳明之脉病,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钟鼓不为动,闻木音而惊何也?愿闻其故。岐伯对曰: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土也,故闻木音而惊者,土恶木也。帝曰:善。其恶火何也?岐伯曰:阳明主肉,其脉血气盛,邪客之则热,热甚则恶火。帝曰:其恶人何也?岐伯曰:阳明厥则喘而惋,惋则恶人。帝曰:或喘而死者,或喘而生者,何也?岐伯曰:厥逆连脏则死,连经则生。帝曰:善。病甚则弃衣而走,登高而歌,或至不食数日,逾垣上屋,所上之处,皆非其素所能也,病反能者何也?岐伯曰:四肢者诸阳之本也,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帝曰:其弃衣而走者何也?岐伯曰:热盛于身,故弃衣欲走也。帝曰:其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歌者何也?岐伯曰:阳盛则使人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不欲食,不欲食故妄走也。(《素问·阳明脉解》)



阳道实,阴道虚。故犯贼风虚邪者,阳受之;食饮不节起居不时者,阴受之。阳受之则入六腑,阴受之则入五脏。入六腑则身热不时卧,上为喘呼。(《素问·太阴阳明论》)



阳明所谓洒洒振寒者,阳明者午也,五月盛阳之阴也,阳盛而阴气加之,故洒洒振寒也。所谓胫肿而股不收者,是五月盛阳之阴也,阳者衰于五月,而一阴气上,与阳始争,故胫肿而股不收也。所谓上喘而为水者,阴气下而复上,上则邪客于脏腑间,故为水也。所谓胸痛少气者,水气在脏腑也,水者阴气也,阴气在中,故胸痛少气也。所谓甚则厥,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者,阳气与阴气相薄,水火相恶,故惕然而惊也。所谓欲独闭户牖而处者,阴阳相薄也,阳尽而阴盛,故欲独闭户牖而居。所谓病至则欲乘高而歌,弃衣而走者,阴阳复争,而外并于阳,故使之弃衣而走也。所谓客孙脉则头痛鼻鼽腹肿者,阳明并于上,上者则其孙络太阴也,故头痛鼻鼽腹肿也。(《素问·脉解》)



除了这几篇解释病候的专篇外,《内经》其他篇中也见有类似的病候解,以往人们都将这些文字视为“经脉病候”的解释。这种思维“定式”的形成与这样一种认识有关:脉诊出现于经脉学说之后。然而这种理解无法解释以下事实:第一,既然解释经脉病候,为什么不直接用经脉循行解释,却用阴阳五行解释?第二,既然是经脉病候,为什么只解说“是动”病,不言“所生病”?毕竟早在《灵枢·经脉》之前的马王堆《阴阳十一脉灸经》中,经脉病候计数的是“所生病”,而不是“是动”病;第三,为什么只解三阴三阳六脉,而不是手足十二脉病候?



首先讨论:为什么脉解专篇都只针对三阴三阳六脉,而不是手足十二脉?



既然对脉候的解释都从阴阳入手,就离不开脉象的介导——先通过脉象与阴阳建立联系,再依据阴阳学说解释脉候。脉象不同,解释不同;象与四时阴阳配属不同,解释也不同。例如:



少阳之脉,乍小乍大,乍长,乍短,动摇六分。王十一月甲子夜半,正月、二月甲子王。



太阳之脉,洪大以长,其来浮于筋上,动摇九分。三月、四月甲子王。



阳明之脉,浮大以短,动摇三分。大前小后,状如科斗,其至跳。五月、六月甲子王。



少阴之脉紧细,动摇六分。王五月甲子日,七月、八月甲子王。



太阴之脉,紧细以长,乘于筋上,动摇九分。九月、十月甲子王。



厥阴之脉,沉短以紧,动摇三分。十一月、十二月甲子王。(《脉经·扁鹊阴阳脉法第二》卷五)



用三阴三阳框架对脉象进行分类,其最大容量为六,再分为手足上下则可多至十二,手足同名经共一象。因为就阴阳而言,阴阳可根据阴阳之气的多少而分为二阴二阳、三阳三阴,虽然可以再以手足分为上下而有十二脉,但具体到三阴三阳中的一阳或一阴,例如“太阳”,尽管可以分作“足太阳”“手太阳”,却不能分出不同的“太阳”之脉的脉象。



尽管《灵枢·终始》《灵枢·禁服》分述手足三阴三阳十二脉象,但手足同名经脉象仍是相同的,而且《灵枢·终始》基于脉象的治则也只言足三阴三阳,不及手三阴三阳;《灵枢·禁服》对于脉象主病及治疗也没有按手足阴阳分别论述。显然,对于相同的三阴三阳脉象不可能给出不同的阴阳解释,这便是为什么脉候的解释只言三阴三阳六脉而不及手足十二脉的根本原因。



第二,这几篇脉解哪一篇与扁鹊医学最接近?



这些不同的脉候解释反映出了不同的时代特征:《素问·脉解》以“阳明”属于心,与早期扁鹊医学藏象阴阳属性完全相同,而且只从四时阴阳解说,不涉及五行;《素问·阳明脉解》则明确以“阳明”属于胃,且用五行学说解说,反映了晚期藏象学说的情形;《素问·太阴阳明论》不仅以“阳明”属于胃,而且还体现了脏腑表里相合的思想——全元起本篇名即作“太阴阳明表里篇”,反映了更晚的藏象学说定型期的特点。可见,3篇之中,《素问·脉解》篇与早期扁鹊医学特征的吻合度最高。所有这些解释尽管角度不尽相同,年代也有早晚之别,但性质都是相同的——都是对医学现象给予哲学层面的解释。



第三,原本作为脉诊病候是如何成为我们今天所说的经脉病候的“是动”病?



遍诊法为诊脉部位提供了很大的选择空间,特别是对于诊脉动的诊脉法,例如在《素问·至真要大论》诊肺脉即用到上肢所有的脉动处:天府、尺泽、太渊。在这样的诊脉实践中,脉动上下相“应”如引绳的经验使古人意识到两脉动点间是一条接续的脉——至今从《难经》中犹可见古人这一认识的“遗迹”。于是连接脉动点这一极简单的举动便诞生了一个伟大而全新的解释——用脉的直接联系来解释脉候、解释针灸脉口治疗相应脉诊病症的机制,产生了经脉学说的初始形态:上下脉动点间的连线+脉诊病候(后被称作“是动”病候)。在下的诊脉处即为起点,在上的诊脉处为止点,诊脉病候则成为经脉病候——“是动”病。



“经脉”概念产生之后,很快就超越了其起初“解释脉候”的本义——不仅解释病候,而且也“生产”病候,于是出现“所生病”(又作“所产病”),开始主要是沿脉行部位处的痛证,之后不断扩展的情形正如《灵枢·刺节真邪》所描述的“或痛、或痈、或热、或寒、或痒、或痹、或不仁”等各类病症,一脉所生的病症可多达“数十病”。在马王堆帛书《阴阳十一脉灸经》和张家山汉简《脉书》十一脉下同时录有这两类不同性质的病候。



及至最终定型化的《灵枢·经脉》篇,其经脉学说则于十二经脉病候下录有标本脉诊法的内容,似乎又在不经意间回归了经脉学说“脉候解”的本质——当然这不是《灵枢·经脉》编者的本义,其本义是为构建“经脉连环”所做的铺垫。



“脉动”之于脉诊,是古人诊察脉气的窗口;“脉动”之于经脉,则是确定脉行路线的坐标。在确定了经脉的循行路线之后,古人面临另一关键问题——经脉循行方向。如果脉的体表循行路线由脉动点确定,那么该脉的循行方向也应当由脉动来确定。从脉动的触诊而言,古人当然知道心前区和腹部的脉动更有力,因而脉“气”更多更强,这一点从脉动处的命名即可看出:胸部命曰“宗气”,腹部命曰“原气”“气街”,而四末只言“气口”。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古人很早就设计了非常巧妙的“动脉压迫实验”[3],依据其实验结果,也一定会确定出离心性的脉行方向。可是古人却认定“始于四末,终于头面躯干”脉行方向,可见古人对于脉行方向的确定,不完全出自直接的观察或纯粹的经验,一定还有某种强有力的信念或观念的支撑或引导。



至此我们知道:对于脉候,不论是哲学解还是经脉解,都有多种。在整个解释链中,每一个“链环”都对应于某一时段的某一解释,每一个解释又往往是对前一种解释的修订或背叛,例如我们今天奉行《灵枢·经脉》篇的经脉学说,而此说本身实际上是对之前所有经脉学说的一次革命——基于扁鹊医学新发展的血脉循环理论及脉诊理论,将旧有的经脉学说的以四末为本向心型走行的“树形范式”改造成如环无端的“环形范式”。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