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诊脉视频 >> 最新实用的诊脉方法,脉诊方法(2)

最新实用的诊脉方法,脉诊方法(2)

2013-08-18 14:50:50 来源:中医培训,祖传脉诊培训,脉诊培训,脉诊,诊脉,切脉 浏览:74
内容提要:    20,濡脉
       濡脉是具有复合因素的脉象,包括三方面的条件:一是脉体“细”,二是脉体        “软”,三是脉位“浮”。若与微脉比较而言,濡脉是在微脉的基础上又兼“浮”的条件,即“细而软”再兼“浮”,除此之外,不含其他因素。近代脉书所说的濡脉,实际是《脉经》所说的“软”脉。因

    20,濡脉
       濡脉是具有复合因素的脉象,包括三方面的条件:一是脉体“细”,二是脉体        “软”,三是脉位“浮”。若与微脉比较而言,濡脉是在微脉的基础上又兼“浮”的条件,即“细而软”再兼“浮”,除此之外,不含其他因素。近代脉书所说的濡脉,实际是《脉经》所说的“软”脉。因此,濡脉的脉形规范是借用了“软脉”的脉形规范。这是因为,《脉经》制定的二十六种常用脉象,并没濡脉之名。后人将“软脉”改称“濡脉”,沿用至今。若从根本上掌握濡脉的脉形规范和实际意义,必须说清这一点。《脉经》说:“软脉,极软而浮细。”近代脉书所说的濡脉,就是《脉经》所说的“软”脉。《脉经》另有夹行小字说:“一曰细小而软。软一作濡,曰濡者,如帛衣在水中,轻手相得。”这夹行小字说明,在古代,“软”与“濡”通。所以,后人将“濡”作为脉名,而将  “软”作为脉象的构成条件,这样,便于区别。这是后人对《脉经》的修正,应该说是合理的。所以,濡脉成为二十六种常用脉象之一,其前身是“软脉”。《脉经》对“软”脉的解释非常清楚。所以,濡脉的构成条件和脉形规范也很清楚。即:“细、软、浮”三个条件,并有可容许的变化范围。只要掌握了细、软、浮的基本脉形和可容许的变化范围,辨别濡脉并不难。
      21,弱脉
      弱脉是具有复合因素的脉象,包括三个方面的条件:一是脉体“细”,二是脉体    “软”,三是脉位“沉”。若与濡脉比较而言,只是脉位不同。在脉体“细而软”的基础上,若兼“浮”,是濡脉。若兼“沉”,是弱脉。这是濡脉和弱脉的区别。《脉经》说:“弱脉,极软而沉细,按之欲绝指下。”这是明确了弱脉的构成条件和最“弱”的程度。所谓“极”,指正常脉“本体”,不复絮言。所谓“按之欲绝指下”,是弱脉最“弱”的程度。可以看出,弱脉的基本条件是“细、沉、软”。所以,只要掌握了“细、沉、软”的基本脉形和可容许的变化范围,就能掌握弱脉的脉形规范,辨别弱脉并不难。需要说明的是,将弱脉、濡脉、微脉相比较,有利于掌握这三种脉象的构成条件和辨别方法。这三种脉象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脉体“细而软”,其中,微脉不兼其他条件;濡脉兼“浮”;弱脉兼“沉”。这三种脉象只是脉位不同。
     22,虚脉
      虚脉是具有复合因素的脉象,以迟、大、空、软为主要构成条件。其中,脉体“大”是必备条件。这是因为,古代医家将虚、实二脉确定为常用脉象,其目的,是针对“大”于正常的脉体。一般认为,脉体“细”多主虚证。但脉体“大”有虚实之分。虚脉和实脉的诊断意义,就是在脉体“大”的基础上辨别虚和实。虚脉的脉体虽“大”,但兼“迟、空、软”等条件,故主虚证。脉诊的二十六种脉象,以脉体“细”为基本特征的是:细脉、微脉、濡脉、弱脉、涩脉。其中,脉体“细”虽不是涩脉的必备条件,但涩脉在实际表现时易与“细”脉相兼。这些脉象,多主虚证,或虚实夹杂证。以脉体“大”为基本特征的是:洪脉、虚脉、实脉、芤脉。其中,脉体“大”虽不是芤脉的必备条件,但芤脉在较“大”的脉体最容易辨别。脉体“大”并不是都主实证,所以,必须进一步辨别。也就是说,单凭洪脉并不能确定病证的虚实。因此,需要在脉体“大”的基础上进一步诊察。虚脉和实脉,就是针对这种情况的脉象。这表明,二十六种脉象都有各自的诊断意义,缺一不可。其中,任何一种脉象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脉诊发展史表明,虚脉经历了一个发展、改革而又复原的过程。比如,《脉经》以前,虚脉是概念性的,凡脉来无力即是虚脉。《脉经》成书时期,古代医家对虚脉进行了改革,赋予了一定的构成条件。即:“迟大而软,按之不足,隐指豁豁然空”。因此,从《脉经》以后,虚脉不再是概念性的脉象,而是有了一定构成条件和脉形规范,并有一定的针对性。但是,近代脉书又以“三部脉轻按重按皆无力”为虚脉。这种虚脉,实际是脉来无力,等于又恢复了《脉经》以前的虚脉。从“辨证论治”的需要看,《脉经》的虚脉有一定针对性,更具重要意义。这是因为,虚、实二脉是在脉体“大”的基础上辨别虚实,这是对脉体变化进行诊察的一个重要方面。若以脉来无为虚脉,只是诊脉时的一个附加条件。比如,浮而无力、沉而无力、数而无力、迟而无力等。并且,脉诊的二十六种脉象是一个严谨而科学的组合,虚脉和实脉的脉形规范还关系着其他脉象。比如,若不弄清实脉的脉形规范,就不能说明革脉的实际意义。所以,若再恢复《脉经》以前所说的虚脉,继续以脉来无力为虚脉,对整个脉法都非常不利。因此,应该掌握古代医家为虚脉赋予的构成条件和脉形规范,而不要以脉来无力为虚脉。其实,只要掌握了虚脉的构成条件和各种构成条件的基本脉形,辨别虚脉并不难。比如,在脉体“大”的基础上,若再兼“迟、空、软的条件,即是虚脉。在诊疗实践中,遇到这种脉象,必然主虚。
     23,实脉
      实脉是具有复合因素的脉象,以“大而长微强”为主要构成条件。其中,脉体“大”是必备条件。其实质,是脉体“大”再兼而“长”和“微强”。必须弄清什么是“微强”,才能说明实脉的脉形规范和实际意义。《脉经》以前,实脉也是概念性的脉象,凡脉来有力即为实脉。如《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说:“脉数虚者,为肺痿……脉数实者,为肺痈”。所谓“脉数虚”,即数而无力。所谓“脉数实”,即数而有力。这说明,《脉经》以前的实脉和虚脉,都是概念性的,主要是指脉的有力无力。《脉经》对实脉进行了改革,给实脉赋予了一定构成条件,即“大”、“长”和“微强”。应该说,这是很成功的,水平很高,实用价值也很大。但是,若不弄清什么是“微强”,就不能体现实脉的脉形规范和实际意义。所谓“大而长微强”,是与“大而长微弦”相对而言的。这是比较接近的两种脉象。其中,“大而长微弦”是体质强壮、正气充实、且有胃气的脉象。“大而长”,指的是脉体。若体质强壮、正气充实,则脉“大而长”。“微弦”是有胃气的弦脉,并非“微脉”和“弦脉”相兼。古代医家是将有胃气的弦脉称“微弦”,其实质是脉的张力正常。“微弦”和“微强”虽一字之差,但性质截然不同。“大而长微弦”是生理性脉象,说明体质强壮。“大而长微强”是病理性脉象,说明病邪亢盛。所谓“微强”,其实质是在脉体“大而长”的基础上而有异常过盛的表现,或者说,是病理性的过盛。“”强“是贼邪的意思。大而长微强”的意思是说,在脉体大而长的基础上,凡有异常过盛的表现即是实脉。用“微”字是为了表达“强”的程度。所谓异常过盛的表现,可从脉的张力、脉的律势等方面体会出来。在诊疗实践中,脉体在“大而长”的基础上异常过盛,必然主实。所以,凡实脉都主实证。脉诊发展史表明,《脉经》将实脉改革以后,后世脉书绝大多数是遵循的。然而,由于代革年移,去古渐远,再加“微强”的脉形既难理解又难掌握,所以,后人对实脉的认识逐渐有了偏差。因此,对实脉也有一些不切合实际的说法。特别是《濒湖脉学》,竟然提出实脉的构成条件是“浮沉皆得,脉大而长微弦,应指幅幅然”。其实,这是没理解“微弦”与“微强”的区别,将“微强”与“微弦”混淆了。所谓“浮沉皆得,脉大而长微弦,应指幅幅然”,质言之,仍是体质强壮的脉象,根本没有主病的意义。若将实脉的“微强”改为“微弦”,就不再是实脉。还有,《丹溪手镜》对实脉的解释也是错误的,它提出实脉的构成条件是:“大长微弦强”。这种说法,在“强”字前面又加了一个“弦”字,更不伦不类了。这是因为,“微弦”是脉有胃气的表现。“强”是病理性过盛的表现,这两种脉形虽相类似,但性质截然不同,不能同时出现。所以,对实脉的这一类解释,必须澄清。近代以来,有的脉书以“三部脉举按皆有力”为实脉。其实质,是脉来有力。这种实脉,实际是《脉经》以前的实脉,等于复古。实际上,以脉来有力为实脉,远不如以“大而长微强”为实脉更具诊断意义。并且,若以脉来有力为实脉,则无法解释什么是革脉。所以,不能将《脉经》以前的实脉和《脉经》以后的实脉相混淆,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二十六种常用脉象的完整性和系统性,才能发挥每一种脉象的诊断作用。
      24,促脉
      促脉是具有复合因素的脉象,以“数”和“时一止”为构成条件,其基本特征是在“数”脉的基础上又出现“时一止”的变化。古文献对促脉的记载,最早见于《伤寒杂病论》,其次是《脉经》。除此之外,《素问.平人气象论》记载了另一种脉形:“寸口脉中手促上击者,曰肩背痛”。所谓“促上击”,是脉来急促并向鱼际上窜的一种特殊脉形,不能与促脉相混。但是,有的脉书认为有两种促脉,还有的脉书以“促上击”之脉为促脉。其实,这是没弄清促脉在整个脉法的作用和实际意义。《伤寒论.平脉法》说:“脉来去数,时一止复来者,名曰促。”意思是说,在    “数”脉的基础上,再兼“时一止”,名为促脉。《脉经》对促脉的解释,仍尊《伤寒论》原意,只是文字更简炼,实际意义没变。如《脉经》说:“促脉,来去数,时一止复来。”显然,两家之说完全一致。据考证,从《脉经》以后,促脉即成为脉诊的常用脉象。“促上击”的脉形虽有记载,但没专用脉名,不属常用脉象。所以,二者不能混淆,不能互相替代。促脉的实质,是“数”脉又出现了“时一止”的变化。若用现代医学观点看,这是心律失常的脉象。但是,在中医脉法,促脉不单反映心律失常,还有更重要的意义。如《伤寒论》第三百四十九条说:“伤寒脉促,手足厥冷,可灸之。”这是张仲景辨别“厥”证寒热的方法,说明促脉对辨别“厥”证寒热具有重要意义。一般来说,“厥”证病情较急,有寒、热之分。脉数者为热厥,脉迟者为寒厥。寒厥阴盛,可用灸法。热厥阳盛,绝不可灸。此条所论,厥证脉促,在“数”脉的基础上又出现了“时一止”的变化,表明“热极伤阴”或“阳盛及阴”,故不可再按热厥论治。假若“数”脉没有“时一止”的变化,则为热厥,绝不可用灸法。这说明,《伤寒论》是将促脉作为辨别“厥”证寒热的重要依据。显然,促脉的诊断作用并不单是诊断心律失常,而是根据“数”而“时一止”的变化对病证性质和转机进行分析。促脉实际是数脉与结脉相兼。也可以说是由结脉分化出来的一种脉象。一般认为,数脉主热证,结脉是心律失常。但是,热证脉“数”达到一定程度而出现“时一止”的变化,表明“阳气大伤”或“热盛及阴”,出现这种转机,断不可再按热证论治。因此,促脉的脉形规范必须是“数”脉基础上出现“时一止”,与结脉同中有异,应予区别。以上说明,促脉是具有独立意义的脉象,“促上击”之脉是一种特殊脉形。所以,不能因为有“促上击”的脉形就否定“数而时一止”的促脉,也不能因为有“数而时一止”的促脉就否定“促上击”的脉形,更不能混为一谈,必须将“促上击”的脉形与促脉区别开。并且,促脉与结脉同中有异,必须辨别清楚。否则,就不能体现促脉的诊断作用和重要意义。
     25,结脉
      结脉是单因素脉象,主要反映脉的节律失常,以脉“间歇”为构成条件,除此之外,不含其他因素。所谓“间歇”,古称“歇止”或“止”,相当于现代医学的“窦性”停搏。若脉动五十次偶尔“间歇”一次,且无其他不适,可不按病脉论。“间歇”次数越多,所主病证越重。结脉的实际意义,主要诊察脉的“间歇”及其程度。在二十六种常用脉象当中,以脉“间歇”为构成条件的脉象共两种:一是结脉,二是促脉。其区别是:促脉是“数”而“时一止”,“止”数不多。结脉不必兼“数”,“止”数可多可少。在正常心律的基础上,凡有“间歇”,即是结脉。若在“数”脉基础上出现“间歇”,则为促脉。二者同中有异,不能混淆。对结脉的解释,最早见于《难经》。如《难经》说:“结者,脉来去时一止,无常数,名曰结也。”所谓“无常数”,意思是说,结脉的“间歇”次数可多可少,没有规律和定数。《伤寒杂病论》说:“脉来缓,时一止复来者,名曰结。”《脉经》说:“结脉,往来缓,时一止复来”。所谓“脉来缓”或“往来缓”,并不是缓脉,不代表至数,而是脉的往来和缓。即:基础心律比较平稳。从古文献对结脉的解释看,结脉以“间歇”为主要构成条件,凡有“间歇”即是结脉,“间歇”次数可多可少。至于促脉,是从结脉分化出的脉象,因其另有诊断作用而被确定为常用脉象。所以,结脉与促脉应予区别。结脉主要反映脉的节律失常,促脉除反映节律失常外,对辨别“厥”证寒热和疾病转机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应该将结脉和促脉辨别清楚。
      26,代脉
     代脉是单因素脉象,反映脉的更代,主要诊察脉形或节律失常的脉象能否更代为正常脉形或正常节律,用于诊断由某一脉象更代为另一脉象的病理机制和内在联系。这是脉诊的一个重要方面,对辨别脉象变化是否主病、以及疾病发展变化和转机,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但是,近代以来,脉的更代被忽视了。所以,近代脉书对代脉的解释已离题太远。近代脉书对代脉的解释是:“脉来一止,止有定数,良久复来”。很明显,这是将“间歇”作为代脉的构成条件。其实,代脉的构成条件并不包括“间歇”,更不是“止有定数”或“良久复来”,而是专指脉的更代。脉的更代,是中医独特理论,源于古代医家用二十八脉(即二十八经)阐释人体气血运行的一种方法。但是,由于中医学没明确经络是什么,且年深日久,去古渐远,脉的更代逐渐被误解了。若从根本上弄清代脉的实际意义,必须了解古代医家用“二十八经”阐释气血的基本方法。古代医家将人体气血的运行,比拟为天体日行“二十八宿星”。在经络学说指导下,古代医家将左右两侧十二经看成二十四经,再加任、督二经和阴跷、阳跷二经,合称二十八经,并与天体“二十八宿星”相对应。因此认为,“二十八经”是人体运行气血的通道,由此产生了气血运行于“二十八经”或“二十八脉”的传统理论。按这种理论,人体气血在“二十八经”的运行,周流不息,依次交接,则为脉的更代。并且,脉象随四时季节发生相应变化,也是脉的更代。比如,春显弦象、夏显洪象、秋显浮象、冬显沉象,这种循环交替过程,由弦脉更代为洪脉、洪脉更代为浮脉、浮脉更代为沉脉、沉脉再更代为弦脉,即脉的更代顺序。古人认为,脉象随“四时”发生相应变化,是脾脏的生理功能,故曰“脾脉代”。因此,从传统理论看,脉的更代与脾脏有密切关系。如《素问.宣明五气篇》说:“脾脉代者,谓胃气随四时而更,此四时之代也。”这说明,《内经》所说的“代脉”,只反映脉的更代,不是脉“间歇”。古代医家所说的代脉,既有正常代脉,也有主病的代脉。正常代脉是脉的正常更代,没有特殊表现。所以,古代医家有“脾脉平和不可得见”的传统说法。若脉的更代不正常、或脉象变化不与四时相应、或脉的节律失常,必然有相应的表现,所以,病理性代脉可以诊察出来。比如,春脉应弦,夏脉应洪、秋脉应浮、冬脉应沉,若脉象不符合这种规律,不与四时相应,说明脉的更代不正常。再如,脉的节律发生异常变化,出现“结脉”或“动脉”等,若不能还原为正常节律,或更代为其他异常脉形,都是病理性代脉。如《脉经》说:“其脉微细……代绝者死。”这是微细脉更代为阴阳即决离决的脉象。再如《诊家正眼》说:“代散者死”。这是更代为散脉。这都是病理代脉。对代脉的解释,最早见于《伤寒杂病论》,如:“脉来动而中止,不能自还,因而复动,名曰代,阴也。”其中,“脉来动而中止”,是脉的节律失常。“动”,是动脉,即非窦性心律的脉形。“止”,是“间歇”,相当于窦性停搏。“动而中止”,是非窦性心律夹杂着脉“间歇”。“不能自还”,意思是说,非窦性心律夹杂“间歇”的脉象不能“还原”为正常节律。“因而复动”的意思是说,因不能“还原”为正常节律,故接下来又出现非窦性心律的脉形。显然,《伤寒论》并不是将   “动”和“止”作为代脉的构成条件,而是将节律失常的脉象不能还原为正常节律称为代脉。这才是代脉的实际意义。《脉经》说:“代脉,来数中止,不能自还,因而复动,脉结者生,代者死。”可以看出,《脉经》对代脉的解释与《伤寒论.太阳下篇》基本一致。所谓“来数中止”,也是节律失常的脉象。所谓“不能自还,因而复动”之说,与仲景之说完全相同。这说明,《脉经》所说的代脉,也不是将“止”作为构成条件,而是专指脉的更代。据考证,近代脉书将代脉说成是“脉来一止、止有定数、良久方来”的脉象,主要是误解了“五十动而不一代”的传统理论。如果弄清“五十动而不一代”的出处和实际意义,可以证实:所谓“五十动而不一代”,是针对气血运行“五十周身”而言的,其中,所谓“代”,并非“止”的意思,而是气血运行“二十八经”每循环一“周”或每更代一“经”为一代。《灵枢.根结篇》说:“五十动而不一代,以为常也”、并说:“四十动一代者一脏无气,三十动一代者二脏无气,二十动一代者三脏无气,十动一代者四脏无气,不满十动一代者五脏无气。”这是针对气血昼夜运行“五十周身”而言的。古代医家将人体气血昼夜运行五十周身称为“五十营”,对此,《灵枢.五十营篇》有详细解释,如:“人经脉上下,左右,前后二十八脉,周身十六丈二尺……人一呼,脉再动,气行三寸,一吸脉亦再动,气行三寸,呼吸定息,气行六寸……二百七十息气行十六丈二尺,气行交通于中一周于身……一万三千五百息,气行五十营与身。”这是古代医家用二十八经阐释气血运行的基本理论,受天文学的影响很深。古人认为,天有二十八宿,人有二十八脉(即二十八经),日行二十八宿为一昼夜,气血运行二十八经为一周身。二十八经总长度为十六丈二尺。一呼一吸为一息,一息气血运行六寸。二百七十息气血运行十六丈二尺,为一周到身。一昼夜共一万三千五百息,气血运行五十周,称为“五十营”。所谓“五十动而不一代,以为常也”,就是按这种方式计算得来的。比如,若脉动五十次而不更代一经,说明气血在二十八经的运行正常。若脉动不满五十次就更代一经,说明气血运行不正常。由此说明,所谓“四十动一代”、“三十动一代”、“二十动一代”等,都是指脉的更代,而不是说脉“间歇”。这是因为,气血运行于二十八经,绝不是每“间歇”一次才更代一“经”,而是循环交替,周流不息。因此,不能将“一代”认为是“一止”。若将代脉说成“脉来一止、止有定数、良久方来”,许多传统说法解释不通。比如,中医有“妊娠三月见代脉,是为常脉”的传统说法。近代脉书将这种代脉也认为是脉有“一止”或“间歇”,并说“因妊娠初期,胎形未定,五脏精气聚于胞宫,以养胎元,脉气不相接续,故可见代脉。但止数不多。”这种解释似乎合情合理,其实不对。“妊娠三月见代脉”,实际意思是说,女子妊娠三月,开始更代为妊娠脉,而不是出现“间歇”,更不是“良久方来”。若妊娠三月脉有“间歇”,绝不可认为是常脉,否则,将会误诊。所谓妊娠脉,一般是滑脉。由此说明,必须弄清代脉的实际意义,才能澄清对代脉的错误解释,才能体现代脉的实际意义和诊断作用。以上是二十六种常用脉象的脉形规范和实际意义,其中,每一种脉象都不是固定不变的脉形,而是有可容许的变化范围。在实际表现时,都可以有程度上的不同。并且,这二十六种脉象都有一定针对性,分别代表对寸口脉进行诊察的相关方面,各有不同的诊断意义。所以,这二十六种脉象概括性很强,再加相兼脉,可以满足临床需要。因此,必须掌握这些脉象的脉形规范和实际意义,并熟炼掌握这些脉象的辨别方法,才能充分体现脉诊的作用。

[ 本帖最后由 哲医 于 2009-3-31 22:14 编辑 ]


 引用  报告  评分 回复  
 
哲医

版主

 


UID 26195
精华 0
积分 972
帖子 84
贡献值 40 分
伤寒币 572
鲜花 13 朵
异见 0 个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3
来自(必填): 
职业或者岗位(必填) 
状态 在线  #3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09-3-31 22: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当当热销中医书籍      当当中医新书目录
 
  字号 7pt 8pt 9pt 10pt 12pt 15pt 18pt 20pt 25pt 30pt 
回复 #2 哲医 的帖子


以下是《最新实用诊脉法》第三章的部分内容。
                                                    第三章,脉诊重新挖掘出的内容简介
        以脉诊的经典文献为依据,可以挖掘出脉诊被埋没或被后人误解的重要内容。据考证,这些内容都是脉诊的组成部分,涉及脉诊的基本原理、基础知识、操作方法、脉形规范和脉象的实际意义等。简介如下:
1,“革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
据考证,“革脉”对中医的诊脉方法具有特殊意义,其诊断作用非常重要。但是,从《脉经》以后,“革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被埋没了。中医的诊脉方法因埋没了“革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受了很大影响。这并不单纯是埋没了一种脉象,而是埋没了脉诊在一个重要方面的诊断作用。《伤寒杂病论》和《脉经》对“革脉”的解释表面看来不一样,但所表达的实际意义是一样的,后人没有悟出其中的道理,再加上《脉经》对“革脉”的解释过于简洁,专业性很强,所以,后人对“革脉”产生了误解。由此导致,从《脉经》以后,有些脉书对“革脉”的解释很不切合实际。如“芤弦相合”为“革脉”、“按之如鼓皮”为“革脉”、“浮而搏指、中空外坚”为“革脉”等。其实,根据《内经》、《伤寒杂病论》和《脉经》的记载,可以将“革脉”的实际意义重新挖掘出来。在这些经典文献,“革脉”的实际意义是一致的,只是表达方法不同。后世脉书将“革脉”说成是“芤弦相合”或“按之如鼓皮”,实际是误解了脉诊经典文献的表达方法。“革脉”的实际意义是诊察脉象的变化和转变。其脉形既不是“芤弦相合”,也不是“按之如鼓皮”,而是专指脉象在疾病过程中的变化和转变。以《脉经》和其他经典文献为依据,破译古代医家对“革脉”的表达方法,可以充分证实这一点。脉诊的现状表明,由于后人误解了“革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现在诊脉,几乎没人见过“革脉”。“革脉”之名,几乎成了没有实用价值的东西。没人去用,也没人会用。其原因,是后人没理解古代医家对“革脉”的表达方法。因此,必须将“革脉”的实际意义挖掘出来,才能使革脉重新发挥作用。并且,以挖掘“革脉”的实际意义为突破口,可以发现脉诊和整个中医学体系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2,“牢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
“牢脉”的实际意义也被误解了。“牢脉”与“革脉”,是正相反的两个脉象,是古代哲学思想在脉法的体现。由于《脉经》对“革脉”的表达方法难理解,且没将“牢脉”列为常用脉象,所以,从《脉经》以后,“牢脉”与“革脉”混淆不清,甚至成为争议的焦点。其实,古代医家是将疾病过程中脉象发生变化和转变称为“革脉”。若疾病发生变化或转变,但脉象不发生变化,则为“牢脉”。从哲学角度看,这是以“动”观“静”或以“静”观“动”的方法。所以,《脉经》只将“革脉”列为常用脉象,这是为了简化脉诊的常用脉象。实际上,按哲学原理,“革脉”可以涵盖“牢脉”的诊断意义。比如,扁鹊说:“病若吐血而复鼽衄者,脉当得沉细,而反浮大牢者死”。这里所说的“浮大牢”,是说“浮大”之脉没有发生变化和转变,即:当变为“沉细”之脉但没有变为“沉细”之脉。没“变”为“牢”,“变”则为“革”。由此可见,“革”与“牢”,是古代医家对脉象是否发生变化或转变进行诊察的两个方面。后世脉书将“牢脉”说成是   “沉、实、大、弦、长”等几种条件构成的,其实是没理解“牢脉”的实际意义。假若“牢脉”的脉形含有“沉”的条件,那么,扁鹊所说的“浮大牢”就不能成立。因此,以历史为依据,再结合古时代的哲学思想,可以将“牢脉”的实际意义挖掘出来。
      3,“代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
    现已证实,“代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是逐渐被误解的。它的实际脉形,并不是近代脉书所说的“脉来一止,止有定数,良久复来”,而是指脉的更代。其实际意义,主要是诊察节律失常的脉象变化能否还原为正常节律。从经典文献的记载看,《内经》所说的“代脉”即指脉的更代。《伤寒杂病论》所说的“代脉”也是指脉的更代。《脉经》所说的“代脉”还是指脉的更代。所以,古典文献所说的代脉都是指脉的更代。脉的更代是否正常,对辨别脉象是否主病具有重要意义。按中医的传统理论,脉的更代有一定规律。如,春弦、夏洪、秋浮、冬沉等。若脉的更代符合规律,是生理性代脉。若更代不正常,则为主病的脉象。特别是节律失常的脉象,诊察其更代的变化,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近代以来,代脉的实际意义被误解了,被说成是“脉来一止,止有定数,良久复来”,这样以来,“代脉”与“结脉”混淆不清了,代脉失去了原来的诊断作用。《伤寒杂病论》说:“伤寒心动悸,脉结代,灸某草汤主之”,所谓“脉结代”,是“结脉”未还原为正常节律,而不是既有“结脉”的“脉来一止”又有“代脉”的“脉来一止”或“止有定数”。再如,《诊家正眼》说:“代散者死”,所谓“代散”,是脉象的变化更代为“散脉”。《脉经》也说:“其脉代绝者死”,所谓“代绝”,是脉象的变化更代为“欲绝”的危象。还有,古代医家有“妊娠三月见代脉,是为常脉”的传统说法,意思是说,女子妊娠三月,开始更代为妊娠脉,即脉显滑象,绝不是说妊娠三月出现“脉来一止”、“止有定数”或“良久复来”是正常的脉象。所以,必须将代脉的实际意义挖掘出来,并恢复其原来的诊断意义。否则,就不能体现代脉的诊断作用。
       4,“动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
从《脉经》以后,后人只掌握了“动脉”的脉形,但没弄清“动脉”的实际意义。现已证实,动脉的实质是非窦性心律的脉形。其实际意义,是对非窦性心律的脉形变化进行诊察。这是对大量文献进行综合考证得出的结论。脉诊的经典文献都以“阴阳”为论理工具论述窦性心律和非窦性心律的区别,其表达方法与现在有很大不同。后人没弄清这一点,所以,“动脉”的实际意义一直埋没着。根据阴阳学说在脉学领域的论理作用,破译古代医家对“动脉”的表达方法,可以将“动脉”的实际意义挖掘出来。
      5,缓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
《脉经》以后的脉书,特别是近代脉书,对“缓脉”的解释一般都违背了“缓脉”的实际意义。后世脉书将脉的至数作为“缓脉”的构成条件,甚至认为,“缓脉”是由“一息四至、不浮不沉、不大不小”等多种条件构成的。其实,这是正常脉象的构成条件,而不是“缓脉”的构成条件。《脉经》对“缓脉”脉形的解释是:“缓脉,去来亦迟,小駃于迟。”后人对“缓脉”的误解,主要是没理解这种表达方法。所谓“去来亦迟,小駃于迟”,并不是以“迟”为“缓脉”的构成条件,而是指“缓脉”脉形的指感特征和辩别方法。“去来亦迟”的意思是说,“缓脉”在实际表现时,客观上也会有“迟”的表现,故曰“亦迟”。“小駃于迟”的意思是说,“缓脉”应与迟脉互相鉴别,因为这两种很容易混淆。《脉经》唯恐后人搞错,其序言特别作了说明:“以缓为迟,则危殆立至。”这是提示后人,“缓脉”与“迟脉”要严格区别,不能互相混淆。否则,将会误诊误治,造成严重后果。必须根据脉诊的发展史和经典文献的记载,才能将“缓脉”的实际意义挖掘出来。历史表明,“缓脉”之名最早见于《内经》,是与“急脉”相对而言的。如《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说:“调其脉之缓急、小大、滑涩,而病变定矣。”还说:“脉急者,尺之皮肤亦急;脉缓者,尺之皮肤亦缓。”由此看出,“缓脉”与“急脉”、“小脉”与“大脉”、“滑脉”与“涩脉”,都是互相对应的,在性质上正相反。这说明,《内经》所说的“缓脉”,与“急脉”相对应。所谓“急脉”,其实质是脉体“拘急”。《内经》虽没解释“缓脉”的脉形,但是,根据《内经》的记载可以确认,“缓脉”与“急脉”正相反。明确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这关系着“缓脉”的实质和实际意义。《伤寒论.辨脉法》说:“阳脉浮大而濡,阴脉浮大而濡,阴脉与阳脉同等,名曰缓也。”《伤寒论.平脉法》说:“卫气和,名曰缓。”并附有注解:“缓者,四肢不能自收”。这是《伤寒杂病论》对“缓脉”脉形及其主病的记载。可以看出,《伤寒杂病论》所说的“缓脉”,并不包括脉的至数。《伤寒杂病论》所说的“濡”脉,只是脉体“柔软”的意思。所谓“阳脉浮大而濡,阴脉浮大而濡”,突出的重点是一个“濡”字,即脉体柔软。在《脉经》以前,“濡”与“软”通用,故《脉经》说:“濡一作软”。由此说明,《伤寒杂病论》以脉体“柔软”为缓脉的基本条件。《脉经》说缓脉“小駃于迟”,是通过互相比较的方法表达脉的形象,这是《脉经》惯用的表达方法。后世脉书误解了这种表达方法,误认为“小駃于迟”是指缓脉的“至数”。并且,因迟脉是一息三至,故将“缓脉”误认为是“一息四至”。事实上,这是一种错误理解。通过对《脉经》的深入研究可以证实:“一息四至”并不是“缓脉”的构成条件。所谓“缓脉”,只反映脉体“柔软”或“舒缓”的程度。脉诊的发展史表明,“缓脉”在《内经》时期与“急脉”相对应。随着诊脉技术的不断发展,从《伤寒杂病论》以后,“紧脉”逐渐被重视,出现了取代“急脉”的趋势。比如,《伤寒论》以脉浮紧为“太阳伤寒表实证”的纲领脉;以脉浮缓为“太阳中风表虚证”的纲领脉。受《伤寒杂病论》影响,《脉经》制定二十六种常用脉象时,将“紧脉”与“急脉”合并,此后,“缓脉”则与“紧脉”相对应,这是史实。这种史实说明,“缓脉”最早是与“急脉”相对应的,但从《伤寒杂病论》和《脉经》以后,因“急脉”被“紧脉”取代,故“缓脉”与“紧脉”相对应。由这种基本性质可以证实,“缓脉”并不以脉的至数为构成条件,而是脉体“柔软”或“舒缓”。这是“紧脉”与“缓脉”互相对应的基本性质。以上说明,从《内经》到《脉经》,缓脉的实际意义都是一致的。它是单因素脉象,以脉体“柔软”或“舒缓”为构成条件,除此之外,不含其他条件。这才是“缓脉”的实际意义。假若“缓脉”以“不浮不沉”为构成条件,则脉浮缓或脉沉缓之说,根本不能成立。假若“缓脉”以“一息四至”为构成条件,则脉迟缓之说,根本说不通。所以,必须弄清“缓脉”的实际意义,才能掌握“缓脉”的脉形规范。有些脉书没有弄清“缓脉”与“迟脉”的关系,将“缓脉”说得神乎其神,甚至出现很多不切合实际的说法。比如,《濒湖脉学》说:“缓脉去来,小駃于迟,(《脉经》),一息四至(戴氏),如丝在经,不卷其轴,应指和缓,往来甚匀(张太素),如初春杨柳舞风之象(杨玄操),如微风轻帖柳梢(滑伯仁)。”这种解释,将“一息四至”列为缓脉的构成条件,并将诸家之说罗列在一起,显然离题太远,已经违背了“缓脉”的实际意义。如果“缓脉”是“一息四至”、“往来甚匀”、“应指和缓”,这是佳象,绝无主病之理。再如《脉语》说:“缓状如琴弦久失更张,从而不整,曰缓。”这种说法,使人不知其所云,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了。还有《三指禅》说缓脉是:“不浮不沉,恰在中取,不迟不数,正好四至,欣欣然,洋洋然,从容柔顺,园静分明。”这是一种纯理论性的正常脉象,但绝不是缓脉。这是因为,在诊疗实践中,这种脉象绝对没有主病的意义。这些实例说明,必须将缓脉的实际意义挖掘出来,才能剔除对缓脉的不合理解释,才能发挥缓脉的诊断作用。
      6,“微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
后人对“微脉”的脉形和实际意义只掌握了一部分,误认为微脉只见于危重病,等于限制了“微脉”的适用范围,同时也消弱了微脉的诊断作用。脉诊的历史表明,《伤寒杂病论》和《脉经》所说的“微脉”,不仅见于危重病证,也见于并不危重的病证,有时甚至是疾病向愈的佳象。但现在所说的“微脉”与古典文献所说的微脉有很大区别。究其原因,是后人误解了《脉经》对“微脉”脉形的解释。《脉经》对“微脉”的解释很难理解,关键是一个“极”字。《脉经》说:“微脉,极细而软,或欲绝,若有若无。”这个“极”字,是借用道家学说的一种说法。所谓“极”,是道家学说对宇宙本体的一种认识。道家学说认为,“太极”浑沌状态为万物化生之始,宇宙万物的变化始于“太极”,故“太极”代表宇宙本体。受道家学说影响,古代医家将“极”字引进脉法,用“极”字代表寸口脉的本体。所以,《脉经》所用的“极”字,都是相对于寸口脉的本体而言的。比如,《脉经》说洪脉“极大在指下”,意思是说,凡比正常脉本体“大”的脉形,即为洪脉,而不是说脉体“大”到“极点”才构成洪脉。再如,《脉经》说微脉“极细而软”,意思是说,凡比正常脉本体“细”再兼“软”的条件,即是微脉,而不是说“细、软”的程度必须达到“极点”才是“微脉”。这种表达方法,是受道家学说影响的一种表达方法,因此,应该正确理解“极”字的含义。否则,就不能正确理解微脉、洪脉、细脉、迟脉、伏脉等一系列脉象的脉形规范。《脉经》在解释脉形规范时,共有六种脉象用了“极”字,所以,根据《脉经》所用的“极”字,可以将这些脉象的脉形规范和实际意义充分挖掘出来。这些脉象或多或少都有被埋没或被误解的部分,详见第五章,不另重复。总之,根据《脉经》的表达方法和“极”字的含义,凡比正常脉体“细”、比正常脉体“软”的脉象,即是微脉,这才是“微脉”的脉形规范和实际意义。以上说明,脉诊确实还有内容急待开发。近两千年以来,不仅脉诊丢失了很多内容,甚至经络的实质是什么也被埋没了,由此而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所以,继承和发扬中医学的医学遗产,任务特别繁重,但前景非常广阔。若将所挖掘的宝贵财富再充实到中医学的医学体系,一定会促进整个中医学的发展和提高。
      7,挖掘脉诊的基本原理
    将寸口部位划分“五部”,最早见于《难经》,这是脉诊的最基本的原理,也是脉诊最重要的理论。寸口脉能够诊断全身疾病,其理论依据是经络学说。在经络学说指导下,古代医家开创了独取寸口的诊脉方法。这种诊脉方法的基本原理,首先是将寸口部位按深浅层次划分“五部”,其次是将寸口脉划分“三关”,再分别与五脏六腑和十二经相配,这是寸口脉能够诊断五脏六腑乃至全身疾病的基本原理和理论论据。但是,《难经》和《脉经》对“五部”的论述都是采取“立象寓意”的表达方法,语法隐晦,很难理解。所以,后人一般对“三关”比较熟悉,对“五部”了解不多。由此导致,与“五部”相关的诊断技术几近失传。其实,“五部”比“三关”还重要。脉诊的发展史可以证明这一点。在脉诊尚未明确“三关”与脏腑的匹配关系时,主要是以“五部”为理论依据。并且,脉诊经典文献记载的“持脉轻重法”,与“五部”有直接关系,这是非常实用的操作技术。因此,应该根据《难经》和《脉经》的表达方法,将寸口脉“五部”的方法和相关理论充分挖掘出来。详见第四章,不另重复。
       8,挖掘脉诊的操作方法
现在所用的诊脉方法,是古代医家开创的。古代医家在开创这种诊脉方法时,设计了比较规范的操作方法,非常简便,非常实用。其操作方法以“五部”为理论依据。《难经》所说的“脉有轻重”、《脉经》所说的“持脉轻重法”、以及《千金要方》所用的操作方法,都是古代医家设计的那种比较规范的操作方法。但是,由于《难经》和《脉经》的表达方法难理解,随着时间推移,年深日久,这种操作方法几近失传。根据古代医家将寸口脉“五部”的理论,可以将“持脉轻重法”的操作技术挖掘出来,这是一种非常间便、非常实用的操作技术,对很多脉象的辨别都很方便。详见第八章,不另重复。
       9,以脉诊挖掘出的相关内容为突破口,挖掘中医学的其他财富我们现在所用的诊脉方法,其理论依据是经络学说。所以,脉诊挖掘出以上内容后,必然涉及到经络。根据经络学说在独取寸口脉法发挥的作用,结合《内经》对经络的记载,用挖掘脉诊相关内容的思维方式,对《内经》的表达方法进行精注研究,可以将经络的实质和实际意义挖掘出来。经络学说是整个中医学的重要理论,挖掘出经络的实质和实际意义,中医学的很多历史遗留问题都可迎刃而解。由此说明,挖掘出脉诊被埋没或被误解的相关内容,不仅有利于脉诊的发展和提高,对整个中医学的发展和提高都有重要意义。总之,脉诊需要挖掘的内容很多。已经挖掘出的内容表明:必须将这些内容再充实到现在的诊脉方法,脉诊才能更完善、更合理、更科学、更实用。并且,脉诊是整个中医学的组成部分,脉诊的进一步充实和完善,对整个中医学的发展和提高都有促进和推动作用。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