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脉诊讲解稿 >> 寸口脉的脏腑定位问题

寸口脉的脏腑定位问题

2015-11-11 14:12:37 来源:祖传中医把脉脉诊培训-老中医手把手带徒学习班 浏览:347
内容提要:脏腑定位是“独取寸口”中的关键问题。历代医家对其定位原理有两方面的解释: 

(1)以脏腑位置论。《素问?脉要精微论》最早提出的定位原则是:左手寸关尺,外候心、肝、肾,内候膻中、膈、腹。右手寸关尺,外候肺、胃、肾,内候胸中、脾、腹。《十八难》以膈、脐为界,将躯干划为上、中、下三段分候于寸关尺。王
脏腑定位是“独取寸口”中的关键问题。历代医家对其定位原理有两方面的解释:

(1)以脏腑位置论。《素问?脉要精微论》最早提出的定位原则是:左手寸关尺,外候心、肝、肾,内候膻中、膈、腹。右手寸关尺,外候肺、胃、肾,内候胸中、脾、腹。《十八难》以膈、脐为界,将躯干划为上、中、下三段分候于寸关尺。王叔和综合内、难之说,对寸口脏腑定位规范为“肝心出左,脾肺出右,肾与命门,俱出尺部。”后世医家多本此说而略有分歧,主要是大小肠和三焦定位不一。李杲、滑寿等以脏腑表里之义,主张左寸候心与小肠,右寸候肺与大肠,右尺候命门与三焦。但张介宾,喻昌、李时珍等则认为,二肠皆在下焦,应分属左右两尺。至于三焦,因无一定形态,以分候于上中下三部为好。

(2)以脏腑气化论。《十八难》曾详细论述两手三部脏腑经脉的气化关系,其原意如图:

上图表明,两手寸关尺脏腑的分部不是任意划分的,而是按五行相生次序排列,体现了脏腑气机上下升降和生克制化的规律。因形态与功能具有统一性,故无论候位或候气,脏腑定位于寸口反映病变的部位则是一致的。《脉诀》:所谓“病随所在”,即是此意。

诚然,寸口脏腑定位直至目前尚缺乏足够的科学论证,但中医数千年的历史证明,使用此法诊治疾病确实行之有效,因而不能轻易否定。如仲景平脉辨证,就不脱离脏腑分部。《伤寒论》159条“心下痞,按之濡,其脉关上浮者,大黄黄连泻心汤主之。”心下痞,按之濡,为热邪聚胃,脉浮主热,关部尤甚,而关脉属胃。脉症合参,知是热邪犯胃之痞证,故以大黄黄连泻心汤泄热消痞。李时珍也说:“紧脉主痛,关紧心腹痛,尺中紧为阴冷、奔豚疝痛。可见一紧脉,部位不同,主病各异。崔玉田氏曾观察80例高血压患者的脉象,其中关脉明显强大有力者82%;冯新为氏在肾炎脉波描记中发现,“左尺特别弱,与‘左尺候肾’似乎相符。”又说:.“早期妊娠的脉波曲线各波都比正常波大,尺脉旺,寸脉亦盛,与中医对妊娠脉象的描述有一定程度的符合。”这些经验表明,寸口脏腑’定位有其一定的科学依据。

寸口分配脏腑的问题,也引起国外学者的兴趣。法国医生拉凡里诊察到,“结核病患者的肺脉低血压患者的“肺脉”,以及肝功能不全的‘肝脉’都是比较微弱的”。他对肝脉细弱的病人采用针剌肝经强壮穴的办法,1一3分钟后,即感觉到‘肝脉’逐渐由弱变强,达于稳定。巴拉都氏也说:“硬’的大肠脉与阑尾炎或盲肠部发炎有关,‘强’的肺脉表示上呼吸道的疾患。”这些实贱进一步证实了寸口分诊法的临床价值。故欧斯拉氏评价中医脉学时曾生动地指出:“人体各部各脏都有它的本脉,譬之弦线乐器,每一弦线各有本身音调,若经脉和谐,则表示健康,如不协调,则表示疾病。”两手寸口脉是否如像二胡的两根弦线,五脏六腑是否又像弦线的音阶定位于相应的区域,确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题目。

三、脉症宜参不宜舍

(一)“脉症合参”是中医认识疾病的基本方法。

脉与症都是疾病反映于外部的现象。中医学基于“有诸内必形诸外”的观点,认为人体是统一的有机整体,脉症与疾病之间存在着某种必然性联系,机体受病邪侵袭而产生的一切变化,大多可以通过脉症两方面反映于体表。医者通过望闻问切四诊搜集脉症资料,运用辩证思维方法对这些资料进行综合分析就能由表及里,由浅入深认识疾病的内在本质。虽然疾病变化错综复杂,除表现真象外,有时也会出现“阴极似阳”“阳极似阴”的假象,但只要对脉症进行全面观察,深入分析,就能透过假象看到疾病的本质。因此,“脉症合参”历来被视为辨证的唯一途径和主要方法。

“脉症合参”的思想早在《内经》已有明确表述,但将其原则具体运用于临床,则启始于汉代张仲景。张氏极力倡导“平脉辨证”,所著《伤寒杂病论》通篇贯以“辨xx病脉证并治”的醒目标题,书中多数条文脉症并叙,且以脉症结合的方式阐述病机,鉴别证型,预测转变,确定治则等,为后世树立了“脉症合参”的光辉典范。如《伤寒论》第一条:“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脉浮为邪干肌表,正气抗邪外出的表现,故浮脉常为太阳病主脉。但也有“脉浮,无汗而喘”,太阳表实,阳热郁盛的阳明病(237条);“脉浮者可发汗”,由阴转阳的太阴病(279条);更有少阴、厥阴中风,邪气退居于表的向愈证(290.327条)。至于恶寒体痛等症,也不为太阳病所独有,如“手足寒,骨节痛,脉沉者,”则属少阴病。(305条)说明脉浮与恶寒等症结合,是构成太阳病的起码条件,两者缺一不可,否则另当别论。脉症相同宜合参,脉症不同也当合参,才能区别不同的病证。《金匮?肺痿肺痈咳嗽篇》:“咳而脉浮者,厚朴麻黄汤主之;脉沉者泽漆汤主之”。同一咳嗽症,脉浮为寒饮迫肺,偏表宜散;脉沉为水饮内停,偏里宜泻。又如《金匮》中脉见浮大者凡四处:(1)疟疾,脉浮大者可吐之。(2)劳之为病,其脉浮大。(3)上气面浮肿,肩息,其脉浮大不治。(4)肺胀,其人喘,目如脱状,脉浮大者,越婢加半夏汤主之。同是浮大脉,但所在病证不同,脉症互参而得出病机不一,故治则迥异。疟疾脉浮大,是风痰在上,可吐之;虚劳脉浮大,是阴虚阳浮,当滋阴潜阳;上气喘促脉浮大,为肾不纳气,元气离根之象,多属不治;肺胀脉浮大,为水饮挟热上逆,当清热蠲饮,平喘降逆。上述例证说明,辨证时既不能单恃脉的一面,也不能单恃症的一面,必须“脉症合参”,方能比较客观全面。任何夸大脉和症的单独作用,或舍脉从症,或舍症从脉,都是片面的。正如徐灵胎所说:“脉与症,分观之则吉凶两不可凭,合观之其吉凶可定”。无数事实证明,“脉症合参”确能判断病势的顺逆,提高临床疗效,是脉学运用中必须遵循的一个重要原则。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